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快追妈咪她是玄学大佬
  • 爹地快追妈咪她是玄学大佬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爱美丽吃草作者
  • 更新:2022-07-15 23:0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回来了就跑不掉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五年前的洛青青,在众人的眼中不过就是一个从乡下来的土包子,为此当大家得知这个女人最后竟然甩了北七爷北稷,携女潜逃时,众人皆暗叹她勇气可嘉。五年之后,女人带着孩子华丽归来,如今的她,早已不是曾经那个被众人不屑的村姑,而是名声大震的玄学大佬!

《爹地快追妈咪她是玄学大佬》精彩片段

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云消雨歇,洛青青面色潮红的靠在床上。

里面的男人叫北稷,人称北七爷,是她结婚一年的老公。

当初北老爷子对她有恩,她学成归来便只身上门报恩,但老爷子只说缺个孙子,于是她和北稷直接领了证,之前都没见过。

“老爷子最近情况不太好,总催着七爷早点给北家开枝散叶!”

管家的话言犹在耳。

其实,她早告诉过老爷子,他老人家五行生克得当,是大寿之相。

但老人家着急……她能理解。

北稷穿着浴袍出来,发现洛青青坐在床上神游,望着那副精致的面孔,他鬼使神差说了一句。

“生了孩子,我会给你你想要的。”

想要的?

她在道观住了二十年,只想报恩,别无他求。

或许,她可以试着和北稷有个家?

……

八个月后,腹部的阵痛使得洛青青身心疲惫,窗外电闪雷鸣,重重现象都透着不祥征兆。

洛青青吃力的靠在床边,忍着一阵阵剧痛,开始行口诀掐算。

不好,流日不利,犯小人!

“蓝思?”她在叫管家新送来的佣人。

接连叫了几声都没有回应,洛青青自己忍痛起身,先去看看宝宝们吧。

她艰难地移动到婴儿房,这里居然也没有一个人在。

这时门外响起说话声。

“顾小姐,您怎么来了?”是蓝思。

“那个女人生了是吗?七哥有事今天回来不了,交代我把孩子抱走,以后我来养着,离婚协议书让那个女人签了!”女人声音高傲骄纵。

洛青青蹙眉,要离婚?

婴儿房的门被推开,一身华服的女人站在门口讥诮地看着她,是顾雅晴,北七爷的青梅竹马。

“哟,你就是洛青青?”她把一份文件丢在地上,“签了吧,七哥看你生了孩子的份上,给的条件还不错。”

洛青青拧眉看着面前跋扈的女人:“谁让你来的?”

“当然是七哥。”她得意地说。

“爷爷知道吗?”洛青青不相信北家这么绝情,她才生完孩子就要赶她走。

“蠢女人,忘了告诉你,北家老爷子突发心脏病,在医院昏迷呢。你还真以为七哥愿意和你结婚,要不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他碰都不会碰你。”

“你,充其量就是个生孩子的工具!”

“你!”洛青青气血往上涌,差点晕倒。

蓝思不忍心,上前扶了她一把。

“孩子留下,给你现金一千万,公寓两套。”顾雅晴拿着一支笔走近,直接按住她签名,还按下指纹。

洛青青冷眼看着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又盯着顾雅晴看了一会。

“顾小姐,你的富贵运二十五年为限,顺便给你个忠告,你和你的好七哥没有夫妻缘分,可别强求。”洛青青扶靠着椅子,气若游丝地说,眼神却很犀利。

顾雅晴一愣,觉得洛青青一个村姑一定是气晕了才神神叨叨,不屑地说:“你算个什么东西,我才不信爷爷那套命格相配的说法,你一个村姑也配给七爷生孩子?”

洛青青实在体力不支,也懒得再和她理论,说完话就闭眼假寐,气得顾雅晴咬牙切齿。

离婚么?

很好,她一向不喜欢和人争东西,洛青青扫了一眼女人愤然离去的背影。

“顾雅晴。”她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闭上眼,手指做了个掐算的姿势,少顷,她幽幽睁开眼,嘴角微微上扬。

“时机未到,以后再收拾你。”她自言自语。

师父早就给她断过八字:命格富贵,独具慧根,双亲缘薄,小人作祟,一波三折,否极泰来。

今日自己再算,却有变动,子大凶,需暂别,修行积福,来日方可得圆满。

她的三个孩子,两子一女,子凶,那她就带女儿走。

洛青青拨出电话:“青铜,过来帮我搬家。”

“搬家?”那边愣了一下,惊呼出声,“师父,你不是才刚刚生完孩子吗?”

