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6616
  • 836616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花姝窈
  • 更新:2022-09-10 20:03:00
  • 最新章节:836616第7章
继续看书
“花故,你若再伤我军将士一人,我便刺你妹妹一叨,你伤多少人,我便刺多少刀!”得到楚骁的命令,城下的士兵挥刀一一砍向花故,顾念着花姝窈他不敢还手,只能慌乱躲闪,一不留神已被刺中一刀。

《836616》精彩片段

嫁给他的第一月,他刹了她婢女;


嫁给他的第二月,他废了她的手;


嫁给他的第三个月,他毁了她的容貌;


嫁给他的第四个月,他带兵灭了她国家;


如今还要拿她为质子,抓捕她大哥...…


“花故,你若再伤我军将士一人,我便刺你妹妹一叨,你伤多少人,我便刺多少刀!”


得到楚骁的命令,城下的士兵挥刀一一砍向花故,顾念着花姝窈他不敢还手,只能慌乱躲闪,一不留神已被刺中一刀。


花姝窈心如死灰,是她错了,一开始在大漠便不该救下她,亲手让他将自己和兄长送上死亡之路。


城内出来的士兵越来越多,再拖下去花故只有死路一条。


她挺直自己的后背,保持着漠北公主的傲骨,无视被剑刃划破的肌肤凄然站上城墙边,决绝的看向楚骁。


“我曾经以为,在沙漠里救下的你,会是我

这辈子的依靠。”


楚骁有些怔住,他欲上前,却被她喝住。


“可是你刹了我视为亲人的婢女,废了我的

手,将我兄长的首级悬挂于城墙之上。’


“甚至,连我肚子里你的孩子也不放过……”


看着她站在城墙上摇摇欲坠,楚骁的心竟然

也跟着颤抖:“花姝窈,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在沙漠救下我的人究竟是谁?"


她无视楚骁的追问,忽然大笑:“我无愧于

天地,无愧于百姓,更无愧对于你!只是我的父兄.……”


眼泪不受控制倾斜而下,她看着远处护着兄

长的精兵一个一个倒下,却因为牵挂着她而不肯

后撤。


“大哥,你一定要活下来……”

漠北三公主,绝不做敌人掣肘亲人的棋子!


她毫不犹豫的推开身边人,朝城墙一跃而下.....


“不要—!”楚骁第一次慌了。


楚骁望着那片刺目的猩红,捂着胸口身形摇

晃。


本该清晰的视线却又变得模糊昏暗。


他原本想跑至城墙之下,却轰然倒地……


今日是花姝窈的洞房花烛夜,可她的夫君迟迟未归。

————


“王妃,王爷已经在侧妃那里歇下了。”


门外侍女的声音让花姝窈惊醒,她坐在床榻,满心欢喜的等着她的如意郎君到来。只是她没想到,红烛燃尽,她竟然等来了丈夫在新婚当天宿在别的女人那里的消息。


三年前,他对她许下承诺,说要娶她,于是她便痴等了三年。


如今当朝王爷为了笼络边塞,命令摄政王楚骁娶漠北部落的公主花姝窈为王妃,两国交好,不再滋生战事。


她和楚骁是国婚,他竟敢在他们大婚当日纳妾!


花姝窈掀了红盖头,带上陪嫁侍女阿淼一路奔向侧妃的住所。她命令阿淼撕掉了门口刺眼的红色喜字,一把推开了房门。


“好大的胆子!”


未等花姝窈看清眼前人的神色,身边的阿淼脸上已经被狠狠甩了一个巴掌,来人是会武功的,所以只是一巴掌,阿淼的嘴角便见了血。


楚骁的红色喜袍还未褪去,英俊冷漠的一张脸是层层冷意,他看着花姝窈,没有半分情意。


“漠北的公主如此不懂礼数?”


花姝窈怔怔的看着他,身子竟无法动弹。


“今日是你我大婚的日子,你为何要如此羞辱我?”


