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傻妻是大佬
  • 替嫁傻妻是大佬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不经语作者
  • 更新:2022-07-15 22:40:00
  • 最新章节:第3章 你才是死残废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为了保命,简宁一直装疯卖傻。为了事业,慕时琛只能装残扮瞎。一场算计,使得他们二人成为了夫妻。众人皆坐等看他们二人的婚姻笑话,可谁知婚后二人竟带上了马甲,一心搞起了事业,从此,他们的致富路上惊喜连连,众人不由得为此惊掉了下巴……

《替嫁傻妻是大佬》精彩片段

“宁宁喜欢有人陪我玩~太好了,宁宁喜欢有人陪我玩~”

宽大奢华的别墅客厅里,一个脸上被化妆品涂的乱七八糟的女孩席地而坐,怀里抱了个脏兮兮的小熊,仰面正开心嚷着。

她对面的沙发上,端坐了两个漂亮精致的女人。

年轻的女人闻言,不禁喜上眉梢:“妈,你看,这不就轻松搞定了?我不愿嫁给慕时琛那个瞎子残废,这有人上赶着想嫁过去。横竖是我们简家的人,只要她嫁过去爸爸就能得到五千万资金入驻,多两全其美。”

年长的女人则没她那么乐观了,略微担忧地说:“可是这个蠢货傻成这个样子,我看了都讨厌,就这么嫁去慕家,慕时琛有那么好打发?万一到时候追究起来,慕家可不是我们得罪得起的。”

年轻女人不屑一顾:“慕家不办婚礼,慕时琛又瞎眼看不见,就说简宁是我,谁能知道?只要今天资金到账,明天顺利把人送到,洞房一入就算完事了。你管他日后如何。”

年长的女人微微一笑,伸手抚上女儿头发:“还是我们菲菲聪明灵活。想出这么个点子,一下替家里解决两件心头大患。真是妈妈的好女儿。”

说完,她抬眼看向大厅另一侧:“喂,老简,菲菲这一下不仅替你养女找了个好婆家,还给你净赚五千万,准备怎么奖励她啊?”

男人没立刻说话,沉吟两秒,端起身边的果盘,跟招猫逗狗一样:“宁宁,来,给你吃糖。一边玩去。”

“终于有人陪宁宁玩咯!宁宁喜欢有人陪我玩!耶!宁宁喜欢玩躲猫猫!”

手里抓着一把棒棒糖,简宁擦着口水抱着她的小熊蹦蹦跳跳跑了。

回到房间,叽里咕噜又念叨了几句,确认外面没人跟过来,简宁把手里的糖一丢,收敛了傻笑。

她是简家十四年前收养的孤女。原本姓顾,父母跟简振堂夫妇是好朋友。

八岁那年,父母死于一场意外。本来她要回去跟舅舅同住的,结果葬礼办完的当晚,被人故意从楼上推了一把,摔断了颈椎。

大约是舅妈嫌弃吧,反正后来她就被简振堂收养了,再也不见他们出现。

跟着简振堂的日子很不好过,养母和姐姐简菲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每天对她非打即骂。求生欲使然,简宁从那时起就索性装傻,这一装就装了十四年……

十四年里,简宁每一天都在渴望长大。她知道父母并非死于意外,她想调查真相替他们报仇,可是碍于自己是个傻子,行动处处受限,一直未能成行。

今天,机会终于来了!

“慕时琛。”她打开自己的小熊,从他肚子鼓囊囊的棉花絮里挖出一个笔电,快速在搜索框里输入了这三个字。

很快,一大堆有关他的新闻跳了出来。

简宁看着他出事前堪比明星的漂亮照片想:果然优秀的人连上天都跟着嫉妒。长得这么好看,家里地位这么优越,偏偏遭遇跟自己差不多……又瞎了眼又残了腿的,以后跟了他,岂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干嘛就干嘛,反正他看不见也追不上,哈哈哈哈!

