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晚陆野重生
  • 余晚陆野重生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余晚
  • 更新:2022-09-10 14:00:00
  • 最新章节:余晚陆野重生第5章
继续看书
夜深风冷,一栋红砖房内却传出一阵酒气和热气。余晚被陆野推下炕,再次睁开眼后,壳子里却是四十年后的灵魂!她凝着炕上年轻稚嫩的陆野,瞳孔倏地睁大。她重生了!可没想到,竟然重生到算计陆野的这一晚!

《余晚陆野重生》精彩片段

1977年10月27日,北城。

夜深风冷,一栋红砖房内却传出一阵酒气和热气。

余晚被陆野推下炕,再次睁开眼后,壳子里却是四十年后的灵魂!

她凝着炕上年轻稚嫩的陆野,瞳孔倏地睁大。

她重生了!

可没想到,竟然重生到算计陆野的这一晚!

正想着,却见陆野扣紧衬衫踉跄走下来:“余晚,你的廉耻之心都喂到狗肚子去了吗?!”

他的视线冰冷嫌恶,刺得余晚一时分不清前世今生。

她起身,本能环住陆野的腰:“老公我错了,求求你别不要我……”

陆野听得面红耳赤。

他咬牙低吼:“余晚,你疯了?放开我,我们还没有结婚,我不是你老公!”

余晚被男人的怒吼声吓得清醒过来。

是啊……

他们现在还没有结婚。

上辈子,她下乡回来之后极度自卑,总是担心配不上未婚夫陆野,养姐余云清怂恿她‘生米煮成熟饭’!

而就在她闯进陆野房间没多久,余云清就故意带着人来敲门……

至此,她声名尽毁。

陆野虽然在陆司令的命令下娶了她,可婚后八年却没有对她笑过一次。

正想着,院子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余晚猛地松开陆野,快速捡起外套穿上。

“老公……不是,野哥,今晚真的对不起,但我真的也是被算计了,等会儿有人过来,你能不能说今晚没有见过我?”

陆野冷冷盯着她,那利刃一般的目光似乎径直看透了余晚。

很明显,他不信她,所以也不会护她。

余晚心头一刺,可这个时候也来不及解释和伤感。

她在屋中逡巡了一圈,而后走向窗边,打开窗户跳了出去。

刚一落地,前面的院门就被打开。

接着,余云清尖细的声音传来:“陆伯母,晚晚实在太喜欢野哥了,我真担心她做傻事。”

“他们两人虽是未婚夫妻,可结婚之前要是有个什么,这名声就坏了,说不定还影响野哥报名高考……”

余晚猫在墙角,月色下,她能清晰看见余云脸上的迫不及待。

上辈子,她到底是有多蠢,被竟然把这样的蛇蝎毒妇真的当做亲姐妹。

这一世,自己绝不要再重蹈上辈子覆辙。

从后门离开后,余晚在夜色中摸索回了家,悄悄回到了自己房间。

也不知道是不是重生的后遗症,她躺上阔别几十年的拔步床,随即意识就变得昏昏沉沉……

梦中,余晚好像又回到跟陆野结婚八周年那个晚上。

那晚的雨下得好大好大,她撑着伞,独自在陆野工作的研究院的门外,足足等四个小时。

可她等来的却是——

他拥着余云清,对她说:“余晚,我们离婚吧,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梦里,余晚好像又把上辈子又过了一遍。

十五岁那年,她被亲生父亲调换了下乡的名单,替养姐做了四年知青。

被调换人生的自己,就好像被厄运缠身。

爱而不得,求而不得。

所有人都说她配不上陆野,她爱了他一辈子,也被他嫌了一辈子……

恍惚间,黑暗中忽然传来一阵清冷熟悉的声音——

“余晚!醒醒!”

是陆野!

这声音惊得余晚骤然恢复意识,睁开了眼。

入目,是陆野年轻冷峻的面容。

余晚这才想起,自己重生了!

梦里那凄惨的后半生,都还没有发生……

那陆野是不是还没有彻底厌恶她?

想着,余晚撑起身体,眼神发亮凝着陆野。

“你怎么来了?你相信我昨晚不是故意算计你的?你……原谅我了?”

