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先生的娇妻甜又野
  • 傅先生的娇妻甜又野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二梦作者
  • 更新:2022-07-15 23:20: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十年前,顾家发生巨变,顾意只身前往国外避难,从此没了消息。十年后,她单枪匹马,华丽归来,准备从无良亲戚手中抢回属于她的东西。曾经被人欺凌算计的顾意,如今变得又野又甜,虐起渣来毫不手软。十年未曾联系过的未婚夫傅然频繁在她面前刷存在感,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想跟她破镜重圆?

《傅先生的娇妻甜又野》精彩片段

“五十万。”

“六十万。”

“八十万。”

“八十万还有人拍吗?”

“一百二十万。”

淮港市瑞歌酒店内,一场慈善拍卖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来的人不少,举牌的也不少,正如现在,一条蓝宝石项链价格已经被拍到了一百二十万。

“一百八十万。”后排,一双素手徐徐举起号码牌,沉声道。

大抵是这条项链根本不值这些钱,拍个一百二十万已是顶天了,如今被叫到一百八十万,惹得前排众人频频回头看举牌的人。

她身形纤瘦,穿着一件极贴身的黑色礼服,玲珑有致的身材一览无余,一头黑色长发慵懒盘起,上头斜斜插了一支水晶簪子,白皙的脸上一双凤眼含笑,高鼻梁尖下巴,薄唇殷红,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

淮港美女不少,但美得这样带着几分攻击性,又不可方物的却是极少。

拍卖师冲她点了下头,拉回了众人的思绪:“一百八十万,还有竞价的吗?”

“一百八十万一次,一百八十两次......”

瑞歌酒店门口,一辆宾利缓缓停了下来,从副座下来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他稍整衣裳,动作轻缓地拉开了后座车门:“先生,到了。”

车内的人倾身而出,一件黑色西服衫得他挺拔利落身形极好,棱角分明的脸上无甚表情,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镜片后一双眸子细长而深邃,天生一副上位者的气息,脚步从容地进了酒店。

才刚走几步,一位年轻人便急急迎了出来:“傅总您到了。”

傅然脚步没有半分迟疑,略过他,径直进了拍卖厅。

他进来时,正好顾意将价格叫到了一百九十万,傅然却恍若未闻,径直走到留位上坐下,举牌将价格又往上提了提:“两百二十万。”

众人齐吸一口气,都觉得不可置信。

一条蓝宝石而已,没了这条还有千万条,不至于把价格抬这么高。

顾意红唇一勾,不急不缓地又举了牌:“两百五十万。”

鱼儿上钩了。

“两百八十万。”傅然沉声报价。

他不急,与他一同来的助理程同景举牌的手却抖了抖,禁不住回头看后头与他们先生竞拍的女人。

他以为这么有钱大概是个富太太,没想到却是这样个倾国倾城的小仙女。

顾意长眉一挑,没有再叫价。

“恭喜傅先生,以两百八十万的价格获得了这条‘山姆之泪’蓝宝石项链。”拍卖师拍了几下手掌,接着道:“那么接下来,是今天晚上的重头戏......”

此次拍卖会的主拍品,淮港南面的一块地,地段好,价格也一路飙升,从十亿起拍价一路到了十四亿三千万,这也是傅然来瑞歌的主要目地。

地皮最终以成交价十六亿两千万的价格被傅然拿下,众人在恭喜之余也只能摇头叹息说后生可畏,在紧接着的慈善晚宴里,轮番来跟他敬酒。

傅然喝得不多,大多数的酒都被程同景替下了,他在快醉的时候,被傅然安排先回去了。

傅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张脸不苟言笑,敢来跟他搭讪的也就少了,音乐悠扬,他缓缓喝下杯中最后一口香槟,正准备起身,身着黑色礼服的女子站在了他面前。

“傅先生。”顾意手执两杯红酒,一杯递到傅然面前:“能替我喝杯酒吗?”

说着,她侧头往后看,傅然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群男士正举着杯等她喝,大概谁也没想到她会去让傅然替酒,傅然一看过来,众人便急急地散去。

“嗯?”没得到他的回答,顾意将酒杯又往他面前伸了一点,再一仰头将另一杯红酒一口喝下,然后啧舌:“酒是好酒。”

她有些醉了。

美人饮酒,微仰的脖子纤细修长,露出的肌肤白皙无比,再往下点,两道笔直的锁骨都像在发光。

傅然沉默着没说话,但片刻之后,他略一抬手,接过了她手中的酒杯,缓缓替她喝下。

“你也想要那条项链?”顾意将空杯递给服务生,极为自然地挨着傅然坐下,一手撑腮,有些迷离地看他。

她双颊绯红,原本身上喷了淡香水,如今跟红酒味混在一起,又甜又奇特,直往人鼻子里钻。

傅然微微往边上倾了倾,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你不是也一样?”

