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景煜容没有接过,而是冷眸凝着乔烟绾:“你又在闹什么?”

乔烟绾心口一涩:“我没有闹,和离这件事,我思索了很久。”

话落,将信放在了景煜容的身旁,拿出小包袱后掀开车帘。

早在很久以前,她就知道了他不爱她的事实。

六年了,她是个人,也会累……

景煜容神色微僵。

她竟早准备好了和离的一切。

隔着车帘,景煜容听见乔烟绾轻轻一句:“侯爷,我走了。”

他袖中的手缓缓收紧,忍不住开口:“为什么?”

乔烟绾步伐顿住,她望着皑皑白雪,只说了两字:“保重。”

话落,乔烟绾转身朝和侯府相反的方向离去,没有一丝留恋。

她走的云淡风轻,以至于景煜容良久都没能回过神。

他看着那封信,目光幽深。

这上京乃至北国又或者说这大千世界,没了乔烟绾又能怎么样?

他根本不在意。

乔烟绾走后的每一日,府里的杂事景煜容都交给了管家张良。

虽说府邸下人丫鬟几十人,却没一人能像她一样细致。

几日后。

天色未亮,景煜容就起身去书房批阅公文。

原本一直整理好的公文,如今摆在书案上混成一堆。

他皱起眉,刚想执笔批注,却又发现墨没了。

烦躁之余,景煜容走到书架前想拿一本《庄子》,忽然看到里面夹着一本从未见过的书。

他揭起一看,娟秀的字迹让他一愣。

“景煜容胃寒,不可吃冷酒,切不可忘。”

景煜容眸色一暗,又不是什么大事,有什么可记的?

他翻开第二页,上面依旧写满了他的生活起居。

“寅时,景煜容会批阅公文,要提早到书房研墨。”

“辰时,趁着景煜容去上朝整理好公文。”

“不可弄混公文,景煜容会生气……”

“……”

景煜容看着这写满的记事簿,面色沉沉。

一句句搅得他连看公文的心思也没了,放下书便出了书房。

刚跨出门,这几日伺候他的丫鬟就跑了过来,忙跪地磕头:“奴婢昨夜睡昏了头,今起来迟了,望侯爷宽恕。”

景煜容狭眸望着她认错的模样,一瞬的想起了乔烟绾。

当初她感染风寒晚起了一刻,他便怒声质问:“你不是自诩贤妻良母,无所不能吗?怎连起个床都能耽搁?”

景煜容回过神,冲丫鬟摆摆手,没有再说话。

早膳时。

景煜容吃了一口糯米酥,皱起眉:“这糯米酥味道为何与乔烟绾买的不同?”

闻言,张良走上前:“侯爷,我们买的一直都是梦梁阁的糯米酥。”

见景煜容放下了筷,旁伺候的仆人小心开口:“侯爷,您之前吃的糯米酥不是买的,而是夫人每日天还未亮亲手所做。”

景煜容听闻此话,眸色一沉。

隐约间,他心底涌起些许莫名的复杂。

未时,平阳楼船。

“景侯,今日可是没有夫人给你挡酒了?”尚书之子上官楠戏谑道。

乔烟绾贤良淑德,但却不准景煜容多喝酒。

四年前,景煜容被好友们劝酒,乔烟绾过来竟替他挡下了足足十碗。

为此,还差点闹出了人命。

从那以后,大家就知道景家这位内人,不是一般女子。

也就心照不宣不敢再劝景煜容喝酒。

上官楠倒了杯酒:“那今日喝得尽致些。”

看着杯里的冷酒,景煜容不由想起了乔烟绾的记事簿里面的话,心头一阵烦躁。

他执起酒杯:“自然,难得她回家省亲让我得空。”

话落,船内陷入一派寂静

上官楠不由道:“省亲?三年前景南突发洪涝,乔烟绾爹娘为救百姓双亡,你竟不知?”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