陆野淡漠睨了她一眼,抬手拎起桌上的热水壶,给她倒了一杯水。

“你发烧昏迷了三天三夜,余阿姨托我照看你。”

余晚神情一僵,这才发现墙壁对面那一句显眼的‘为人名服务’标语。

她原来是在卫生院的病床上。

气氛一瞬间尴尬。

余晚接过水杯喝水,余光一直打量着对方。

哪怕坐着,陆野已经很挺拔,眉眼间精致清冷,薄唇轻轻的抿着,看起来不太高兴。

她心中黯然,他大概是不想见到自己。

但无论何时,只要看到他,她心里依旧会泛起涟绮。

喝完水,余晚故作镇定问:“我妈呢?”

“她缴费去了。”

他干巴的接话,似乎都透着不耐。

余晚有些无措握紧陶瓷杯,囫囵接话:“哦,那……谢谢你,现在我醒了,你可以走了。”

话落,门口就传来余母嗔怪的一句:“晚晚,你这孩子怎么不懂礼呢,你能醒来多亏了野给你喊魂,哪有醒来就赶人走的道理。”

余晚却根本没听清余母说了什么,她翻身下床,冲到门口一把抱住了母亲。

“……妈,我好想你。”

鼻吸间熟悉的味道,差点让余晚泪目。

“才三天不见就这么黏人,让野看笑话。”

余晚摇着头,于她而言,跟妈妈已经四十年不见了。

上辈子妈妈被人谋害,因找不到证据,草草结案被判自杀,而自己也落得个克母的名声……

这一次,自己一定要好好保护妈妈,让她安享晚年。

就在这时,耳旁传来陆野低沉的嗓音:“余阿姨,那我就先走了。”

余晚思绪被打断,努力平复着情绪。

余母却拦住要走的陆野:“走什么走,你跟阿姨回家吃饭,你为了晚晚辛苦了三天,我不好好犒劳你一顿,心里哪能踏实?”

没等陆野开口,余母就压低声音冲余晚说:“余云清三天前的晚上不知道做了什么,惹怒了你陆伯母。”

“陆伯母一气之下,撤掉了之前答应给她的文工团推荐名额,你爸当晚就带着余云清去卢阳舞蹈团找她老师去了。”

“所以这几天,都是野帮我照顾你,你可要好好谢谢人家。”

闻言,余晚诧异望向陆野。

四目相对,陆野眼里只一片深幽,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但余晚心头却惊涛骇浪。

三天前的晚上,不就是自己算计陆野,余云清带人去撞破的那一晚?

陆野没把自己供出来?

他不是喜欢余云清吗?怎么没帮着余云清说话?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余晚出了院回到家。

余母怕他们饿,一进门就奔厨房忙碌。

转眼,堂屋只剩下陆野和余晚两人。

而这时,左上方的头顶传来陆野清冽一声:“我先回家换个衣服,你跟余阿姨说一声。”

余晚抬头看过去,陆野已经朝院子外走去。

他果然不愿意和她多呆一刻。

余晚缓缓回到自己的房间,狼狈坐在床边,捂着胸口压抑难过。

上辈子,两人结婚后,陆野也是这样,哪怕同住一个屋檐下,他都对她视而不见。

她吵过,闹过,却只能换来陆野的冷脸。

后来,他干脆不回家。

来来去去八年,几千个日夜,她等到最后,甚至几年才见他一面,梦里,她甚至都记不住他的脸。

她追了他半生,遗憾了半生,凄凉了半生……

正想着,半敞的门外传忽然来妈妈的声音:“野啊,你和晚晚现在都大了,准备什么时候娶她回家?”


余晚脑袋嗡的一声响,耳边听不清任何回答。

让陆野娶她?

重来一次,自己还要执着于一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吗?

就在愣神中,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

她回头,原来是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房间收拾一下,等会出来吃饭。”

余晚回过神,当即点头:“好。”

……

半小时后,三人坐上饭桌。

余母笑给余晚夹菜,笑着道:“晚晚,你这次生病昏迷,只有野叫你名字的时候,你才有知觉,我记得你小时候很喜欢野,还吵着要嫁——”

“妈,我胡说的!”