“嗯,顺便来帮我抱孩子。”她轻描淡写。

北家老宅内。

顾雅晴拿着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旁若无人得冲到北七爷房间。

守在门口的保镖习以为常了,顾小姐是唯一一个敢擅闯七爷房间的人。

“七哥,你看那个女人真的签了离婚协议书。”她大眼里闪着不满,气嘟嘟地说。

北七爷扣上最后一粒扣子,转过身,拿起文件瞧了一眼,眼里蕴含着怒气:“谁叫你去胡闹的,我什么时候说要离婚了?”

“七哥……”顾雅晴一愣,眼睛里马上盈满眼泪,就是不掉下来,“我错了。”

“我只是过去试试她,谁知道她真得签了!”

“签完还说,她早就想离了,说你把她当生孩子的工具……”

“我听她说你坏话,就很生气,和她吵了一架。”

顾雅晴越说越动情,那几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抽抽噎噎地,看起来真是我见犹怜。

北七爷冰冷的脸上毫无表情,皱眉看着泫然欲泣的女人。

“我把孩子们也抱过来了,孩子都很可爱,很像你……”顾雅晴突然又破涕为笑,摇着他手臂说。

“七哥最好了,从来不舍得骂我。”

“算了。”他拍拍她肩膀,顺手递过去纸巾。

确实不想和她计较,毕竟一起长大,顾家大小姐从小就跟在他屁股后面,他父母出事的那段时间,她寸步不离。

这些他都记在心里。

他扫了眼离婚协议书,确实也是胡闹,只是一方签了字,他又没签,没有法律效力,废纸一张。

顾雅晴假模假式地擦了下眼角,瞬间又抱着他手臂:“七哥,我很喜欢那几个孩子,我以后来照顾他们。”

北七爷看着她撒娇的样子,摇摇头:“你喜欢就多和他们玩,多一个姑姑疼很好。”

顾雅晴面上笑得开心,心里咬牙切齿,谁要做他们的姑姑。

突然,房间的灯灭了,顾雅晴惊叫一声,扑到旁边人怀里。

北七爷安抚地拍了她几下,正要叫人,灯自己又亮了。

“七爷,刚刚跳闸了。”

北七爷稍觉不对,也没深究,毕竟这大晚上得。

次日,北七爷过来御风别墅时,已经人去楼空。

“人呢?”他冷着脸,气压极低。

“夫人去了老宅。”蓝思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什么时候去的?”北七爷蹙眉。

“昨天晚上去的,身边……身边还有个特别帅的男人。”蓝思偷偷瞅了一眼北七爷的脸色,生怕被他看出破绽。

北七爷把茶几上的茶具一扫而空:“她都说什么了?”

“她说,她说要离婚……”蓝思吞吞吐吐,一副害怕的样子。

“说!”北七爷的声音让蓝思差点跳起来。

“她说她反正和你也没感情,是为了报答北老爷子收留的恩情,孩子也生完了,就散了吧。”蓝思哆哆嗦嗦地说着。

北七爷徒手将握在手里的茶杯都捏碎了,砰一声摔地上,拂袖而去。

亏他还想着要好好待这个女人,结果她居然就这么抛弃刚刚出生的孩子一走了之,实在可恶!

“阿修,给我去找,一定要找到那个女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北七爷对着身后紧跟着的人说。

“是,七爷。”阿修跟在后面欲言又止。

北七爷眼风一扫,阿修只能全招了。

“刚刚老宅来了电话,说,最小的宝宝也不见了。”

“昨天晚上天黑,她们没注意,还夸这宝宝睡得好,一夜都没醒来,今天早上去给孩子喂奶才发现小床上只有个人形枕头!”

北七爷猛然回头,爆喝道:“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找。”

……

五年后,平京国际机场。

一个长得乖萌乖萌的漂亮女孩从出口一蹦一跳地走出来。

小女孩身着白色公主裙,头上是顶白色软帽,乌黑的大眼睛,瓷白的皮肤。她走得很快,手上一个白色小物件被随意地甩来甩去。

她身后跟着一个年轻女人,在后面大声喊:“星星小姐,慢点。”

