沈菀傅灼小说
  • 沈菀傅灼小说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傅灼
  • 更新:2022-09-10 11:15:00
  • 最新章节:沈菀傅灼小说第4章
继续看书
齐豫阴魂不散的跟着她:“无盐女,你真喜欢我表兄啊?你每日起床都不照镜子的吗?前几日让你替我去送东西,心里是不是乐坏了呀?哈哈哈……”嚣张猖狂的笑声在苏夫子出现后瞬时消音。苏夫子面色阴沉:“沈菀,齐豫,你们随为师来。”

《沈菀傅灼小说》精彩片段

除了齐豫,还有十几名学子自藏身之处钻了出来。

四面八方的嘲笑与讥讽要将沈菀吞没!

“长成这样也敢肖想傅灼?”

“太可笑了!”

沈菀一张脸又红又白,忍着泪转身离开。

齐豫阴魂不散的跟着她:“无盐女,你真喜欢我表兄啊?你每日起床都不照镜子的吗?前几日让你替我去送东西,心里是不是乐坏了呀?哈哈哈……”

嚣张猖狂的笑声在苏夫子出现后瞬时消音。

苏夫子面色阴沉:“沈菀,齐豫,你们随为师来。”

公事房。

齐豫态度仍然嚣张:“苏夫子,学生没错!沈菀如此丑陋,也配觊觎我哥?她都不知羞的吗?”

仿若一巴掌当头抽在脸上,沈菀一声不吭的垂下头。

苏夫子压着怒气沉声道:“情窦初开乃人之常情,该感到羞愧的人不是沈菀,是你!”

沈菀愣在原地。

苏夫子言辞厉色的训斥齐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为师要将你的所作所为一一禀报给你父亲!”

齐豫顿时慌了神,忙对苏夫子拱手作揖:“夫子不要,学生知错,这等小事,还是莫要叨扰我父亲了吧?”

苏夫子侧过身,不受齐豫这一礼:“想清楚,你这歉该向谁道?”

“我不该嘲笑你痴心妄想,对不住了。”齐豫阴阳怪气的同沈菀致歉。

苏夫子恨铁不成钢,干脆眼不见为净:“走走走!”

待齐豫快速溜走,苏夫子叹了口气:“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反之亦如是。”

“世人都说门当户对,为师却一直认为,此非家事容貌之对,而是两人在思想境界上的匹配。”

回家的路上,沈菀一直在想苏夫子的话。

她从前从未听过如此思想,竟觉脑中迷障被一束光直直破开。

将军府。

沈菀一进正厅,便被晃花眼。

只见桌上堆着数不清的华丽布匹,沈锦绣被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量体裁衣。

江簌双欢喜之情溢于言表:“我家锦绣模样随我,只要稍加打扮就漂亮的不像话,明日的少年雅集,只要将凤尾琴带去,我儿定能大放异彩,冠绝京都!”

沈锦绣语气娇蛮:“娘亲,刘尚书家的小女儿师从周大家,女儿怎敢与她比琴,万一输了,那可丢人了!”

“师从大家又如何,也得她自己有本事才是。”

江簌双蹙眉,柔声安慰道,“待你回来,娘亲便去求周大家收你为弟子,无论花多少银两,娘亲都在所不惜。”

沈菀在门外踟蹰,眼中涌上艳羡之情。

良久,她终于忍不住开口:“母亲,我也想学琴。”

一句话,令江簌双面上的笑意骤然褪去。

“锦绣有什么你都要争?你此前摸过古琴吗?知道上头有几根弦吗?!”

就是不会,才想要学……沈菀面上毫无血色。

江簌双不耐烦的将她赶走:“别杵在那儿,回你的偏院去!”

沈菀讷讷的转身回房。

拐角处,两名下人的议论声直往她耳朵里钻。

“都是亲生女儿,夫人怎的如此偏心?”

“那丑女生来命硬,出生时害得夫人难产,还险些克死远在边关的将军,夫人便将她送回了娘家……”

沈菀一句都不敢再听下去。

她失魂落魄的回到房,喉头酸得发苦。

两日后,江簌双千叮万嘱的将沈锦绣送上去雅集的马车,丝毫没有叫沈菀同去的意思。

将军府实在待得压抑,沈菀孤身在街头漫步。

一辆马车蓦的在她身旁停下。

帘子卷起,露出傅灼那张清隽矜贵的面容。

“今日有少年雅集,你为何在此乱逛,是不准备去吗?”