说完,余晚望向妈妈,却冷不丁和身旁的陆野四目相对。

他的眼神宛如一池清水,将内心真切的想法照的透亮,余晚立即心虚的挪开视线。

局促的扒拉碗里的菜:“小时候不懂事,那些荒唐事就别提了,在说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哪还有时间想这些……”

余母干笑了两声,还想说什么,却被余晚夹菜堵住话。

这一顿饭,吃的余晚忐忑不安。

饭后,她送陆野出门。

余晚看着陆野的背影思绪渐渐飘远。

陆野长得帅,学问好,家世好,是北城姑娘们心中完美的丈夫人选。

而她呢,十五岁就下乡,过了四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回来北城的这一个月,她依旧感觉到自己和周围格格不入。

她确实配不上陆野。

正想着,头忽然撞上前面的背,思绪碰的稀碎。

余晚捂着脑袋,抬起眼,然后和陆野疏淡的视线。

鬼使神差的,她脱口说出一句:“陆野,我知道从前的自己错的离谱,以后我不会再缠着你,你如果遇见喜欢的姑娘就去追求吧。”

话落,陆野眉间皱成了一个川字,周身气场更冰寒。

“余晚,你终究在玩什么把戏?”

余晚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鲁莽,她垂眸,压住眼里的热意:“我没有玩,我只是……认清了自己而已,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时间会证明我没有撒谎。”

说完,顾不上陆野的反应,她飞快转身回了屋。

接下来的一周,余晚一直避着陆野。

又过了三天。

余晚根据上辈子的经验,想去一家偏僻的书店淘高考资料。

不料,她刚跨出书店,迎面就撞上拿着书,站在柜台边的陆野。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余晚就知道要遭。

果然,接着就听陆野冷嘲:“不是要躲着我,为什么还跟踪到我的书店?”

余晚刚想解释,屋内就传来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

“野哥,我早说了妹妹为了你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撒谎不过是家常便饭。”

余晚当即扭头,只见余云清穿着长款的确良连衣裙走出来,长发及腰,身材和容貌都很不错。

也难怪陆野喜欢她。

她又望向陆野,没忍住解释:“我没有跟踪你,我只是来这里找书备考。”

“这里没有你要看的书。”

他回答迅速,像是着急赶人。

余晚再也待不下去,狼狈转身离开。

可这时,身后又传来余云清明褒暗贬的‘劝诫’。

“有上进心是好事,但不是谁都能考上大学,妹妹初中没毕业就去乡下待了四年,你还是别好高骛远,先回家把小学知识学熟吧。”

余晚被狠狠激了一下,想到上辈子受的委屈,她突然回头看着余云清——

“我考不考得上起码问心无愧,而某些弄虚作假,调换别人人生的人,真该下地狱赎罪!”


此话一出,余云清整个人僵住。

余晚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既然如此,余晚,你绝不能待在北城!

……

而余晚撂下话后,转头来到了北城最大的图书馆,找了个位置看书。

这一看,就到了晚上七点。

余晚收拾着东西回家,临近家门却见妈妈一脸惊慌的跑过来:“晚晚,你快跑!你爸爸把你举报了,说你没有知青返城同意书,现在民政部门来人说要抓你回下乡点!”

来不及反应,余母便推着余晚往前跑。

余晚回头朝着家门口看去,只见围在家门口的那群人在看到自己后,立马指向了这边。

眼见人就要追过来了,余母着急的大叫:“快走啊,去找个地方去躲着!”

余晚来不及多想,两辈子的求生欲汇集在脚下,她不要命往前奔。

她返城的程序合法正规,但返城同意书确实还没有到。

没想到,余学军竟然钻这样的空子!天底下怎么有他这种卑劣的父亲?!

追逐中,余晚却跑到一个死胡同。

就在这时,胡同左侧的小门忽然被人打开,接着一双大手伸出,一把将她拽了进去!

余晚刚要大喊,这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跟我走!”

是陆野!

余晚忽然放松下来,随后一路被带出胡同,俩人牵着手一前一后的跑着。

微风轻拂在脸上,余晚看着陆野背影,思绪翻涌。

此刻手腕上属于他的温度这么炙热,她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救自己?

俩人一路跑到陆野的租房处。

这里是他为了准备高考,特地租下来的,只有他一个人住。

余晚靠着墙面色红润,上气不接下气,而陆野却个没事人一样。

这时,忽然一杯水递到了自己面前。

她意外的双手接过:“谢谢。”

一杯水喝完后,瞬间缓过来很多,余晚感激的看向陆野,而他的视线却有些奇怪。

余晚顺着他的视线,低头望去,却见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勾破了!

