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爷的小祖宗穿回来了
  • 四爷的小祖宗穿回来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公子如雪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04:00
  • 最新章节:003 她的盛世美颜呢?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穿越十年,君轻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她唱歌跑调,演戏面瘫,弹琴跳舞,样样不行,还特别能作。为了跟渣男皇甫珣在一起,她多次忤逆帝临,不惜以死相逼,逼他放手。突然之间,画风变了,君轻不作不闹,抱上帝临的胳膊,磨人又撒娇。宠了十年的小心肝穿回来了?某男可算是等到这一天了,那必须得往死里宠。

《四爷的小祖宗穿回来了》精彩片段

这世间,只有一人能让我俯首称臣。

——帝临VS君轻

……

……

疼。

好像皮肉被撕开一般的疼……

“疼!”

君轻情不自禁地轻吟出声。

“现在知道疼了?!”

悦耳的男声响在耳边,如音色淳厚的低音大提琴,演奏着冷冰冰的调子。

君轻猛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侧脸。

利落的黑色短发,玉白的皮肤,脸上染着血迹,映着从窗外投进入的午后阳光,越显得耀眼红艳。

玉白、血红、墨黑。

三种纯粹的颜色,带着强大的视觉冲击力撞进眼睛。

帝临?

看到这张脸的瞬间,君轻完全忘记了疼痛。

“帝临?!”

男人抬起脸,眼睛正对上她的视线。

四目相对的瞬间,哪怕是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十年的君轻,也是心脏猛地抽紧。

穿越十年,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

什么小鲜肉、帅大叔……

漂亮男人她见得多了,但是没有一张人能比得上他。

那张脸,哪怕君轻已经熟悉到极点,却依旧会在每一次看到时为之心悸。

但是此刻,那双如夜空洒满星辰,璀璨深邃的眼睛里,不是宠爱,而是写满寒气和怒意。

“自杀?!”帝临一把抬起君轻的左手,愤怒的眸逼近她的眼睛,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透着不容置喙的霸道与决然,“你给我仔细听清楚,就算是你变成骨灰,我也不会让你和皇甫珣在一起!”

自杀?

皇甫珣!

什么鬼?!

君轻的目光落在刺疼的手腕。

缝合的伤口裂开,血水浸透外面的纱布,淌过她的手臂,将帝临握在她腕上的修长手指,染上一片刺目的血红。

君轻感觉到手腕上,真实的疼痛。

疼?

难道,这不是做梦?!

君轻迅速环视四周,华美的欧式吊灯,画着天使群像的屋顶,古董立柱大床……这是她的房间。

窗外花园里绿草如茵,鲜花盛开,知道她喜欢大海,湖水边是帝临特意为她空运来的雪白海沙……这是帝临的大宅。

眼前的一切,依如她记忆中的模样。

她回来了?

她真的穿回来了!

君轻激动的心都在颤抖。

为了这一天,她已经等了整整十年!

收回视线,注视着眼前久违的面孔,君轻颤抖着抬起左手。

“四哥……”

千言万语,哽在心头,她喉咙一堵,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四哥?”对面的帝临却已经冷冷地开口,“现在叫我四哥,不是你骂我变态的时候了?”

她什么时候骂过?!

“先生,薄医生来了!”

虚掩的房门被人急急推开,帝临的助理陆文青大步冲进来,后面跟着背着药箱的帅哥薄子暮。

“帮她治疗!”帝临沉声开口。

对此,薄子暮只是置若罔闻。

放下药箱,男人慢条斯理戴上手套,接过帝临手中君轻的手腕,解开纱布看了看。

“放心,死不了!”

君轻无语。

这家伙,还是像以前一样臭屁!

“四……”

看帝临走向门口,君轻急急开口,后面的那个“哥”字还没有叫出来,男人已经走出门外,重重地摔上房门。

君轻无奈地收回目光,果然见自己纤细的手腕上,一道新鲜的伤口。

伤口切面整齐,明显是利刃所致。

之前应该是已经缝合过,刚刚结痂的伤口有数处破损,血水就是从破损的地方溢出来的。

“下次,切这儿……”薄子暮用镊子点点她的动脉,“死得快!”

君轻不气不恼,“子暮哥,我错了还不行?!”

薄子暮是帝临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一直也把她当妹妹看。

这位帝都胸外科第一把刀,不仅有着最精湛的技艺,也有帝都最毒的舌头。

要是他真的不关心她,这位救命还救不过来的外科圣手,也不会特意赶过来为他检查伤口。

薄子暮动作微顿,抬起脸来对上女孩子的眼睛,轻轻叹了口气。

“从你出事到现在,他一直守着你,两天两夜都没合眼,你没看他身上的衣服还带着血呢?你才十九岁,人生才刚刚开始,以后千万别干这种傻事!”

对方语重心长,君轻却是听得心头一跳。

十九岁?

她穿越到平行世界的时候是十七岁。

这两年,在她身体里的人是谁?!

