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小姨
  • 我的极品小姨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奈何为贼
  • 更新:2022-10-14 15:19:00
  • 最新章节:第10章 人渣改造计划
继续看书

李南方享受的躺在浴缸里泡澡,不曾想会有一个美女投怀送抱。可是,这拿枪指着我是怎么回事?

《我的极品小姨》精彩片段

开皇集团创建后,承诺每年帮助国家解决五个有家庭的下岗职工,三个退伍军人,两个残疾人,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的就业问题。

每年的七月一号这天,他们手持相关部门开具的介绍信,来开皇集团参与面试。

其实只要他们愿意,基本都会被招聘的,所谓的面试,无非是主考官要根据他们的表现,来安排适合于他们的工作而已。

招聘工作定于上午十点,大家伙早早就来到了大厅中等候,满脸兴奋的小声议论着,毕竟开皇集团可是青山地区最大的民营企业,福利待遇特棒,一般大学生要想被招聘也很难的。

眼看马上就十点了,十个人议论的焦点,转向了还没露面的最后一个人刑满释放人员。

毫无疑问,无论吃不上饭的下岗工人,还是身残志不残的残疾人,都对刑满释放人士没多少好感。

在普通人的印象中,蹲过监狱的家伙,就是回炉重新锻造一次的人渣而已据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个人渣能在开皇集团干满一个月。

无他,人渣一般都很反感被纪律约束,而且心比天高。

今年这个好运气的人渣,能不能干满一个月?

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正在谈论的人渣,正摸着青虚虚的脑袋,乘坐公交车向这边赶来,心里还在咒骂着该死的老头。

根据老头的建议,李南方最好以刑满释放人员去就业,毕竟这种人渣无论去了哪家公司,也不敢有人欺生的,可以充分发挥他亡命、不要脸的精神,迅速站稳脚跟。

李南方有些不高兴,就问能不能换一个身份去?

老头问,你是有家庭的下岗职工吗,你是自强不息的残疾人员吗,你有过参军的经历吗?据我老人家所知,你倒是被警察抓过不下十次了,每次都害的你师母哭……你应该最熟悉号子里的那套流程了。我老人家可以负责任的说,开皇集团这个刑满释放人员名额,就是为你准备的!

好吧,好吧,算你老东西说的狠,我就是那刑满释放人员了,反正就是一年期限,也不算事,就当是休假了李南方又问:那我有什么好处?

老头说,有啊,一张银行卡,里面有十万块钱的零花钱,还有一把黑色军刺,是你在强盗窝子里混时,教给你怎么揍人的高人所留,用来防身最好。

李南方说,军刺不军刺的无所谓,就是钱太少了点吧,才十万块,数目再变变。

老头说好啊好啊,变成五万块了。

李南方大怒,卧槽!

老头说,我听到你骂我了,现在变成三万块了。

李南方说,小心我揍掉你满嘴的牙。

老头说,那样你师母就会哭

好吧,李南方说,那我该怎么成为一名被驱逐出境后,再回国坐牢的刑满释放人员呢?

老头说这个好办啊,你在美国的绿卡早就失效了,只要去大街上犯罪被警察抓住,马上就能满足你的心愿了。

李南方问,你是让我去找个美女强奸吗?

老头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两天在干啥,还不是在暗中调查某个富太太,准备施展你的神棍手段,来坑骗人家钱财?

李南方说,我知道了,你是想在我坑骗成功时,再见义勇为的站出来揭发我,然后警察就会把我抓进警局,遣送回国。

老头说你真聪明,就安心的去吧。记住啊,岳梓童是你小姨,千万不能对她无礼,要像伺候长辈那样的伺候她,要不然你师母就会哭

李南方也想哭。

本来他是以诈骗罪被遣送回国的,怎么出狱后就变成强奸犯了呢?