小女孩全当听不到,专心地玩着手里的白色瓷玩偶,只是一不小心,玩偶从手里飞了出去。

白瓷玩偶没有摔碎,反而在地上滚了几圈,径直滚到了对面人群里。

刺啦一声,有人脚底下碎了东西。

小星星追随玩偶而来,听到这声音顿时“哇”地一声哭出来。

后面跟着一群黑衣人的男人面上戴着大墨镜,没人能看清他眼底的神情。他拧着眉毛朝哭声看过来,下意识看向自己的脚底,一堆白色碎片。

“你……你看什么看?快赔我小白。”小女孩哭丧着脸,眼泪已经簌簌而下。

男人犹豫了几秒,后面的人已经将他围在中间,走出来一个大个子来理论。

“小姑娘,这个不能怪我们吧?你自己乱扔到这里来的!”阿修故意做出一副凶煞的模样,居高临下地说。

他跟在七爷身边多年,什么样的伎俩没见过?这种碰瓷太小儿科了。

“哼,我怎么会随意乱扔我的小白,是他自己走路不看,怪我咯?”小星星停止了哭泣,双手抱臂,抬眼和阿修对视,一点不怯场。

“?”不应该啊,阿修平时这样吓小孩,一吓一个准。

他正要再来点厉害的,让她知难而退,北七爷却走向前来。

他蹙眉看着这小姑娘,摘下墨镜,稍微躬身。

小星星也好奇地看着他,身高悬殊的两人视线在空中交会,眼神却是难得的同步,都很凶,只是北七爷是真的凶,小星星是奶凶奶凶的。

牵着小姑娘的年轻女人见这么多高大的男人围着,心中犯怵,拉拉小姑娘的手:“星星小姐,让妈妈再去买一个好不好?这个叔叔也是不小心踩碎的。”

“不行,他赔,我要一模一样的。”小姑娘头也不回,还和男人互瞪。

年轻女人有点尴尬地看了北七爷一眼,这人周身都是冷气,怕是不好惹啊,可惜洛小姐还没出来。

“你叫小星星?”杀“小白”的凶手终于冷冷地开口。

小星星“嗯”了一声,眼神里甚至带着一种骄傲。

“你想怎么样?”北七爷败下阵来,无奈地问。

“我要小白。”四个字,简洁有力。

“……”

第一次见这么轴的小孩,比他家的北川和北淮还难搞。

北七爷凝视着地上那堆碎片,有点头疼。

“重新给你买一个?这是个什么东西?”他好脾气地商量。

阿修在他背后张大嘴巴,第一次见七爷这么好脾气。

“你怎么能这么说小白呢,我的小白不是什么东西,是只可爱的金猪。”她嘟着嘴说,很不满意这个亵渎小白的人。

“好,你妈妈呢?”他没法和这个小孩聊了,得找个通情达理的。

“妈妈在后面。”她酷酷地说。

这小姑娘的眼睛圆溜溜的,又黑又大,看起来有点似曾相识,五官也很眼熟。

他心头飘过一丝异样。

“小星星……”一个悦耳的女声响起。

星星一听到女人的声音就挣脱年轻女人的手,飞奔着跑向后面推着大行李箱的女人。

五年时间并未在她脸上留下痕迹,之前的直发换成了卷发,海藻般披在肩上,漂亮的眉眼间酝着清冷的气息,淡青色改良旗袍裙装更让她气质出尘,一颦一笑都自带风情。她身后还跟着几个黑衣保镖,体格彪悍,黑超遮面。

众人的视线都不由自主地集中到她身上,北七爷冷峻的眉眼动了动。

女人身影和记忆中的重合起来。

一股寒意在他身边聚集,低气压让周围众人都感受到阵阵冷意。

女人慢慢走近,他眼前的人影越来越清晰。

直至她抱着小星星来到他面前,她脸上的每个细节都被无限放大。

“洛!青!青!”

北七爷暴怒的眸子里,积聚着暴风雨。

他没有认错,这就是他找了五年的女人,任他翻遍人海也没有任何消息。

呵,就这么丢下刚刚出生的孩子一走就是五年,还害得老爷子生了他的气,三年没让他进老宅家门。

老的老小的小,就这么丢下,她也是真是狠心,现在居然还敢回来?

北七爷薄唇紧抿,深潭似的黑眸紧紧锁住洛青青,脸上风云突变,刚刚积聚的暴风雨就这么劈里啪啦得浇灌下来。

洛青青?

听到北七爷叫女人的名字,一旁的阿修一个大震惊。

这是夫人?

可是从前的夫人,可是一副土包子样啊,跟现在这仙女般的模样一比,哪里认得出来!

后面的黑衣人更是都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

据说当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个山里丫头,被北家老爷子带回家之后,强塞给七爷,整日里掐指算命装神弄鬼的,生了孩子以后又不知所踪。

惹得北七爷被圈子里的人议论纷纷!

是北七爷的大忌!

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

洛青青淡淡扫了他一眼,若无其事地对女儿说:“星星怎么了?”

小星星脸上立刻天晴了,她指着身后的男人说:“那个人杀了我的小白。”

洛青青看过来,眼波流转,长睫微闪,一丝讶异一闪而过,柔声说:“我们去把小白的碎片捡起来吧,说不定能把它拼回来。”

“真的吗?”小姑娘扑闪长睫毛,将信将疑。

“当然了。”她好笑地摸摸她的头。

北七爷看着眼前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母女两,终于知道刚才熟悉的感觉是为何了,这是她带走的小姑娘啊。

“还不赶快把碎片给我捡起来。”他的声音里全是怒气。

闻言,一众彪悍的黑衣人都蹲在地上聚精会神地捡陶瓷碎片,北七爷沉着脸站在那盯着这对母女,眼里是显而易见的震怒。

小星星颐指气使地站在旁边指挥:“这里还有一块!那边,那边……”

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小碎片就被装进一个袋子,阿修拿着一袋碎片准备递给小星星,哪知被七爷拦住。

“小星星,这些碎片我帮你重新做成小白好吗?”