此刻,左肩膀到心口处的肌肤都露出来,白皙的一片!

余晚吓得一颤,迅速后退一步,捂住自己的左胸。

“哐当——”,水杯掉落在地。

余晚不敢去捡,也不敢抬头。

她太熟悉此刻陆野的目光了,上辈子他在床上往死里折腾她的时候,就是这种侵略的视线。

大约是不喜欢她,所以他从不怜惜她,无论她怎么哭怎么说痛,他不满足就不会停下……

屋子的尴尬在蔓延。

就在余晚脸不知所措的时候,下一秒头就被罩住了,鼻息间充斥着陆野身上的薄荷味。

只听耳边传来陆野不甚清晰的话:“披着吧”。

余晚愣了片刻,然后将头上的东西拽了下来,原来是他的外套。

再看,却见陆野已经捡起来杯子。

奇怪的是,有洁癖的他竟然用脏杯子直接灌冷水喝。

他很渴?

不过,跑了这么久,口渴也正常。

想着,余晚默默穿好外套,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

而陆野放下杯子,就问:“那群人追你做什么?你不是说你回城是正规的吗?还是说你又撒谎?”

“我没撒谎!我回来经过了队长和村民一致同意,但返城同意书寄上来大概还需要几天。”

“那群人太凶了,我很害怕,你能不能别把我交出去?”

余晚解释着,额头上都急出了虚汗。

而陆野那双黑不见底的眸子里,却没有任何波动。

她心里忽的一揪,失落从心底蔓延。

果然,他还是不信自己。

就在这时,头顶上方传来陆野清冷磁性的一声:“你有没有撒谎我自己会查。”

话落,他拿着钥匙便开门出去了。

余晚还没回过神,就听见门‘咔’的一声,陆野居然把门从外面反锁了!


余晚顿时心惊,思绪乱飞。

难道是返城申请真的出了意外,现在连老天也不帮自己了吗?

她尽力稳住情绪,对上陆野那深幽的眸子,坚定的说:“我要写信回去问一问。”

陆野凝视她片刻,最终点点头。

邮局门外。

余晚刚从里面出来,心底一阵发虚和担心。

眼下都已经11月初了,月底报名就会截止,要是没有申请同意书,这次高考就完了。

正想着,余晚突然被一旁的陆野藏到了邮桶后面。

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熟悉的声音就让她全身直接僵硬。

只见不远处,苏云清正笑着跑过来,嘴里还喊着:“御风哥。”

余晚立马捂住将自己藏好,唯恐被发现。

而苏云清一来便问:“御风哥,你怎么在这里?刚刚是在和谁说话吗?”

陆野闻言,淡淡回应:“过来办点事。”

苏云清娇嗔的“哦”了一声,不动声色的往陆野身边挪了点:“最近我家里挺闹腾的,我那不懂事的妹妹闯下大祸,全家都被闹的不安生。”

她说完,空气都变沉默了,陆野似乎对这件事并不关心。

苏云清尴尬的笑了笑,又问道:“这次高考志愿你填哪所大学,我想考华清大学。”

她满眼欢喜,陆野也说:“挺不错的。”

而躲在一旁的余晚在听到全部后,忽然恍然大悟。

自己果然没有猜错,陆野早在这个时候就对苏云清有意思了,所以才会跟着她一起选择华清。

上辈子自己和陆野的婚姻,从头到尾就是错误。

不知过了多久,余晚腿都蹲麻了,总算被陆野提溜了出来。

她有些站不稳,被陆野一手扶住:“还能走吗?”

余晚心头一乱,回想刚刚的事情又渐渐压下思绪,甩开他的手:“我自己能走。”

只是还没做出几步,整个人就被陆野横空抱起。

余晚紧张的抓住他的衣角,声音都变得不自然:“你做什么……”

“别逞强。”

他磁性的声音带着不容抗拒。

余晚也真的不再动弹,只是捏着他的衣服越来越用力。

……

转眼,又过了五天。

余晚收到了来自小溪村的回信。

在陆野的注视下,她紧张的打开信,读完全部内容后又惊又喜。

原来是因为最近回来的知青太多了,很多申请都被卡在半路,但好在余晚已经的申请已经寄来北城了,算算时间过几天就到。

这一瞬间,余晚激动的眼含热泪。

她终于有机会参加高考了,不用在担惊受怕,东躲西藏了。

想到两世的不公,余晚心里就一阵刺疼,这一次她定要咬住机会,绝不放松。

余晚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却被陆野握住手腕。

他道:“现在还没拿到东西,你等两天再出去,避免引起没必要的麻烦。”