“你可知道,你王妃的位置原本是谁的?”楚骁的声音清冷得很,竟让人感觉到几分凉意:“如今我心爱之人只能沦为妾室。”


她痴痴的看着他:“可你答应了要娶我……”


楚骁脸色沉沉:“为了将你许配给我,王爷用玥玥生命作要挟,我岂能不从!”


若楚骁早已心有所属,那他为何当年要答应娶自己。


思考间她的气势已经减了大半:“这些事我从不知情,若我……”


楚骁拧眉,不耐烦的打断:“大漠部落多番骚扰我朝边境,战事连绵,无数百姓死在你国铁蹄之下,这些事你也不知情吗?即便今日本王娶了你,也不过是为了这天下的百姓,你若安分守己,这府上还有你的生存之地。但你记住,在这府上,你连个下人也不如。”


他的话一字一句犹如利剑刺向花姝窈的心口,两国交战伤亡无法避免,这样沉重的仇恨,她如何承担得起。


痴恋楚骁三年,如今才终于等来时机。


漠北与天朝京城相隔千里,她只带着从小一起长大的侍女阿淼入京,两人在马车上奔波了整整一个月。


嫁过来时她怀着满心的欢喜,告别了生养自己二十年的土地,还有宠爱自己的亲人。


离开时,她向父兄保证,会与夫君相亲相敬,琴瑟和鸣,做这世间最幸福的女子。


可她没想到,自己的意中人,竟然视她为仇人。


罢了罢了,这一生也就如此了罢。


花姝窈怅然若失,带着阿淼便要离去,楚骁一挥手,门口竟被下人团团围住。


她不明所以的看向楚骁:“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楚骁脸色沉沉:“今日你的侍女私闯侧妃住处,撕了本王亲手贴的喜字,坏了这府中的规矩。”


心中猛然一惊,她强忍住心中的慌乱:“那王爷想要怎么处罚阿淼?”


“杖毙!”


话语间下人已经将阿淼拖了出去,花姝窈慌了神,她和阿淼从小一起长大,虽名为主仆,实际情同姐妹。


若要将阿淼从她身边夺走,无疑于去了她的半条命。


“王爷!”花姝窈顾不得自己的身份,向他求饶:“阿淼无知,今日所犯之错都是受我指使,要打要罚都请算在我身上,还请王爷放过阿淼!”


楚骁冷面如霜:“要想放过这个奴才也不是不可以,便请公主磕头赎罪,磕到本王的侧妃满意为止。”


大婚当日,要她当着所有下人的面给侧妃磕头,不仅是在羞辱花姝窈,更是羞辱整个漠北。若是传出去,漠北要如何在列国之间自处。


屋外杖声已经响起,阿淼是最能忍的,在挨了几杖后终是受不住呻吟出声,可她却还是满心顾虑着花姝窈。


“公主,不要跪!”


花姝窈心急如焚,整个人像是被置于火上,煎熬万分。她看向楚骁,却见他仍旧是一副冷漠无情的模样。


“奴婢愿意一死,保全公主和漠北尊严……”


屋外阿淼的声音已经弱了下来,她终是忍不住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求王爷,侧妃饶了阿淼!”


大漠的夜晚最是寒冷,他发着高烧呓语不断,是花姝窈将他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


沙尘迷了楚骁的眼睛,他看不清花姝窈的样貌,只记得她的声音似黄鹂般清脆动听。


“姑娘不必为了在下,误了自己清白。”


花姝窈不管不顾,只将他抱得更紧。


“敢问姑娘芳名,待在下回朝,一定娶姑娘为妻。”


花姝窈的脸顿时羞得绯红,此时两国正交战,花姝窈哪里敢说出自己是敌国公主的话,只说自己是边塞猎户之女,胡乱搪塞过去。


翌日清晨,天朝军队接到消息便要来接楚骁回朝,花姝窈将他交给边境一处猎户手中,以自己的玉簪作为补偿,便匆匆离去。


因在沙漠中她将水全给了楚骁,自己滴水未进,又着了风寒,回去后花姝窈便大病了一场,为此嗓子也哑了,再不复从前那般清脆。


花姝窈不知磕了多少个头,只觉得额头有鲜血流出,双眼发黑,在她快要昏过去时,终于听到屋内有一道柔柔的女声响起。


“王爷,公主也算是受到惩罚了,就饶了她们吧。”


楚骁的神色也跟着来人变得缓和:“我的玥玥总是这样心软善良。”


她掀眸向那人看去,撞入视线的是一张明艳万分的脸,含情的眼眸像是一汪清泉。


来人竟江如玥!那个猎户的女儿,楚骁的侧妃竟然是她!