他拿着袋子,活像个煞神,嘴里叫着小星星的名字,眼睛却看着洛青青。

洛青青却泰然自若地站着,眼神坦然和他对视,北七爷眼里的怒火更盛。

小星星觉得纳闷,偏着头看他,又看看妈妈,不满地说:“你怎么这么凶的看着我妈妈?”

洛青青和北七爷都是一愣,将视线移到小星星身上。

“哼,把我电话号码记一下吧,修理好了打电话给我。”小星星神气地亮了亮手上的电话手表,还报了一串电话号码。

北七爷微微垂眸,眼里多了丝兴味,沉声说:“不用那么麻烦了,你住到我家里就行。”

他说完对着阿修招了招手,冷声说:“给我把夫人小姐带回家。”

后面的黑衣人一拥而上,瞬间将洛青青母女围在中间,小星星瞪大眼睛看着这些人,不解地问:“妈妈,他们要干什么?”

洛青青平静的脸上终于破防,蹙眉,冷声说:“北稷,我们已经离婚了。”

“离婚?谁允许你离婚的?”他可是第一次听她叫他北稷,一提起离婚他更加火冒三丈。

她当年一走了之潇洒肆意,却留下他一个人带着两个小的一个老的,还遭人耻笑说被乡下媳妇抛弃,他的损失谁来承担?!

“白纸黑字签了名,怎么就不算数了?”洛青青冷笑。

北稷黑眸一眯,突然长手一伸抓住洛青青白皙的手臂,将人直接拉向他的身体,从后面看就如同他将她抱在怀里。

洛青青挣扎了几下,他的手像铁钳般越来越紧,她无奈放弃,尽力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控制好。

“阿修,好好看着小星星。”

说完就推着洛青青往旁边而去,跟着洛青青的保镖们急了,在后面大叫:“洛小姐……”

洛青青被他推搡着走,却也不慌乱,回头对着那边说:“没事,去去就回。”

北稷将人拉到一处僻静的地方,直接推到冰冷的墙壁上,一手钳制住她,一手挑起她的下巴。

“你还敢回来?”他咬牙切齿。

洛青青眼中平静,甚至带着笑意:“为什么不敢?我还有孩子在这。”

北稷冷哼:“孩子?出生就没见过你,他们哪里认识你。”

洛青青平静的眸子里渐渐显出破碎之色,讥诮地说:“这还不是拜你那雅晴妹妹所赐?”

“不要提她,和她没关系,是你自己走的。”北稷皱眉。

“呵,也是,你的好妹妹哪里有错。”洛青青愤然,偏过头去。

一时无言。

北稷垂眸看着肤如凝脂的女人,和五年前如出一辙的清冷淡定,唯有当初第一次亲近她的时候她显出些慌乱,想起那时候,他突然有些晃神,然而一想起她不告而别,又怒从中来。

“说,为什么带着孩子离家出走?”他掰正她。

洛青青不屑地说:“注意用词,我单身,不算离家出走。”

“嘴硬!那离婚协议只是你签了字,我没签。”北稷钳制她手臂的力道又重了。

洛青青疼地“嘶”一声,也没多想,她愤愤地看着他:“松开,北七爷只会用武力吗?”

北稷定定地看了她几秒,终是松开她。

“跟我回北家。”他冷声说。

“不劳七爷操心,我要回自己家。”她揉着酸痛的手臂,往来时的方向走,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回头说,“小星星还小,你不要吓坏她。”

北稷一愣,都忘记小姑娘了,刚刚那群人围过去的时候,小姑娘确实有点害怕。

“你今天不回去可以,但是别让我等太久,你知道我……”他沉声说。

“北七爷阎罗王的名声在外,谁不知道。”洛青青嘲讽一笑,看了看他。“给你个忠告,最近做不成的生意就不要勉强了,小心陷阱。”

北稷脚步顿住,她怎么知道的?

“妈妈!”小星星一下扑倒在洛青青的怀里,紧紧地抱住她,眼里怯生生得。

显然是刚刚有点害怕。

洛青青忙拍着她的背安抚:“我们回家吧。”

阿修和一群黑衣人还围在那,没有让开的意思。

洛青青眼风扫过他们,竟然带着凌厉之势,可是他们没有七爷的吩咐……

“让开。”北稷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呵,来日方长,她回来了就跑不掉。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