不是她使劲地跟他抢嘛,一路把价格抬到了两百八十万。

顾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伸出纤长的手指轻捂红唇,眯起眼睛晃了晃脑袋:“我是想要......”

她顿了顿,倾身而来,一手搭在沙发背上,另一手伸出食指点在傅然胸口,眯起美眸神神秘秘地问:“你知道,‘山姆之泪’的故事吗?”

女人肩头光洁,两条长臂像是白玉做的莲藕,尽显精致。

傅然往沙发背上一靠,正好压在她搭在沙发上的手,他又略略坐起了些,盯着她的眼睛,慢条斯理地问:“什么故事?”

他原以为顾意会告诉他,可不想她坐了回去,轻轻一哼,娇俏又得意地道:“不告诉你。”

傅然薄唇微微往上勾,剑眉跟着一松,露出一个极淡的笑。

这女人的心思真是昭然若揭,毫不掩饰。

他倒是有几分期待,她能再翻出个什么花来。

“唔说真的......你把‘山姆之泪’让给我吧......”顾意眼神越发迷离,已然到了断片的边缘。

还不等傅然回答,她又不知嘟囔了一句什么。

“嗯?”傅然凑了过去,他听到她说:“它是我很重要的......信、信物。”

它?

山姆之泪?

傅然拧了下眉,目光深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还不待他回神,顾意已是完全醉了,她闭上双眼,一头冲他栽了下来,傅然伸出手一把将她接往,她散落的发丝轻轻扫到他脸颊,有些痒,又有些麻。

第二天,顾意醒来时天色大亮,她身上换了一件睡袍,发丝凌乱地坐了起来。

昨天,她好像跟傅然说了什么,她得好好回忆一下。

说了‘山姆之泪’,然后......就断片了。

她是想引起傅然的注意没错,但如今的发展好像有些失控!

“怎么真醉了!”顾意拍了拍脑袋喃了一句,很是懊恼。

顾意失神片刻,发现自己似乎身在酒店之内,她低下头见自己穿着睡袍,心里一紧,飞快地从床上跃起来,哪知被被子一缠,扑通一声摔下了床。

她该不会是酒后......那什么了吧?

如果是这样啊就是驾驶证还没出来就飙高速了!

这不在她计划之内啊!

“啊......”

里头一声尖叫,正在视频会议的傅然偏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说了句:“稍等。”

起身打开门,将灯按开,见床上被褥凌乱,顾意正趴在床边,哼哼唧唧地试图自己爬起来。

傅然薄唇几不可见地往上一翘,缓步走过去将她扶到床边:“摔到哪了?”

她坐在床边看他,他蹲在她面前,白衬衫黑西裤,十分得体。

再反观自己......

顾意脸色一僵,悄然拉过被子抱在胸口,略带尴尬地道:“那个,傅先生......昨天我......我、你......”

她想问,我为什么会在这儿?你为什么也在这儿?我们昨天晚上没干什么少儿不宜的事吧?

但她问不出口,她要脸。

事已至此,该装还是得装。

“昨天晚上你醉了,我不知道要把你送去哪,就带你到我住的酒店。”她问得不清楚,但傅然知道她要问什么,眸中浮现一抹笑意,说到这里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顿了顿,又问:“摔到哪了?”

是,带到酒店,然后呢?

顾意心不在焉想站起来找找衣服在哪,哪知一站起来才发觉自己的脚扭到了,人往一边旁倒的时候,胡乱抓住了身边的傅然,一把将他的眼镜打掉,好在傅然手快,将她牢牢拉住。

“脚扭到了?”傅然一把将她按了回去,捡起地上的眼睛戴上,低头替她看了看红肿的右脚脚踝,起身道:“我叫医生上来,衣服准备好了在床头,我还在开会,马上就好。”

他说着起身往外走了几步,手搭在门把上时回头看了她一眼:“衣服是女服务员上来换的,你一直在睡觉,什么也没发生。”

说完,他轻轻将门阖上,屋里恢复一片宁静。

出去后,傅然打了电话让酒店送餐上来,又叫了家庭医生来,这才重新坐回电脑面前,伸手拉了拉被顾意抓乱的衬衫,沉着声音道:“继续。”

会议过半,酒店的餐也送上来了,傅然抬头看了一眼,道:“送去房间。”

他短短四个字,却掀起轩然大波,与他视频会议的众人瞬间生出了千万种猜测。

餐送去房间了,说明房间里有人,而且他中途进去了一趟,出来时衣服也是乱的......