脑海里,有凌乱的记忆浮上心头。

简单整理一下思路之后,君轻心中瞬间有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

原来,她不光经历了穿越,还被穿越了。

她穿越的那个家伙,竟然也穿越到她的身体。

她在平行世界,拿着对方的一手烂牌,一路通关将青铜打到王者。

结果呢?

穿越者作天作地作空气,硬是把她从王者玩回青铜。

这也算了,穿越者竟然还用她的身体,跑出去和别人谈恋爱。

皇甫珣?

音乐学院校草!

那种货色,能比得她家四哥吗?!

君轻扫一眼自己的伤口,这个家伙是有多爱皇甫珣,为了能够和他谈恋爱,竟然对自己的身体下这么狠的手?!

真是没有创造力?

吃药、溺水……

怎么死不好,非要选择割腕?

不是自己的身体,不心疼是不是。

目光落在手腕的伤口,君轻淡淡开口。

“等等?”

薄子暮握着麻醉药剂抬眸,疑惑地看过来。

君轻抬起右手,理了理遮住眼睛的头发。

“子暮哥,您帮我把线拆掉重新缝合,我不想留疤。”

之前的缝合是急诊的医生随便缝的,歪七扭八,这个样子长好肯定会留疤。

爱美如君轻,可不希望自己的身上,留下一条丑陋的疤痕。

陆文青:……

现在还有心情臭美,这位怕不会是割腕时,把神经线割断了吧!

薄子暮也是有些意外,轻轻咳嗽一声。

“重新拆线再缝合,麻药药效过去之后会很疼的!”

君轻不以为然地挑挑眉毛。

“我不怕!”

疼?

这点疼算什么?

穿越这十年,她什么样的苦没吃过。

薄子暮抬眸,对上女孩子的眼睛。

那对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有让人陌生的强势与笃定。

他看得出来,她不是说着玩儿的。

“好!”

按照君轻的要求,薄子暮帮她拆掉之前的缝合线,重新缝合好伤口。

身为帝都胸外科第一把刀的他,应付这样的小伤,当然不在话下。

重新缝合过的伤口线头整齐,君轻很是满意。

等到伤口彻底愈合之后,再去医美处理一下,应该就不太明显。

帮她把纱布固定,薄子暮站起身。

“医院那边还有事情需要我处理,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不舒服就给我打电话。”

君轻抬眸回他一笑,“谢谢子暮哥。”

陆文青收拾起地上的杂物,送薄子暮下楼。

君轻没有休息,撑着有些无力的双腿站起身,走进洗手间站到镜子前。

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她眉头一跳。

镜子里的女孩,化着浓重的欧美彩妆,越显得脸色苍白如鬼……

不会吧,她的盛世美颜呢?

君轻拉开抽屉,取出化妆棉和卸妆水,清洁掉脸上的化妆品,镜子里的脸渐渐地现出原貌。

最上镜的巴掌小脸,白皙皮肤吹弹可破。

长眉如黛,眸若秋水,唇色粉嫩如新樱。

看似无辜清纯,顾盼之间又透着几分风情。

比起十七时的她,现在这张脸少了些许年少时的稚嫩,比起她记忆的那张脸还要美上几分。

少女的纯真与小女人的性感,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完美地混合在这张脸上。

当然……

君轻扯扯头上被穿越者烫成大波浪,显得老气不精致的长发。

恩。

发型再处理一下就完美了!

君轻微微眯眸,镜子里的女孩子,眉宇之间顿时染上几分,超过年龄的睿智和气场。

在另一个世界历练十年,一步步登顶娱乐圈,成为天后级歌手,影后级演员。

坐拥最大的经纪公司,一手捧红数名顶流艺人的君轻,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稚嫩单纯的小女孩。

还是那张脸,眼神一变,整个人的气质也随之霸道强势。

君轻满意地勾起唇角。

这才是舞台上光芒四射,镜头前演技出神入化的她!

从抽屉里翻出垃圾袋裹住伤口,用胶带封好以防进水感染,君轻脱掉身上沾着血的衣服站到花洒下,任温热的水流,一点点地冲洗掉掉身上的血污。

舒舒服服地洗个澡,从抽屉里翻出直板夹将长发拉直。

用手理理长发,她满意地对着镜子里恢复原样的自己吹声口哨,裹着浴巾来到衣帽间。

衣架上,满满地塞着女装。

手指拨过那些价值不菲,却花里胡哨,怎么看都像淘宝仿款的衣服,君轻只是摇头。

花最多的钱,买最丑的衣服。

这位穿越者的衣品,还真是……优秀!

……

……

走廊尽头。

主卧的雕花红木门分开,洗完澡换上干净衣服的帝临,缓步走出主卧。

路过君轻的卧室,男人皱眉停下脚步。

停顿数秒,到底还是推开门走进来。

床上,不见人影。

洗手间的门开着,没人。

帝临心头一紧,锐利的眸子里染上忧色。

人呢?!

他已经叮嘱过家里所有的佣人,她不可能离开。

难道,一次没成功,她又去自杀了?!

想到这种可能,帝临的眉猛地皱紧。

耳朵捕捉到衣帽间的动静,男人转身,大步冲过来,一把推开衣帽间的推拉门。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