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子如龙
  • 养子如龙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偷牛的小牧童作者
  • 更新:2022-07-15 23:5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林三是一个孤儿,他从未感受过世间的人情冷暖,直到他的养父母收养了他。可惜,他刚享受过养父母给的温暖没多久,养父母就死于非命,林三再次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幸运的是,他被师父带上山,学艺十几年,彻底改变了人生了命运。再度归来时,他发誓必让所有人知道他林三爷的名字,让曾经那些作恶之人,付出最为沉痛的代价!

《养子如龙》精彩片段

“爸,妈!”

伴随着一声惊呼,林三猛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抬头看了眼窗外,天色正蒙蒙亮着。

村落里除了几只公鸡的打鸣声,再无其他一丝别的声音。

正当林三失神的视乎,突然一声短粗而有力的咳嗽惊醒了他。

一个身材微佝,精神矍铄的老人掀开帘子,手持着一个长烟袋锅子走了进来。

坐在林三旁边的床上,老人抽了几口烟,抬头,用清明却温和的眼神看着他。

“三儿,又做噩梦了?”

老人嘶哑的声音将林三彻底从睡梦里唤醒。

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林三强挤出个笑脸对上老人。

“师父,我没事儿......”

老人看着他,沉默片刻,将铜制的烟袋锅子在床腿处磕了磕。

“唉,顺其自然,你养父母的死,你挂念也没用。把本事练好,才有机会给他们复仇。”

说着老头抬头从窗杦的缝隙里看向远方,眼神凝重,似乎在沉思着什么东西。

“三儿,来了有多久了?”

“十年四个月零三天!”

林三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老人点点头,继续问道:

“我教你的是什么?”

“医者仁心,武者为善!”

“什么是仁心,什么是为善?”

“治病救人,除暴安良”

老人满意点头,嘴角带笑,对林三的回答似乎颇为满意。

拍了拍身上的草杆和尘土,老人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起来吧,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白菜猪肉馅饺子。”

林三起床的动作猛的一僵,抬头愣愣看着老人背影。

似乎是看穿了林三心中想法,老人不回头道:

“今日,你便正式出师了。从此以后,你就不用跟着我了。”

......

下了火车,林三略微茫然的站在魔都的火车站外。

转头看了眼东北方,师父临行前的话再度在他脑海中响起。

“师父等你三年,看看你能不能闯出一个名堂出来,让天下都知道你林三爷!”

站台上的汽笛声越来越近,林三脸色也渐发变得坚毅起来。

“师父,你放心,不用三年,我就会让林三这个名号传遍全天下!”

林三之前的养父母就是魔都人,据他少时离开此地,已经整整十年四个月零五天......

“师父,你也是想着让我可以在噩梦开始的地方,再重启我的人生吗?”

呢喃一句,林三忽然想起一事儿,不由苦笑:

“师父,就算我爸妈给你托梦,让你帮我重启人生,也不用一分钱都不给我吧......”

站住!别跑!”

“来人,抓小偷啊!”

正在林三彷徨间,一阵急促叫嚷猛的穿进他的耳中。

转头,林三发现一个身材娇弱的女人正神色仓惶的踉跄着追向一个瘦弱男人。

那瘦弱男人刚擦着他的肩膀快速跑过。

林三眉头猛的皱起。

要问他这辈子最恨什么东西,那小偷这物种,绝对可以霸占前三名!

还是没有之一的那种!

心头火起,林三猛的疾走几步,快步追上瘦弱男人。

师父教他的东西不多,但仅仅只是那个“武”字,也够这个不长眼的小偷狠狠吃上一壶!

伸出手掌,林三一把按在瘦弱男人肩膀!

“……”

几乎是在林三手掌搭在瘦弱男人肩膀的同时,一道难以形容的剧痛便瞬间将瘦弱男人给淹没!

剧痛之下,瘦弱男人额头冷汗瞬间涌出。

还没等他做出过多反应,一股巨力便猛的再度从肩膀处传来!

瘦弱男人几乎是眼睁睁看着天地在自己眼前翻转——他竟被林三抓着肩膀,给一把抡了起来!

“我去?!”

“砰!”

瘦弱男人只来得及从嗓子眼儿里挤出一道惊叫,便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做什么不好,你要作死着去当小偷?”

冷着脸,林三紧攥的左拳瞬间带着呼啸风声狠狠砸向瘦弱男人鼻翼!

蕴含着无尽杀机的凌冽拳风扑在脸上,瘦弱男人瞳孔紧缩之际,猛的回过神来。脖子一缩,朝着林三拼命指着不远处大声解释:

“兄弟,别!我们是在拍戏!拍戏啊!”

林三的动作猛的僵住,拳头在离瘦弱男人鼻尖只有不到一公分的地方停下。

皱着眉看向瘦弱男人指的地方,林三这才看见一大群人正簇拥着一个摄像机对着这边。

“……”

林三瞬间愣住。

而那些人也终于反应过来了。

坐在摄像机后面移动椅上的方脸男人转头看向四周,气愤叫嚷:

“场记,场记呢?这特么怎么回事儿?今天这‘见义勇为’事件都发生三次了!能不能做好清场的保障工作!”