需知道,罪犯中也分等级的,等级最高的莫过于一言不合就行凶杀人的,那是大爷,在监狱里也会受到同类的敬畏。

等级最垫底的,就是强奸犯了。

李南方可就纳闷了,大家伙都是犯人,就因为他脑袋上贴了‘我是强奸犯’的字条,怎么是人不是人的,就想把他当做一坨屎踩呢,害的他只能把人满嘴牙打碎后,才改变了这种不公平的待遇。

十点过五分,公交车停在了开皇集团站牌下,李南方看了眼周围那些宁可挤成一团,也得距离他足有半米远的乘客,又对那位在他让座不敢坐,死活被他按在座位上,到现在还在打哆嗦的老奶奶笑了下,才迈步走下了公交车。

他在下车时,明显听到车上的人,都长松一口气。

“嗨,至于嘛,不就是我穿了一身犯人工作服吗?早知道你们这样怕我,真该趁机摸摸那性感少妇的大腿,白花花的总在老子面前晃啊晃的,难受死了。”

李南方轻蔑的笑了下,昂首挺胸大步走向了开皇集团总部大楼。

“让他进来。”

一个淡淡地女孩子声音,从办公室内传了出来。

办公室面积很大,装潢更奢华,仿佛不这样就不足以显摆她多有钱那样。

一个身穿黑色套装的女孩子,坐在一张宽大到离谱的老板桌后面,正在埋头拿笔写着什么,看都没看他一眼。

装什么呢,就算对我没什么好感,有必要这样拿捏吗?

李南方知道‘岳梓童’在暗中观察他呢,暗中冷笑着,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坐在白色的布艺沙发上后,李南方故意用力搓了几下,挪动了下位置,他坐过的地方,马上就多了个屁股形的黑印子。

他没猜错,闵柔确实在用眼角余光观察他。

岳总告诉闵柔说,那个叫李南方的刑满释放人员,是来自她老家的远房亲戚,需要特意照顾一下,这才亲自接见他。

谁都可能摊上个不争气的亲朋好友,岳总有个坐过牢的远亲,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过闵柔又不明白,岳总怎么会让她假扮岳总呢,难道李南方不认识岳总?

还没有等闵柔搞清楚这些,李南方就被假装是她的岳总带进了办公室内。

看这家伙眉清目秀的小白脸样子,好好的干嘛犯罪呢闵柔有些惋惜时,就听岳梓童低声训斥道:“李南方,是谁让你坐下的?”

闵柔只顾着暗中观察李南方了,却没注意到他正在故意弄脏沙发。

李南方不愿意了,翻了个白眼,阴阳怪气的说:“哟,闵秘书,岳总还没有说我什么呢,你就不愿意了。不知道的,肯定以为你才是老总。”

他最反感狐假虎威的人了,哪怕美女的来历很不一般,不过他可不在乎。

“你哼!”

岳梓童被噎的小脸通红,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冷哼着看向了别处。

李南方却没放过她,手指敲了敲案几,大爷般的语气:“渴了,闵秘书,倒水。”

混蛋,你这是在自己找死,可别怪我!

岳梓童再也受不了了,抬手就伸向腰间。

她在退役之前,都是随身携带枪支的,狂怒之下只想掏枪把这家伙的脑袋打爆。

但她伸手后,才想起她已经失去了配枪的资格。

看到她做出这动作后,李南方目光一闪,故作惊讶状的叫道:“吓,闵秘书,你不会随身携带手枪吧?还是,你那儿有水呀?不过位置好像不对哦。”

“李南方,你还有完没完?”

看到岳总神色很不对劲后,闵柔及时拍案而起,拍完桌子就看向岳总,等候下一步的指示。

我先忍了,混蛋。

岳梓童用力咬了下嘴唇,转身快步走向饮水机前时,给闵柔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按照商量好的去做。

“完了,完了。就是看你这秘书脾气很大,貌似她才是老总似的,想代你指点她几句最起码的待客之道。”

看向闵柔时,李南方满脸笑容,眼睛好像扫描器那样,在她脸上来回的扫。

“介绍信呢,给我看看。”

闵柔被李南方那邪邪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连忙皱眉问:“怎么穿这身衣服来公司,就不在意自己形象吗?”

“我也想穿的人模狗样儿的啊,可没钱。”

李南方嘻嘻笑道:“当然了,这都是拜岳总您所赐要不这样吧,你先给个三五百万的,我去买身衣服穿?”

“三、三五百万去买衣服?”

闵柔还真没遇到这么不要脸的人,跟女人伸手要钱都不带结巴的,张嘴就是三五百万,好像三五块似的。

“昂。”

李南方点了点头,又说:“我这个人吧,自尊心特别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跟女人伸手要钱的。所以呢,你最好先给个三五百万,那样我自己就有钱花了。”

“你、你这是做梦!”