余晚愣住,捏了捏手中的信,迟疑地点头。

而就在当天晚上,余晚洗漱好,刚晾完衣服的时候,陆野的妈妈来了。

她只好又躲进屋子。

就隔着一扇门,哪怕沈伯母的声音压低了,也能够清晰传来。

“御风,你和兮兮都大了,孤男寡女没名没分住在一起会招闲话,你让她回去吧,别掺和苏家的事了。”

“妈,这事我有分寸。”

“你有什么分寸?你难道还真的把你爷爷定下的那个娃娃亲当回事,要娶余晚吗?你喜欢她?”

“妈,你别胡说!”

这一句,陆野的声音明显拔高。

薄怒的语调,震得余晚的心一阵疼。

她明明知道陆野不喜欢她,可真的听见他亲口否认,还是难以忍受悲伤。

外面的对话还在继续,可余晚已经听不下去。

她躲到床上,盖着辈子假装听不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忽然小声“吱呀”一声被打开,她感受到一道视线看过来。

但她没有动,装作睡着了。

门口的人站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余晚这才从床上爬起来,透过窗看着黑沉沉的天空,心仿佛被揪住了一样。

此时此刻,她很想母亲。

也只有母亲,才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温暖。

最终,余晚还是换上鞋,轻轻开门离开了。

摸着黑,余晚一路悄悄回到苏家。

推开半开的大门,只见家里的堂屋的灯还亮着,余晚小心看去,却见到了此生难忘的一幕。

只见妈妈低垂着头趴在地上无力的哭着。

而那苏学军却坐沙发上,还时不时用脚踹在妈妈肚子上,专打那看不见伤的位置。

不知道是不是母女感应,虚弱的苏母抬头看来,正好和余晚对上视线。

这一刻,余晚清晰感受到母亲的绝望。

“走!”

苏母无声喊道。

余晚捂住嘴,泪水从指缝中流出。

就在这时,她不小心碰倒了脚边的凳子,在寂静的夜色中发出刺耳的声音!


客厅里,苏学军闻声警觉起来,冲着门外大喊一声:“谁!”

余晚后背靠着墙,紧张的捂着嘴。

她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猫着身子小心的离开。

她知道,要是自己被苏学军抓住了,那高考的事情肯定泡汤了。

苏学军一直都怕自己挡了苏云清的路。

才会送自己去乡下,阻止自己考试,怕的就是以后自己厉害了,给他苦头吃。

所以这一次,她一定要通过高考,考远一点,带着妈妈离开!

绝不能被抓住!

就在快冲出门的一刹那,身后的堂屋门突然打开。

余晚浑身就像触电了一样,一激灵的往外面跑去。

只听身后苏学军气急败坏的道:“哪个不怕死的敢来我家里鬼鬼祟祟,看我不逮到你!”

黑夜中,余晚不停在奔跑。

心跳声就像鸣鼓一样,震的耳膜都快受不了。

她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脑海中妈妈趴在地上哭泣的样子挥之不去。

夜幕中,路过拐角处,突然一双手将她拦腰截停。

余晚惊慌失措的挣扎,借着月光才看清是陆野那张脸。

清冷月色下,他冷峻的脸明明面无表情,可她却被他的视线压迫的难以呼吸。

她没敢再说话,被他强行带回家。

一进家门,陆野便直接将她拖进自己房间:“在返城同意书没来之前,你就待在这间房,别再去外面惹麻烦。”

余晚有苦难言,见他真要关门,下意识伸手去拦,反倒还夹得手指通红。

她哭着收回手解释:“我没想出去惹麻烦,你别关我好不好,我妈被苏学军打了,我想叫人去救她……”

闻言,陆野微微怔了一下,见她受伤的手,双眉微微蹙起:“这件事我会帮你解决。”

说完,门便被关上了。

余晚看着紧闭的房门深感绝望。

她不知道陆野为什么会这样,只能上前拍打房门:“求你放我出去,我保证不乱跑了。”

