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少夫人又跑路了
  • 池少夫人又跑路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悠悠忘忧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09:00
  • 最新章节:第003章 莫名其妙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秦雨季原本打算利用假期赚些外快,哪知道好景不长,竟然被一个登徒子惦记上。情急之下,她拉开车门,坐上了一个陌生人的车。非常幸运,对方虽然对她百般嫌弃,却十分善心的救了她一命。也正因此契机,秦雨季与那位高傲得不可一世的男人产生了纠葛……

《池少夫人又跑路了》精彩片段

沉静的夜风带走了白日的炎热,入夜后的M市,处处璀璨迷离。

“盛世华年”二楼的更衣间里,秦雨季靠在衣柜门上,大口的喘着气。

陪了一晚上的酒,她都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进去,此刻只觉得头晕眼花,看什么都是重影的。

好在,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可以回去一觉到天明了。

换好衣服,秦雨季刚出更衣间的门,迎面遇上了那个脑满肠肥,一副暴发户模样的客人。

“秦小姐啊,知道你下班了,这是咱们最后一杯酒,如何?你知道的,明天我就要离开M市了,下次见面,就不知道猴年马月了……”

暴发户端来了两杯酒,塞了一杯到秦雨季手里。

看到他那副嘴脸,秦雨季觉得胸口那种恶心想吐的感觉越发明显了,若不是看在他给的小费丰厚,又不敢得罪了客人在这里混不下去,秦雨季真想把口袋里那几张小费扔他脸上扬长而去。

“金总,这最后一杯酒,我敬您,祝您财源广进。”

笑容甜美,秦雨季与他碰了杯。

酒水下肚,金总笑的多了几分得意,眼神更加肆无忌惮的在秦雨季身上打量起来。

面前的女子,天使的脸孔魔鬼的身材。

方才穿着兔女郎工作服的她,妖娆妩媚。

此刻一身简单的T恤牛仔裤,却平添了几分清纯。

这种强烈的反差,让人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就……

“好,好,那秦小姐慢走,我就不送了……”

金总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没想到事情会进行的这么顺利,秦雨季有些意外的长出了口气,可只走了几步,身上的异常便让她意识到,那杯酒有问题。

身上软绵绵的一丝力气都没有,而体内却有一股燥热像是要迫不及待的冲出来一般,让人心慌。

“秦小姐……”

看到药效这么快,金总笑的愈发恣意,上前揽住秦雨季的腰身,带着她进了电梯。

一路到了盛世华年大门外,转瞬,一辆车驶了过来。

打开车门将秦雨季塞进后座,金总冲司机摆了摆手,嘱咐他先开车回酒店,他随后就到。

车速极快,秦雨季本就不适的身体更加不舒服了,当即再未克制的吐了个翻天覆地。

混沌的思维越来越迷糊,秦雨季强撑着眼皮,控制着别让自己睡过去。

可是,要怎么办?

没等秦雨季想出办法来,车速减缓,继而,驶到了一家酒店门前。

迷离的目光顺着车窗看出去,眼看机会稍纵即逝,秦雨季再也顾不得许多,用自己最后一丝力气打开车门,冲到了相邻那辆车旁,打开门钻了进去。

同一瞬,另一侧的车门打开,一个气质尊贵冷傲的男人坐了进来。

“求求你,开离酒店我就下车,绝不多留一秒钟,好不好?求你……”

头昏昏沉沉越来越重,完全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只敏锐的感觉到是个年轻的男人,秦雨季蹲在男人膝前祈求道。

闻着车厢内瞬间弥漫起来的刺鼻酒气,再看着面前这妆容浓重的女人,池景轩厌恶的皱皱眉,“丢出去……”

一切发生的太快,只看到一个白影一闪,那女子就上了车。

这女人是属兔子的吗?窜这么快?

此刻再听到自家少爷这冷到极致的声音,驾驶座上暗自腹诽着的阿诚冒出了一身冷汗。

挣扎无果,耳听男人的司机已经叫了保镖过来,秦雨季知道,若是自己下了这辆车,下场不言而喻,当机立断的抱住了男人的腿。

“别把我丢下去,求你……”

池景轩身子一僵,整个人在短暂的愣神后,有些愤怒起来。

阿诚的汗冒的更厉害了:这么多年了,就没有女人敢近少爷的身,这女人胆儿大的不是一般哪。

两个保镖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恐惧,当下大力的撕扯起那蘑菇一般长在boss身上的女人来。

可是,酒醉的人都是一把蛮力,两个保镖一推一拉的撕扯了半天,却发现秦雨季抱的更加紧了。

池景轩脸沉如水,车厢瞬时内弥漫起了一股慑人的低气压。

两个保镖连头都不敢抬。

大Boss那纯手工制作的高档西裤眼看就要皱成抹布了,两个保镖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顿时溢出了满脑门子的汗。

池景轩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着,隐忍着从牙缝里挤出来了两个字。

“开车……”

若不是酒店门前人来人往,他真想把这女人一掌劈晕了丢出去。

如聆天音,两个保镖瞬间停止动作关了车门,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而阿诚,发动着车一踩油门,黑夜魅影一般的宾利离弦之箭一般飞了出去。

“松手……”