沈菀愣住了,有些局促的回:“嗯,不去。”

傅灼却打开车门。

“少年雅集乃同辈间的切磋学习,能学到许多东西,走吧。”

对上他不容拒绝的眸子,沈菀鬼使神差的上了马车。

一炷香后,马车停在香山涧边。

沈菀跟在傅灼身后。

齐豫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表兄,你莫要乱发善心,这丑女对你有非分之想,许多人都亲耳听到了!”


沈菀呼吸一窒,心慌得乱了拍子。

她满脸通红,垂着头不敢去看傅灼。

傅灼眸色幽冷,直直望向齐豫。

原本还在叫嚣的齐豫霎时不敢再吭声。

“是时候了,上画舫吧。”傅灼淡淡开口,语气听不出异样。

他这般无动于衷,定是将齐豫的话当作混账玩笑话了。

见傅灼没放在心上,沈菀心中喜忧参半,说不出是庆幸还是失望。

登船时,沈菀被一道华美精致的蓝色身影拦住。

沈锦绣厌恶的看着她:“你怎么来了?”

“我……”沈菀吞吞吐吐说不出口。

身后的齐豫忽然捧腹大笑:“哎,丑女,你和沈锦绣真是亲戚吗?你们两这对比也太惨烈了吧哈哈哈……”

沈菀身子瞬间僵直,不敢去看傅灼的表情。

见她一声不吭,齐豫愈发得意。

“都说绿叶衬鲜花,我看你连绿叶都算不上,顶多是块黑乎乎的牛粪!”

沈菀脸色白了又红。

她紧紧攥着拳,就在这时,苏夫子的话在她脑中闪过。

她猛然抬头看向齐豫:“夫子曾说,佛观自心,看别人是什么,你自己便是什么!”

“你,你……”

未料到她会还嘴,齐豫半晌挤不出一句整话。

傅灼清冷的嗓音响起:“若我是你,羞愧的转身即走,绝不多说一句。”

齐豫难以置信的盯着傅灼,不明白他为何偏袒沈菀。

但傅灼没再理他,他朝沈菀递出帕子。

“擦擦,雅集要开始了。”

沈菀下意识接过,惊觉自己不知不觉中竟流下泪来。

柔软的帕子触及面部那刻,傅灼身上独有的草木香充盈着沈菀鼻腔,也蔓延至心间。

上了画舫,傅灼带着齐豫去找同窗。

沈菀独自一人呆在角落中。

雅集进行到半途。

沈锦绣忽然走到沈菀身旁低语:“我的凤尾琴落在船尾,你去替我取来。”

眼看下一场就是琴比,沈菀并未多想,忙跑去后方替她拿琴。

就在翻找之际,背后猛然伸出一双手,狠狠将她推下船尾。

沈菀瘦小的身子直直坠入江中!

被刺骨江水淹没那刻,沈菀只有一个念头:活下去。

幸而她自小在乡野长大,尚懂几分水性。

沈菀拼尽全力爬上船尾,站在船尾的人,却是齐豫。

齐豫眼中一片兵荒马乱:“我正要去叫人的!”

沈菀大口喘着气,眼中满是防备。

齐豫憋红了一张脸:“这回真不是我,是,是……”

想到方才稍纵即逝的蓝色身影,齐豫仍有些难以置信,失魂落魄的喃喃道:“我没看清……”

沈菀没有理会他,满身狼狈的回了将军府。

转眼年关又至,太学大考后放假两月。

沈嵩今年不能回来,担心沈菀受了委屈,特意托人给她送来丰厚的压岁钱。

沈菀去了药铺,询问老大夫怎么变白,脸上的胎记可否消除?