可是无论她怎么说,陆野就是不开门。

余晚眼睛一酸,泪水汹涌而出,靠着门缓缓蹲着,双手环抱自己小声的抽泣。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半夜她才苦累的睡去。

第二天,余晚被一阵刺痛惹醒。

只见自己已经睡在了陆野的床上,身上是他整理好的被子。

床头还放着热气腾腾的早餐。

此刻他低头细心的拿着药膏替她擦拭着,认真到没有发现她醒来。

余晚说不清心头是什么感受,手没忍住动了下。

为了缓解尴尬,她抢先开口:“既然你不放我出去,就帮我把返城同意书拿到手,不能给任何人。”

陆野手一顿,将最后一片擦伤涂好。

“嗯,你先把饭吃了,我今天会去你家看苏阿姨。”

余晚这才松了口气。

可见到陆野离开,毫不犹豫关门,反锁,眼睛又不争气的红了一片。

她捏紧了被子,心在犹豫不决。

陆野,我该相信你吗?


下午三点,房门被敲响,只听外面陆野的声音:“兮兮,返城同意书到手了。”

余晚听闻消息,整个人像触电一样起身。

只是刚冲到房门口,就听见门外苏学军的声音:“御风啊。”

余晚的心立马悬了起来,立刻拉门,却发现房门还没来及解锁!

门外,苏学军的声音又传来:“御风,你今天也看见苏阿姨好端端的了,兮兮这孩子就是送乡下学坏了,现在叛逆的很,这申请书,还是先给我拿着。”

余晚心急的拍打房门发出抗议的声音。

而陆野仅是看了一眼,便沉声道:“我们出去说。”

这话几乎让余晚绝望,她无力的拍打房门:“陆野,我求求你!不要把返城同意书给苏学军!不要啊!”

几分钟后,门被打开了。

余晚浑身都在颤抖,艰难的发出声音;“返城同意书呢?你给出去了?”

陆野看着她,眉头微皱:“兮兮,你要报名高考,这返城同意书本来就需要父母签字,苏伯父也支持你高考,你这么一直任性的躲着,也不是办法。”

他少有的体贴温柔,但在这一刻,余晚却只觉得绝望。

她推开对方,双眼通红:“陆野,你不是答应我,不会把返城同意书给别人吗!”

“我恨你!如果我因此不能参加高考,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说罢,余晚立马追了了出去。

她一路追到了苏家附近。

终于找到了苏学军。

就在要冲上前时,苏学军却忽然停了下来。

接着,他早有预料的转身,得意的看着余晚,从口袋里拿出返城同意书,当着她面一点点撕成碎片!

第八章

他手中一挥洒,纸片随着风飘走。

“不——”

余晚颤抖去捡那些碎纸片,悲恸到说不出第二个字。

仿佛灵魂也跟着那些碎片被撕碎。

她红了眼,拼了命想要拦住更多的碎片,却在半空中被苏学军擒住手。

苏学军恶狠狠威胁:“你最好别再给我耍什么花招,不然,我就加倍还在你妈身上。”

余晚眼里恨意藏不住,一字一句:“苏学军,你不得好死!”

话落,手腕倏地剧痛。

只见苏学军眼里充斥着杀气:“你已经害得云清失去了去文工团的资格,若是敢抖出这件事,害云清考试不顺利,我就先杀了你妈。”

闻言,余晚心震了一下,想到前世母亲死于他手,便逼着自己安静下来。

被苏学军得手后,果然,她下一秒便直接被送进了派出所。

返城同意书被毁了,余晚没有证据,苏学军又顶着她父亲的名头,口口声声咬定她潜逃。

顺理成章的,她被当逃回来的和黑户关了起来,查清之后记过处分。

余晚麻木的经过一系列的盘问。

因为在苏学军的监事下,她只敢说自己是正规程序回来的,没说返城同意书被撕毁。

对此,机关人员表示理解,不过还是得关到申请下次下来的一天。

余晚被安排在看守所,眼神涣散的坐在一边。

苏云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她嘴角上扬着,得意极了:“怎样?是不是很绝望?谁让你没有飞黄腾达的命呢。”


“你安心住在御风这里,反正你跟他小时候也定了娃娃亲,等这事过了之后你们就结婚,不会有人说闲话。”

闻言,余晚惊得抬头,却正好和门口的陆野对上视线。

不好,陆野喜欢的是苏云清,他一定很反感和自己的娃娃亲,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让他厌恶了她!