林三转头看了眼地上的瘦弱男人。

瘦弱男人缩着肩膀,一副委屈的不能行的模样。

看见林三看他,瘦弱男人肩膀颤了颤,眼眶瞬间红了。

“我特么一个好好的武替,非得让老子演小偷!

这下可好,一天挨三次揍!”

见着男人委屈抽泣模样,林三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匆忙从他身上起身。

“这,兄弟,我这下手也不是太狠吧。要不,我给你道个歉?”

纠结片刻,林三朝着瘦弱男人歉然道。

“我先前挨的那两次揍,都比不上你这次!你是真特么往死里下手啊,还特么有脸说不狠?!”

男人一抹眼眶,愤愤瞪着林三。

“去去去,兄弟,别搁这儿瞎站着耽误我们拍戏了。下次要见义勇为,记得提前认准犯罪目标。”

肩膀抽搐的胖场记强忍着笑意将林三拽到一旁,凑到瘦弱男人身前,开始温言劝了起来。

林三可以发誓,他真的只用了三成力气不到……

站在一旁,看着那瘦弱男人没过多久功夫,便在场记的安慰下恢复了振作,他心中的愧疚才稍稍减轻。

又站在原地,看着他们拍了一会儿戏,林三这才转头朝着灯火辉煌的闹市区走去。

他打算先找一个管吃管住的工作,等适应了山下如今的社会后,再做其余打算。

华灯初上,魔都城里一派灯火辉煌,可身无分文的林三却无心观赏夜景——

他一连去了几家药房应聘,却都被毫不留情的赶了出来。

那些药房,只要学历,却不清楚林三这么一个跟着师父沉浸在医道里数十年的人,是一个多大的宝藏……

饥肠辘辘的蹲在路边,林三难免有一丝沮丧。

没人知道,在十数年之前,他师父,乃是整个炎夏都极负盛名的“九指医神”。

只是因为一些变故,才不得不退出了江湖,隐居深山。

“时代变了,师父,你教给我的那些东西,好像还抵不过一张学历啊……”

微皱着眉,林三忽然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一个巷子。

那巷子一旁,就是一个金碧辉煌极为吵闹的地方。

林三在电视机里看到过,那地方,好像是叫做“酒吧”。

巷子黑漆漆的,巷口处却正有着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流氓模样的人正凑在一起,边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些什么,边朝着酒吧门口指指点点。

顺着他们视线的方向,林三看到一个穿着一条火红色超短裙的短发女孩儿正踉踉跄跄的朝着巷子那里走。

林三眼力极佳。

清楚的看到那女孩儿虽然有些意识模糊,但行进的方向终点——也就是巷子旁的偏僻停车场的角落里,正停着一辆火红色的轿车。

“这姐们儿是准备开车?

可电视新闻里宣传的不是说,酒后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吗?”

下意识盯着女孩儿火辣的身材,林三的眼角余光却始终不离那几个流里流气的混子。

“看看,这不是就要出事儿了吗?”

见着那几个小混子果然朝着那女孩儿迎了过去,林三感慨一声起身。

那几个小混子口中的秽语,还没等林三靠近,就闯进了他的耳朵。

“龙哥,这妞儿身材真特么好!”

“嘿嘿,刚才在里边我就盯上她了,要不,能把那好不容易弄来的药放她酒里?”

“龙哥,你记着,今晚也让兄弟们喝点汤。可千万别学上次那个被玩废了的小妞了哈!”

一个戴着大金链子的,左眼处有一道斜长刀疤的男人,明显就是几个混子口中的龙哥。

胡乱朝着手下应付几句,龙哥心急难耐的堵在女孩儿正前。

“妹妹,这么早就回去有什么意思,要不,再跟哥哥去做点爱做的事儿?”

说着,龙哥奸笑着伸手去挑女孩儿的下巴。

沈白翘醉眼朦胧抬头。

一个猥琐难耐的男人油兮兮的脸在她眼前快速放大,胃里一阵翻腾之下,她一张嘴,难闻的呕吐物顿时喷了龙哥一手……

龙哥整个人都懵住了,愣愣看着自己伸出去的手。一股黏热的感觉,清楚从手上传来。

龙哥身后的那几个小混混也懵了。

其中,有两个机灵的,更是趁机后退几步。

龙哥愣了片刻,一把扯过身旁一个小混混,不由分说,就将手上的脏东西全部抹在了他的外套上。

“......”

小混混委屈的看着龙哥。

龙哥却全然没搭理他,只是侧着脑袋打量了片刻已经昏倒在地上的沈白翘。

沈白翘身材本就火辣,再套上火红色的短裙,更是显得诱人至极。

她肤色白嫩,面容精致,除了唇间残留的一丝脏东西外,简直毫无瑕疵。

龙哥看着看着,便将之前的不愉快全然抛在了脑后。

俯下身子,龙哥恨不得把头扎进沈白翘脖颈下的深深“山谷”。

“这妞儿,看着润不说,身材竟然还这么好?”

嘀咕一句,龙哥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袭向那道几乎深不见底的沟壑。

“啪!”