怀着这样美好的期待,第二天上车时的简宁格外乖巧。不哭也不闹,抱着她的小熊跟简家人傻呵呵说了再见,然后就嫁入慕家了。

慕家巨大。像一个古代有三宫六院的王爷府,房子多到让人晕头转向。

因为不办婚礼,巨大的宅院静悄悄的。

简宁被司机送到一栋独立的白色洋房前面,抬眼就看见外面站了一男一女。

因为站姿过于标准,简宁不难猜出他们的身份。

果然,一下车,两人就迎了上去:“欢迎少奶奶回家!”

大户人家的佣人总是多到叫人碍手碍脚,简宁之前忽略了这一点,此刻看到他俩有点讨厌。

不满撅了撅嘴,她大喇喇用手背抹了一把口红:“就你们两个?”

脸蛋瞬间被口红染成了个大花脸,面前二人一囧,不明所以:“就,就我们两个。少爷不喜欢人多。少奶奶……”

哦。就两个佣人。看起来还都挺本分的。那还好。

简宁又往另外一边脸抹一把口红:“肚子好饿。早饭还没吃呢,有吃的没?”

就这么踏进了慕家大门。管家慌里慌张去请少爷,保姆去厨房做吃的去了。简宁抱着熊往大厅地上一坐。

很快,楼上的专用电梯降了下来,管家推着一个戴墨镜,浑身黑衣的男人走了过来。

男人清瘦,虽然坐轮椅也能看出来身高腿长,尤其搭在轮椅扶手上的两只手,骨节分明,指节又细又长。肤色非常白,大约常年不晒太阳,黑衣一衬,简宁只觉得他比女人还白。

墨镜遮住了他失明的眼睛,看不见是不是跟照片上一样优越。但墨镜底下的鼻梁嘴巴和下巴……

啧啧。

真真是暴殄天物。

这么个好看到明明分分钟可以出道做偶像的男人,居然是个残废!

张大了嘴巴瞪眼看着慕时琛,因为造型过于诡异,管家被雷住了:“少奶奶……您不舒服吗?怎么,怎么坐到地上去了?”

简宁抱着熊,一秒回神,切换到傻乎乎的模样:“嘿嘿,我饿。”

“……少爷……”

墨镜后面的慕时琛,把这个大花脸又莫名其妙的“新娘”打量的一清二楚。

皮肤还不错,挺白嫩的。身材也算匀婷。眼睛也挺大。可具体长相不对劲。

他见过简菲照片,虽然没刻意记,但绝对不是这个样子。

新婚头一天进门就抱着个布偶,脸弄成这个样子还坐在地上。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新娘脑子不太正常。

难不成简家嫌他现在配不上自己女儿,故意耍他,所以弄了个傻子过来凑数?

微微皱了皱眉,他薄唇轻启:“你,跟我上来。”

坐在地上的简宁不知道他在说谁,摇晃手里的小熊手臂旁若无人在那自言自语:“乖乖,你是不是也饿了?一大早就跟我出远门跑出来玩累坏了吧?姐姐对不起你。哦哦,乖,不哭,姐姐抱抱姐姐抱抱,让你受委屈了我的乖乖。”

慕时琛:“……”

管家雷的脸都绿了,急忙低头凑去他耳边:“少爷,简小姐这……”

“新娘被掉包了,她不是简家大小姐。先别声张,你去好好查查这女人到底什么来路,回来再告诉我。”

 

管家领命,立刻迈步出了大厅。慕时琛看着地上的傻新娘,轻轻呼了口气,再次开腔:“你,叫什么名字?”

他音色偏低,音质很纯,是一把适合做声优的好嗓子,声音非常好听。

此刻只有两人在场,简宁也不好再装没听见,只能慢半拍反应过来,然后指着自己鼻子:“哥哥在跟我说话?”

慕时琛再次:“……”

哥哥?

这么恶心的称呼,打从十岁以后就没人叫过他了好吗?

果然他妈是个傻子。

简家敢玩弄他?

他们死定了。

眉毛一拧,他按了前进按钮把轮椅滑到简宁面前,然后沉声命令:“站起来。放下你手里的东西。跟我上楼。”

他脸色阴沉的厉害,语气也不好听。难不成发觉自己是个傻子,他生气了?