冰冷的声音响起,女人却迟迟没有动作,甚至连头都靠在了他腿边。

池景轩觉得,他的耐心眼看就要消失殆尽了。

动了动腿,女人的胳膊顺势松开,软软的倒了下去。

头“嘭”的一声,砸在了车门内壁上。

声音很重,想来撞得不轻,池景轩心里有一丝暗暗的解气。

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很快,池景轩就发现了女人的异状。

呼吸深重,面色红的不像话。

整个人像是一个发热体,车里开着空调,依旧能感觉到她身上源源不断的热气扑面而来。

倒像是被人算计了的样子。

怪不得……

女人虽妆容浓重,可五官却精致的不像话,若是卸了妆,定是一副颠倒众生的模样,也怨不得有人要用这样下作的手段来得到她了。

倒是个烈性子。

想到方才她下车开车门又钻进来那一套动作,再结合她酒醉加中了药的状态,可见她是深思熟虑过后破釜沉舟的最后一搏。

再加上之后这一系列动作,虽狼狈了些,可不管怎么说还是成功了,没让自己陷入无法挽回的境地去。

嗯,性格刚烈,有勇有谋。

毫未察觉自己对她的第一印象已经大为改观,池景轩犹豫片刻,俯身将女人的身体捞起来靠着座椅,又取出一块毛毯盖在了她身上。

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的阿诚,险些惊掉下巴。

他跟在少爷身边这么多年,就没见少爷对哪个女人假以辞色过,方才那一幕,是他出现幻觉了吗?

可是,毯子确实是盖在那女人身上了啊。

腹诽归腹诽,阿诚却不敢流露丝毫,只收回目光更加专注的开车。

半个小时后,宾利停在了M市帝景名苑内的一栋独幢别墅前。

头痛欲裂,秦雨季醒转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滚烫,喉咙更是要冒烟一般的干涩难受。

等等……

触手绵软,一下子便发现不对,秦雨季猛地坐起了身。

迷蒙的视线从房间里那简单却件件豪奢的摆设上一扫而过,还没等她看出这是哪里,触手摸到身上的衣服,秦雨季更加不淡定了。

被子里的她,穿着一套纯白色的棉质浴袍,一看就是男人的款式,而浴袍里更是不着寸缕。

秦雨季的脑海里,“轰”的一声,炸开了一记惊雷。

谁能告诉她,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记忆在离开盛世华年没一会儿就断了片,只知道自己赖上了一个男人,至于是怎么来了这里,又是被谁带来的,秦雨季一点儿都想不起来。

好在除了有些发烧,身上并没有其他不舒服的症状,不像是被人侵/犯过,秦雨季暂时放下了心。

门被轻轻叩响,秦雨季脚步虚浮的下床开了门,一个笑容温和的中年女子送来了干洗好的衣服,以及对症的药。

软磨硬泡,中年女子只一句“先生吩咐的”,其他只字不提。

既来之则安之,对方既然没有趁人之危的吃了她,可见是个好人,再说自己住在他的房子里,总会见面的。

这么想着,秦雨季吃了药,钻进了被窝。

一觉睡醒,天色又暗了,摸摸额头已经不烫了,秦雨季忙换起床换了衣服。

别墅的主人依旧没回来,而叫做李姐的中年女子已经准备好了晚餐。

吃了饭道了谢,不顾李姐的劝阻和挽留,秦雨季离开了别墅。

秦雨季是M市那所国内知名的X大大三的学生,这些年,她的学费都是自己勤工俭学挣来的。

靠天天会塌,靠地地会陷,对秦雨季来说,这个世界上,她能依靠的,唯有自己。

再有一个月新学年就开学了,她的学费还没着落呢,好不容易找了份勤工俭学的工作,可不能耽误了。

七点半,秦雨季准时的出现在了“盛世华年”的大厅里。

换好兔女郎的工作装,看着那短到不行的裙子,再想到昨夜的惊险,秦雨季咬咬牙:坚持一个月就好了,一个月,她就能在这里赚到五千块了。

“秦雨季,加油,你可以的……”

握紧拳头给自己鼓鼓劲,秦雨季深吸了一口气,带着迷人的微笑朝顶层的VIP包间走去。

从露天阳台上抽完烟下楼的池景轩,看着迎面而来的绝色女子,微怔了一下,继而,鬼使神差般的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你怎么在这里?”

秦雨季蹙蹙眉:这人很莫名其妙哎,我认识你吗?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

不过想到能到了这一层的人都非富即贵,不是自己开罪的起的,秦雨季绽开唇角笑了笑道:“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

目光从托盘上的那几瓶顶级洋酒上掠过,秦雨季飞快的在心里盘算起了自己能拿到的提成。

而那句话到了池景轩耳朵里,理所当然的变了味。

一想到自己竟然救了这样一个女人,池景轩便觉得昨夜的他有些多此一举。

见男人愣着不做声,秦雨季礼貌的笑了笑,闪身而过,心里撇了撇嘴:莫名其妙。

另一边,池景轩冷着脸进了包间,吩咐阿诚,“把昨晚坐过的车扔掉。”

扔……扔掉?

阿诚嘴角抽/了/抽,面无表情的点头,“是。”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