一道脆响伴着一阵剧痛瞬间将他心中熊熊燃烧着的想法搅碎......

愣愣低头,看着手上蓦然出现的一个血洞,龙哥整个人都傻了。

龙哥转头,他身后的阴影里缓缓现出一道身影。

林三从墙角的阴影里走出,手中捻着两颗细小石子似笑非笑跟龙哥对视。

在看到林三的刹那,一个萝卜头不等龙哥发话就当即跳了出来。用手指着林三鼻子怒骂:

“你特么谁啊?识相的,赶紧麻溜儿的滚!别特么耽误我们老大办事儿!”

林三瞥他一眼,轻飘飘抬起一脚。

“砰!”

萝卜头猛的撞在身后墙面!

而他的腹部,更是如同被卡车头撞击一般,明显出现一个凹陷......

“咕咚......”

龙哥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他身后那几个小弟更是不自觉退后。

毕竟,像小说里那些认不清楚实力对比的无脑反派,还是少数......

看着林三戏谑上前,龙哥不由匆忙起身,将血流如注的左掌背在身后,弓着身讨好问向林三:

“大,大哥,这是你的女人?”

“不是。”

林三老老实实摇头。

但想起电视里那些反派的表演,林三\不由挑着眉加了句:

“但老子也看上了这个女的,你有问题?”

龙哥果断摇头,识趣儿道:

“那大哥,您先忙,兄弟我就不打扰您的雅兴了。”

林三随意摆手,龙哥如蒙大赦一般弓着身子转头。

还没等龙哥带着一众小弟走出几步,林三忽然想起一事儿,叫住了他:

“等下......”

龙哥一愣,慌忙回头:

“大哥,您还有事儿?”

林三指了指他的手掌,提醒道:

“记得去看一看你的爪子,我是朝着掌骨打的,这骨折挺难接的。”

我特么这样,还不是拜你所赐?!

心里忍不住腹诽一句,龙哥带着哭腔朝着林三道谢。

“谢谢大哥提醒,好人一生平安。”

林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再次朝着他招手,犹豫道:

“那个,其实,我是一个医生。给人诊断这个,你懂的吧?就是......”

龙哥猛的愣住,他身旁的一个小弟却突然脱口而出:

“......大哥,您的意思就是说,您是收费的?”

林三“羞涩”一笑,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龙哥。

龙哥恨恨瞪了眼身旁小弟,单手从兜里掏出一沓钞票出来。

用皮鞋尖恨恨踹了小弟一脚,示意他将钱递给林三。

林三最终还是没太过于赶尽杀绝,给龙哥留下几张十元大钞后,朝着他们几人热情的挥手道别。

在龙哥一行人离开后,林三很快就从第一笔“行医”所得的几百块收入惊喜里回过神儿来。

地上的沈白翘昏睡正沉,差不多再多两个打滚的距离,便要跟她之前的呕吐物进行“亲密接触”了。

林三想了想,最终还是蹲下身,耐心的在她的手包里开始翻捡起来。

包里的东西没有很多,一张古色古香的踱金名片上是用别出一格的草书署的名——沈白翘。

魔都地区,百草堂总经理。

还有一些看上去稀奇古怪的女性小饰品,以及一个停了电的智能手机。

一辆出租车在二人不远处的街边停下,秃着头的中年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头,暧昧的看着二人。

看见林三朝着他看来,秃头司机还朝着林三暧昧的眨眨眼。

“兄弟,这妞儿看上去不错啊。怎么样?去哪家酒店?或者旅馆?坐我车去,都给你便宜价怎么样?”

林三想了想,单臂将沈白翘架在肩上,走向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看着林三的“壮举”,一时目瞪口呆。

直到林三将踱金名片上的地址指给他看,他这才醒悟过来。

“可以啊,兄弟,别人是拾金不昧,你这倒好,直接把到手的‘天菜’还能原封不动的再送回去......啧啧。”

咽了口唾沫,朝着林三竖了竖大拇指,秃头司机载着二人朝着天芷宫方向驶去。

天芷宫,正是那张踱金名片上的地址。

据秃头司机所说,天芷宫别墅群,是魔都高档小区中的高档小区。住户非富即贵,而且还都是魔都的上流人士。

就在秃头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八卦中,出租车在自动门禁中缓缓驶入天芷宫。

沈白翘居住在十八号别墅。

在将林三和沈白翘放在门口之后,秃头司机识趣的收了一张百元钞票就没再多做纠缠。

从沈白翘的手包里摸出一张门禁卡,林三架着她顺利进入了别墅。

在将沈白翘红唇周边的呕吐物耐心清理干净之后,林三想了想,从随身带着的一个布包里摸出一枚黝黑色的药丸。

那会儿的混混头子意思,好像是给这女孩儿下了什么药?

而这枚林三师父压箱底的绝学——九转混沌丹,恰恰可解天下万毒。

捏开沈白翘的红唇,林三微皱着眉将药丸塞进她的口中。

这九转混沌丹,看上去虽然极为普通。但一进入沈白翘的口腔,却当即融化,贴着她的香舌就朝着喉咙涌了过去。

“你是什么人?!快点放开我姐,要不我就报警了!”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