老大夫看了看她脸上的胎记,表示无能为力。

倒是给她开了些美容养颜的方子,吃的抹的一应俱全。

这两月,沈菀每日要吃两大碗米饭,晨起雷打不动的练剑。

剩余的银两,她替自己找了位教琴的先生。

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沈菀在自己的一方小天地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肌肤白白嫩嫩,胎记也淡成了粉色。

原本干瘦的身子愈发丰盈,已然一幅有女初长成的青涩模样。

胎记祛除不了,沈菀便画桃花来遮。

再次踏入太学,她收获了一片惊艳的吸气声。

齐豫更是难以置信的指着她惊呼出声:“怎么可能!你,你是无盐女?!”


面对齐豫的嘲讽,沈菀心中早无波澜,并不理会。

只是下学后,回去这一路,走到哪儿都被盯着看,沈菀有些不习惯。

公主府的马车从她身边驶过。

马车内坐着被传召进宫的长公主与傅灼。

透过纱帘,长公主打量着沈菀,忍不住惋惜道:“沈家这位长女当真可怜,多标志的小姑娘,出行连个马车都不安排。”

傅灼一怔:“她不是养女吗?”

长公主将沈府往事和盘托出。

傅灼蹙着眉听完,缓缓阖上双眼。

转日课间,苏夫子特意叫住沈菀:“为师欲收你为入室弟子,你可愿意?”

沈菀求之不得!

拜师过后,沈菀随即得知苏夫子将从太学卸任,转而入朝为官!

然而,震惊的事还未完。

苏夫子招手示意沈菀:“随为师来见过你师兄。”

沈菀随苏夫子走入公事房内,便见傅灼负手而立。

傅灼是她的师兄?!

沈菀一时难以置信,转眸去看苏夫子。

就见他点头道:“师父忙时,你便多向师兄请教。”

讷讷的应下,接下来的日子沈菀好似大梦了一场。

每日从太学到苏夫子的府邸,跟着傅灼学习的这段时日,沈菀惊叹不已。

傅灼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琴棋书画信手拈来,仿若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沈菀却隐隐察觉到,他更爱兵法。

白驹过隙,几年过去。

当初黑瘦的小丫头,已长成将要及笄的美娇娘。

下学后,苏府书房。

沈菀在红枫叶上落下最后一笔,忐忑地将红枫叶夹进一本兵书中。

待傅灼来了。

沈菀将兵书递上,磕磕巴巴道:“师兄,我在父亲书房中找到了失传已久的《战机策》,誊写了一本给你……”

傅灼接过手抄本,面上有些意外:“多谢,你费心了。”

见他收下,沈菀心脏狂跳,紧张的语无伦次:“师兄……我马上就要及笄了!”

傅灼眸中闪过一丝诧异。

终于,沈菀仿佛用尽毕生的勇气开口问道:“师兄对未来妻子……可有什么期盼?”

“两心相悦即可。”

得到傅灼的答复,沈菀一路冲回了将军府偏院,脸颊火烧火燎。

转日,沈菀照常去太学上课。

休息间,沈菀无意转头一瞥,视线瞬时凝住。

身旁齐豫举着片红枫正好奇打量:“听晚?什么意思?”

沈菀呼吸一窒:“这是哪来的?”

齐豫满不在乎道:“在我哥书房地上捡到的,不知又是哪个姑娘不自量力,春日红枫稀奇,弃之可惜,我捡来玩玩。”

沈菀耳边一片死寂。

她只听见自己沉闷的心跳声,难受的喘不过气。

半响,她才握起笔,重新抄起了诗文。

三日后,沈嵩回京。

因沈菀与沈锦绣的生辰只相差六日,沈嵩便打算将她们的生辰宴一并办了。

正厅,父女二人激烈争吵起来。

沈锦绣娇蛮哭闹:“沈菀什么都同我抢,先是父母,再是傅灼,如今连我的生辰宴也要抢走一半给她吗?!”

“啪!”

沈嵩扬起手一耳光落在了沈锦绣脸上,怒不可遏道:“沈菀是你姐姐,你怎能如此自私?”

“还有傅灼,他就是再好,也不是我们能招惹的!”

沈锦绣眼眶顿时红了,眼泪止不住往外落:“爹……你竟然打我!”

花厅的屏风后,沈菀看着眼前这一幕,心头不由得发颤。

她正想悄悄离开,却听沈嵩放软了语调:“傻孩子,你娘视沈菀为无物,爹再待她不公,将军府早就声名狼藉了!”