“妈,你以后真的别这么说了,我从来没想过要嫁给陆野!”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余晚的错觉,她总觉得表态之后,陆野的脸色好像更难看了。

还不等她看清,陆野已经转身离开了门口。

不久,余晚起身不舍的送走了妈妈。

门关上的一刻,心都跟着刺疼了一下。

转身看见沙发上妈妈带来的行李,才反应过来,陆野出门是为了帮自己叫妈妈过来。

余晚轻声走到陆野房门口。

看着从门缝里透出来的光,忍不住道:“……谢谢你。”

话音落了很久,里面却没有任何答复的声音。

余晚的心中苦笑,自己何必自作多情在这里说谢谢,毕竟在他心里自己根本不重要。

余晚回到沙发上,将妈妈带来的被子铺在沙发上,忽的思绪飘远。

上辈子,她和陆野结婚后,就没见他对她笑过。

这辈子,她如他所愿放手,希望彼此都能有一个好的未来……

次日,鸡鸣破晓。

余晚醒来的时,家里没人了。

简单洗漱后,余晚将沙发上的被子收拾好,才发现餐桌上放着早餐和书本。

还留有字条,余晚拿起一看,轻轻念出:“伯母交代。”

字迹苍劲有力,一看就是陆野亲自写的,虽然是妈妈交代的,但这份心意让余晚心中一暖,将字条叠起来小心塞进口袋。

吃完早餐,余晚翻阅着桌上的书,开始学习。

接下来的日子,余晚便一直住在了陆野的家里。

每天就是待在家里看书,习题,把高三所有科目的内容基本都短时间内被她重温了一遍。

就连陆野偶尔看她的卷子,都惊讶夸奖:“你的成绩足够能考上一个好大学。”

余晚信心倍增。

她好几次做梦,都梦见了未来的大学时光……

而她和陆野的关系,也在相处中缓和。

只是在返城同意书到来的这天,余晚兴奋的开门迎接陆野之时,他却忽然变了脸——

“邮局根本没有你的信,余晚,你到底还要骗我多久?”

余晚顿时心惊,思绪乱飞。

难道是返城申请真的出了意外,现在连老天也不帮自己了吗?

她尽力稳住情绪,对上陆野那深幽的眸子,坚定的说:“我要写信回去问一问。”

陆野凝视她片刻,最终点点头。

邮局门外。

余晚刚从里面出来,心底一阵发虚和担心。

眼下都已经11月初了,月底报名就会截止,要是没有申请同意书,这次高考就完了。

正想着,余晚突然被一旁的陆野藏到了邮桶后面。

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熟悉的声音就让她全身直接僵硬。

只见不远处,苏云清正笑着跑过来,嘴里还喊着:“御风哥。”

余晚立马捂住将自己藏好,唯恐被发现。

而苏云清一来便问:“御风哥,你怎么在这里?刚刚是在和谁说话吗?”

陆野闻言,淡淡回应:“过来办点事。”

苏云清娇嗔的“哦”了一声,不动声色的往陆野身边挪了点:“最近我家里挺闹腾的,我那不懂事的妹妹闯下大祸,全家都被闹的不安生。”

她说完,空气都变沉默了,陆野似乎对这件事并不关心。

苏云清尴尬的笑了笑,又问道:“这次高考志愿你填哪所大学,我想考华清大学。”

她满眼欢喜,陆野也说:“挺不错的。”

而躲在一旁的余晚在听到全部后,忽然恍然大悟。

自己果然没有猜错,陆野早在这个时候就对苏云清有意思了,所以才会跟着她一起选择华清。

上辈子自己和陆野的婚姻,从头到尾就是错误。

不知过了多久,余晚腿都蹲麻了,总算被陆野提溜了出来。

她有些站不稳,被陆野一手扶住:“还能走吗?”

余晚心头一乱,回想刚刚的事情又渐渐压下思绪,甩开他的手:“我自己能走。”

只是还没做出几步,整个人就被陆野横空抱起。

余晚紧张的抓住他的衣角,声音都变得不自然:“你做什么……”

“别逞强。”

他磁性的声音带着不容抗拒。

余晚也真的不再动弹,只是捏着他的衣服越来越用力。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