闵柔真气坏了,全然忘记了她是假扮岳总的了,风目圆睁正要训斥什么,正在泡茶的岳梓童,忽然重重咳嗽了一声,又给她使了个眼色。

闵柔立即心领神会,马上冷哼一声:“哼,说话注意点,这可不是在监狱里,你对那些人、那些罪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出去等,我先看看介绍信。”

“啥,叫你小姨?”

李南方愕然。

“不叫也可以,我会打电话告诉大姐的。”

闵柔慢悠悠的说着,她作势去拿电话。

“别,别打电话,不就是叫你个小姨吗?切,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十年前又不是没叫过。”

李南方赶紧站起来,看了眼旁边的岳梓童,才不情愿的对闵柔叫道:“小姨。”

“没听到。”

闵柔板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还是给大姐打电话吧。”

“小姨好!小姨吉祥,李南方在这给您请安了!”

李南方是真怕她会给师母打电话,连忙大声问好,心中却羞怒异常:老子是来保护你安全的,你反倒是拿捏上了,真是岂有此理!

哈,哈哈,老爷子没说错,这个人渣是真怕我大姐啊!

看到李南方乖乖的给闵柔请安,岳梓童心中狂笑:行,只要你有怕的人,我就不信玩不死你!总有一天,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岳总在得意非凡时,闵柔心中也松了一口气:要说这人渣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他还是很懂孝道的。嗯,这就好,只要花力气好好调教,应该能改造成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李南方可不知道,他在外面等待时,他亲亲的小姨,已经与闵柔商量出一个改造人渣的计划了。

“这样才乖,坐下吧。”

眼角余光看到岳总微微颔首后,闵柔脸色才缓和了下来。

李南方真怕她会向师母告状,重新坐下时,再也不敢像刚才那般吊儿郎当样了,双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

“李南方,至于你为什么来开皇集团找我,你我之间应该心知肚明,我就不多说了。”

对李南方的态度,闵柔很满意:“但有两点,我必须得提前给你说明白,希望你以后能注意。”

什么狗屁的心知肚明?

你知道老头子让我来找你,就是来保护你的吗?

要不是看师母的面子,你拿八抬大轿来请我,我也不会来的唉,可惜不能说啊。

李南方心中老子老子的骂着,表面上却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诚然,你是我大姐收养的孩子,但按照辈分来说,你终究是我的外甥,所以以后必须得尊重我。”

闵柔说着,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丝毫没意识到这是岳总的杯子:“这一点,相信你应该不会有任何意见吧?”

李南方摇头,很乖巧的回答:“没有。”

“第二点呢,就是有关你的身份。”

闵柔黛眉微微皱起:“你自己也该知道,你是犯什么错误才进监狱的,是强、是相当的不光彩。所以我希望,以后无论在哪儿,在守着有外人的情况下,就不要喊我小姨了。”

“我知道,你这是怕丢人。”

李南方说着,看了眼站在旁边的岳梓童。

“闵秘书是我的嫡系心腹,她知道是不要紧的。”

闵柔看出李南方在想什么了,特意解释了一下时,心中很为顺势再次拉近与岳总的亲密关系而得意。

“好,我知道了。”

李南方点头:“还有吗?”

“暂时没有了。”

闵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哦,对了,你穿着一身囚服算怎么回事?走,我带你去买几身行头,顺便洗个澡,算是洗掉身上的晦气吧。”

坐监出来的人,基本都会洗个澡的,李南方对此倒是一点也不陌生,因为之前他可是多次蹲过局子了,每次回来后,师母都会嘱咐他必须洗澡的。

“那,我在公司做什么工作?”

“至于你做什么工作,等你明天再来,我会给你安排的。”

闵柔淡淡地说:“你先去下面等,我安排一下工作就过去。”

堂堂岳总要亲自陪同他去买衣服,临出门之前先安排下工作,这是很正常的,李南方当然不会多想,点了点头后转身走了出去。

“岳总!”

闵柔满脸都是兴奋的神色,还有一些不安。

“别担心,按计划行事。”

岳梓童双手环抱在胸,走到落地窗前,望着下面的停车场冷笑道:“哼哼,对付这样的人渣,就得采取非正常的手段,让他知道厉害后,他才会变老实!”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