花姝窈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的房间,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她竟昏睡了一天一夜。


额头上的伤口只被简单的包扎,一动便扯得整个脑袋都疼。


“阿淼……”她渴得厉害,叫了阿淼好几声也没得到回应。


在王府里,下人是最会看脸色行事的。经过昨天那样一闹,整个王府的下人都知道,王妃不得宠,被王爷厌弃,除了阿淼其他人必然不会将她放在眼里。


房门忽然被打开,江如玥带着侍女缓缓而入。如今的她,满头珠翠,光彩照人,和当初在塞外遇到时的模样已经判若两人。


“我没想到,你竟然是漠北的公主。”


她在花姝窈的床边坐下,从怀里缓缓掏出当初她留下的那枚簪子:“王爷以为是我救了他,所以他带我回了京,如果不是你出现,我会是摄政王名正言顺的正妃。”


花姝窈手心被自己捏得发疼:“是你李代桃僵顶替了我的位置,你就不怕我告诉王爷吗?”


江如玥冷冷的笑:“你觉得王爷会信吗?他曾亲眼见到你手持弓箭,射杀我朝的百姓,更何况你是敌国的公主,为何要救他国王爷的性命?”


漠北小公主,聪慧机敏,精通骑射。她虽是性格顽劣了些,却也不会滥杀无辜,草芥人命。


那一日她射杀的,是强抢民女,杀人放火的强盗。


花姝窈自知如今的局面已经不会轻易改变,便不愿和她多作解释:“阿淼,送客!”


哪知江如玥却狠狠笑了:“你的侍女已经死了,昨天就扔去乱葬岗了。”


胸口像是被活生生撕裂开来,疼得发冷,她不敢置信的抓住江如玥的肩膀:“你胡说什么,王爷分明说了只要我下跪,便放了阿淼!”


江如玥不屑的拂开她的手:“她挨了那么多板子,早就被打得皮开肉绽,我只是吩咐下人给她伤口撒点辣椒水,她便死了。”


眼泪不受控制的奔涌而下,花姝窈咬紧牙根,翻身下床狠狠甩了江如玥一个耳光。


她的阿淼没有了,那个从小到大守护她的阿淼没有了!


花姝窈还想动手,一股冷风穿堂而过,下一秒楚骁一席白袍出现在两人面前。


他擒住花姝窈的手,一掌狠狠抽在她的脸上。


“放肆!”


脸上火辣辣的,仿佛被烙铁印过一般。她自幼在父王兄长的爱护下长大,这是她生来第一次挨打。


可脸上的痛楚不及心中痛的千万分之一,她泪如雨下:“你们还我的阿淼!”


楚骁锐利的眉峰微微一拧,在看到江如玥白皙的脸上一个清晰的五指印后,脸色越发阴沉得厉害:“一个婢女,死了便死了,你竟敢为她伤了玥玥。”


花姝窈头晕得厉害,几乎站立不住,嘴唇被她咬出血来:“伤她?我恨不得杀了她……”


“花姝窈,好,很好!”楚骁的声音冷得像是结了冰,携带着满腔的愤恨之情席卷而来,恍惚中她听到楚骁对身边的侍卫命令。


“方才她用哪只手伤的侧妃,便废了她哪只手。”


摄政王随行的侍卫手法最是利落,手起刀落,花姝窈右手的手筋已便挑断。


顿时血流如注,花姝窈一度疼得昏死过去。


那是一双拿弓箭的手,她的父王曾手把手的教她射箭。她的箭法是那样的精准,若是个男儿,连她的兄长也比不过她。她曾骑着她的小白马,驰骋在大漠上。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