这些傅然并不知道,结束了半个小时的会议,家庭医生也来替顾意看过了,喷了药多休息不要乱走动就没事。

房间里,顾意已经换上了他让人准备的衣服,一件最新款的名牌黑色连衣裙,穿在身上十分合身。

“傅先生,昨天晚上麻烦你了。”收拾好自己,顾意也恢复了淡定了从容,从包里翻出手机,点开微信道:“衣服还有酒店房间多少钱,我转给你。”

傅然站在她面前,看她微垂着脸的认真模样,倒也顺从地拿出手机点了两下,却是开了自己微信号的二维码:“好友转账吧。”

顾意想了想点头:“也行。”

两人顺利加上好友,顾意估摸着转了笔钱给他,他却看也没看,将手机收进口袋里,抿了下唇,缓声道:“你知道我是谁,但昨天仓促,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顾意。”顾意偏了下头,眸色亮晶晶的看他:“我叫顾意。”

顾意,熟悉的名字。

还不等傅然说些什么,她便站起身来,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跟他作别:“我要先去上班了,多谢傅先生昨天的照顾了。”

说真的,傅然是个正人君子,让她下手她还有点于心不忍。

“呯”门关上。

傅然目光在门边未被穿走的高跟鞋上定了片刻,放在膝上的手轻轻点了两下,拨通了程同景的电话:“帮我查个人。”

......

顾意赶到的时候,会议已经开始了,这场会议,关乎方瑞集团的生死存亡。

“既然各位都没有异议,那么下午我们与凯星的合同将正式......”正位上,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轻气轻快地下了决定。

只是话到一半,一道清亮的声音在会议室外响起:“我不同意。”

会议室里众人纷纷往门口看去,紧接着,门被打开,顾意面上带着微微笑意,缓步走了进来。

哪怕她崴了脚穿着酒店的拖鞋,却也丝毫没有影响她的气质和气场。

“在我看来,世江集团更适合我们。”顾意略过众人诧异的目光,相当自然地站到到正位男子身边,微微欠身后,朗声道:“大家对我可能不太熟悉,我自我介绍一下。”

“顾意,顾弘瑞的女儿。”顾意顿了顿,环视四周渐渐不耐的众人,又道:“做为方瑞集团目前持股最多者,我不同意与凯星的合作,我的意向人选是世江。”

她话音落,跟在她后面的段军向着众人欠了欠身,从随身带着的公文包里抽出持股证明书,以及她与顾弘瑞的关系证明。

“小、小意,你怎么回来了?”顾弘渊这才回过神来,神色变幻莫测,捏着钢笔的手青筋暴起,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平静:“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没想到公司最大的股东竟然是你。”

如今他是公司的执行董事长,整个方瑞集团都在她的掌控之下。

顾意一回来,局面将彻底颠覆。

“叔叔很意外吧?好在父亲有先见之明,否则如今方瑞该姓顾二了。”顾意轻挑了下眉,将目光从顾弘渊铁青的脸上移开,将一直拿在手上的文件夹摊在桌上:“这是凯星近两年的财务报表,从两年前起,凯星最大的服装贸易已经缩幅百分之四十,表现每况愈下,你还指望他能为方瑞搭上援手?”

顾弘渊心里一沉,他知道,顾意是有备而来。

“凯星当然不是最好的选择,我们也想跟世江集团达成合作,可如今的世江,压根不把我们放在眼里。”顾弘渊说起来憋屈,他不是没想过找世江集团合作,可几次拿着意向书去都被挡了回来,连总裁秘书的面都没见着。

在三年前,世江集团也不过是淮港市的二流集团,可自他们换了个CEO,在他的雷霆手段之下,世江集团蒸蒸日上,一跃成为淮港市的龙头老大。

世江如今的身份,与他们合作?

不可能的。

“你不行,不代表我不行。”顾意伸手轻轻撩了一下耳边垂落的发丝,凤眸难掩精锐:“一年时间我拿下世江,但我的要求是,要当方瑞的CEO。”

此言一出,会议室一片哗然,有人在笑她大言不惭,有人在认真盘算可能性,脸色最为难看的是她身边的顾弘渊。

“叔叔是看出来了,今儿个小意是拿着股份来砸场子的。”顾弘渊即使压着嗓子,也难掩怒气。

她这一出,把他的老脸打得生疼。

“叔叔说的什么话,什么职务,都该能者居之嘛。”顾意轻蔑一笑,信心十足。

实事上,与世江集团的合作她不是突发奇想,而是做过详细的背调,在回国之前制定了一系列的计划才决定的。

这一场会议持续了近两个小时,众人各说纷纭,都口干舌燥,最终决定给顾意一年时间。

散会之后,疲乏的众人鱼贯而出,顾意收拾好东西转身要走,端坐着的顾弘渊缓缓开口:“小意什么时候回来的?叔叔错过给你接风洗尘了。”