“接沈菀回来前,爹娘就告诉过你,我们心里只有你这一个女儿!”


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偏院,父亲的话语不停在沈菀脑海回荡。

泪湿了枕头,一夜无眠。

两日后,沈锦绣的生辰宴办的很热闹。

沈菀独自坐在偏院中,望着桃花树发呆。

她许久没有见过傅灼了,听说皇上有意提拔他,已经给他派了公务。

不知不觉中,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沈菀想离开这个空有躯壳的家,想有朝一日能与傅灼比肩。

眼前的路却是一片迷茫与无措。

一道白影窜到沈菀跟前,用头蹭着她的手。

看着浑身脏兮兮的小猫,沈菀有些迟疑的伸手去摸它:“你也没有家吗?”

“喵!”

小猫主动的把头伸进沈菀手中磨蹭。

沈菀将筵席撤下的剩肉挑出来喂猫。

“都说贱名好养活,往你就叫白毛吧!”

白毛埋头苦吃,又轻轻“喵”了声。

这日,沈菀从太学下学回家时,忽而听得一阵凄厉的猫叫声。

她心中一紧,循声找去。

果然是白毛!

它竟不知被谁栓了脖子挂在树上,此刻正剧烈挣扎着。

“白毛,别怕!”

沈菀一急,忙不迭往树上爬。

一个女子竟在大庭广众之下爬树!

不多时,树下围满了人。

绳子打的是死结,怎么也解不开。

沈菀只能求助:“各位叔婶,谁有剪子能递一下吗?”

树下的人视若罔闻,只在指指点点。

一群学子成群结队走来,沈菀眼前一亮:“师兄!”

傅灼循声望向沈菀,眼底闪过诧异。

“师兄,我需要剪子,帮帮我……”

“师兄?”学子们望向傅灼。

“小侯爷认识她?”

傅灼淡淡扫了眼沈菀,语调轻缓:“在太学打过照面,不熟。”

不熟?

沈菀仿佛被人定住。

傅灼蹙眉望着她:“还不下来?没闹够吗?”

沈菀抱猫的手松了松,却在听到白毛叫声的那刻猛然顿住:“可以给我递把刀吗?这绳子打了死结。”

傅灼眸光深邃,看不清情绪。

学子扯了扯他的大袖:“小侯爷,我们走吧,好丢人啊!”

丢人?沈菀不知救猫如何丢人了?

透过人群,她直直与傅灼对视,而后眼睁睁看着他们一行人从眼皮子底下离开。

顾不得难过失落,沈菀发了狠,用牙使劲咬起绳子。

绳子断开的瞬间,摇摇欲坠的树枝也随之断裂。

“砰!”

傅灼回眸望去,身后尘土飞扬。

沈菀抱着猫重重从树上摔了下来!

四周一片哗然。

又疼又难堪,沈菀险些没憋住泪。

她抬眸望向傅灼,却只看见他未做片刻停留的背影。

沈菀被抬进了医馆。

消息传到将军府,江簌双与沈嵩都没来医馆看一眼。

只有赵婆子端着架子前来警告:“夫人说了,往后你再做这等丢人现眼之事,便将你送回乡下庄子!”

沈菀抿唇不语,心里沉重的喘不过气。

若是外祖母还在,她宁愿留在自由淳朴的乡野田间。

京都很繁华,却难分善恶是非,将军府很大,却容不下一个她。

经此一事,沈菀算是一战成名。

当街爬树,与傅灼攀缘,披头散发举止疯癫……

小半月后她一瘸一拐去太学上课,异样的目光要将她淹没。

蒙学门口,傅灼与齐豫正在交谈。

她费劲的一步步登上阶梯,垂头掩去眸中狼狈。

齐豫却凑近沈菀,嬉笑着吸引她的注意:“无盐女,以后谁敢娶你啊?”

沈菀不予理会,自顾自艰难的挪着步子。

“哎,哑巴了?”

齐豫伸手拉她,沈菀脚下不稳,竟直直向下栽去!

齐豫吓得连忙拉住她。

柔软的身躯伴随少女体香与他撞了个满怀,齐豫怔在原地不敢动弹。

四周静谧了一瞬,爆发出震耳欲聋的起哄声:“方才还问谁敢娶呢,日后别叫你给娶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