“叔叔忙着跟凯星的合作,是顾不上这些小事的。”顾意将手中的文件递给段军,示意他先走。

十年里,她没有一刻不想着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顺道给二叔一家应有的惩罚,她坚信,这一天虽迟但到。

如今,她不就来了嘛。

“看着小意是长大了,对叔叔误会也不少,这些年叔叔过得也很难,方瑞......”顾弘渊明显感觉到如今的顾意已然不是当年那个腼腆懦弱、任人安排的无知小儿了。

她自信、有主张、有计谋。

有备而来。

“叔叔。”顾意打断他的话,懒懒地坐到椅子上,粉唇一勾:“十年时间,叔叔早就忘了方瑞不是你顾二的吧?也是......我爸实在是死太久了,久到叔叔都忘了他才是方瑞的主人。”

“你混账!这些年我为方瑞殚精竭虑,你却反过来说风凉话......简直可笑!”顾弘渊没想到顾意一下把那层羞于人知的泡沫戳破,一下涨红了脸大声斥责。

“啧。”顾意起身,脸上仍是温温柔柔的笑意:“这些堂而皇之的话,叔叔还是留着给外人表演吧。”

说罢,顾意往外走去,到会议室门口时,她回头:“对了,有时间我会去拜访婶婶。”

“顾意,你真是好样的......”顾弘渊重重捶了会议桌两下,气极。

......

要想让方瑞坚持到能与世江达成合作,必须把外贸部掉了的单子寻回,顾意按照计划空降外贸部成为副总经理。

而这也是她至关重要的一步,取代堂姐顾妙,掌控外贸部。

虽然众人对顾意空降多有微词,顾妙也颇为不满,但表现得倒还体面:“这位是顾意,我们的外贸部副总,大家欢迎。”

短暂介绍过后,顾妙带着顾意进了办公室。

“昨天我爸就说你回来了。”顾妙露出一抹说不清意味的笑:“欢迎你回来,看起来这十年,你变了不少。”

说着,她用手比划了一下头发:“是头黑长直嘛。”

如今的顾意一头大波浪卷,身材姣好,面容美艳,比起从前,已然是一朵正在热烈绽放的花。

“人总会变的。”两人向来不对盘,顾意也没什么兴趣跟她寒暄。

最终顾妙分配了一间堆满杂物的办公室给了她,顾意站在办公室边环视了一圈,冷冷一笑,十年来顾妙的手段不见长进,下马威给得有点明显。

顾意也不生气,退了出来重新坐回顾妙办公室:“堂姐这是不欢迎我。”

“这是什么话?”顾妙倒显得挺自然的,一脸诧异。

“那就是外贸部没有空余的办公室了。”顾意挑了下眉,拍了拍手边的沙发:“我看这里就不错,位置也大,添张办公桌刚好跟堂姐多培养培养感情。”

顾妙没想到顾意会这么说,哽了一下,生硬道:“你看我都忙忘了,这就叫后勤来整理。”

“那我只能先在这儿打扰堂姐了。”顾意见顾妙的秘书进来,顺道让她泡一杯咖啡,然后端坐沙发,全然没有半点不好意思。

那头后勤打扫乒乒乓乓的,这头顾妙脸色也不好看,她沉着脸扫了眼顾意,命人将一些难搞、烂尾的合作整理出来送到了顾意面前。

“小意,这些合同你先熟熟手。”顾妙想到这些难缠的客户,眼眉都不由带着一丝兴奋:“我可以叫你小意吧?”

从小到大,她们向来不合,天天吵架,就没和颜悦色地说过话,叫对方向来连名带姓,哪能想有一天顾妙也会亲切地叫她一声小意。

顾意收回思绪,点头一笑:“当然。”

“对了,有空回家吃饭吧,我妈念叨你呢。”顾妙沙发上正在翻看资料的人,客套了一句。

“有空就去。”顾意撩了下头发,没同意也没拒绝。

从前她爸爸在的时候努力维持的客户,多半都被顾妙以各种原因停止了合作,如今方瑞的客户都是小鱼小虾,难怪方瑞一日不如一日。

顾意伸手抚了抚额头,心中百味杂陈。

在回来之前,段军已经请阿姨将空了十年的松江别苑收拾好了,选了个有空的周末,顾意带着她仅有的一小箱行李搬了进去。

十年后再回来,松江别苑未有改变,改变的是顾意。

她翻着手机通讯录,停在‘王怀柔女士’那页,伸手想按出去,想想却又作罢。

她已经在父亲死后没多久就改嫁了,有了新的人生,就......不必互相打扰了。

将东西安置好,顾意站在窗口凝视着对面片刻,拿起手机拨打了个电话:“段叔,帮我查下傅然现在住哪里。”

不见面,哪里有机会啊。

不是有句话说嘛,近水楼台先得月。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