简宁才不要跟生气的人呆在一起。虽然他看起来根本打不过自己。

继续摆弄她的熊,她摇头晃脑说:“我不要起来,我饿,我的乖乖也饿。我们要在这儿等好吃的,我……”

“给你三秒钟时间。”

“?”简宁抬眼去看他。心说:什么叫给三秒时间?难不成三秒过后我不起来,你还要动手?

“哥哥好凶,哥哥说话宁宁不懂~宁宁饿,哥哥是不是不想让宁宁吃好吃的?呜呜,姐姐骗人。姐姐说宁宁只要过来哥哥就陪我玩,以后天天陪我一个人玩,姐姐骗人……”

她手舞足蹈的在地上委屈着扑腾起来,又不懂得控制音量,少女的嗓音又尖又细,慕时琛瞬间被她吵得头疼:“闭嘴!”

好冷好凶啊。简宁怕真把他惹生气,渐渐收声识趣的闭了嘴。

慕时琛冷着脸看着她的方向:“接下去的时间,我不问你不许说话。我问什么你答什么。敢不答,或者跟我胡言乱语……”

手边的按钮按了一下,轮椅底部升上去一个小黑匣子。他伸手在匣子里摸了一下,拿出一根尖尖的飞镖。

瞄都不瞄准一下,飞镖贴着简宁的眼皮“咻”一下飞了出去,“哐”一声稳稳扎在对面的木质花架上。

简宁吓了一跳,随着他的手去看飞镖,只听他在头顶接着说:“我就用这个来对付你。”

“……”

“好了。我们现在正式开始。你,叫什么名字?”

简宁被他的飞镖吓了一跳,愣愣回头:“我,简菲……”

“简菲?”

“嗯。姐姐说从今天开始我就叫简菲。”

“……你以前叫什么名字?”

“宁宁。”

“简菲是你姐姐?”

简宁点头。

证实自己的猜测了。果然弄了个偷梁换柱来糊弄他。

慕时琛冷笑一声:“你为什么坐在地上?你的脸为什么这么花?是不是别人平时都叫你傻瓜?”

简宁伸手摸摸自己脸,老实说:“我长得丑,她们平时都叫我丑八怪,猪八戒。”

“……”

“我喜欢坐在地上,因为地上玩具多。有小蚂蚁,有小毛毛虫,有蜈蚣,还有老鼠。我们家有个房间里面玩具可多了,姐姐经常让我进去玩。我最喜欢老鼠!”

慕时琛脑补了一下她说那种场景,胃里不禁一阵翻滚。

傻到让别人叫她猪八戒,去跟老鼠玩……简家真她妈一家畜牲。

傻子虽然在简家不受待见,到了慕家这里却未必。

慕时琛之所以答应这时候跟简菲结婚,原因跟简宁差不多。

他被老爷子盯得太紧了。随着他一天天长大,私下操控的东西越来越多,他越来越需要空间。

不结婚老爷子就不允许他独自搬出来住。不搬出来很多事情就无法完成。

本来还发愁未来怎么在新婚妻子面前不暴露真面目,现在倒好,简家歪打正着给他送了个傻妻过来。

想要的空间和自由有了,妻子又束缚不了他,绝美!

倒不是想感激简振堂歪打正着。一码归一码。看不起他慕时琛,故意耍他的账日后肯定还是得算的。

目前嘛……新婚头一天,稳住这个即将要给自己带来好运的傻妻才是最重要的。

慕时琛口味向来清淡,广式茶楼里的早点最合他口味,所以保姆聘的是粤籍厨师。

凌晨已经起来把食材备下了,所以上菜往往不超过半个小时。

这边两人刚把想说话的话说完,那边早餐就全部上桌了。

简宁敏锐的嗅到了食物的味道,嘴巴一撇,可怜巴巴:“哥哥,我能不能先不回答问题了?宁宁好饿。宁宁想吃好吃的。”

保姆也过来替慕时琛推轮椅:“少爷,少奶奶,早点好了。”

慕时琛暂时放松了口吻:“行了,你起来吧。”

“耶!”

简宁眉开眼笑,把手里的熊死死抱住,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火速迈开腿往餐桌旁跑:“吃饭咯吃饭咯,宁宁最爱吃饭饭。吃饭咯吃饭咯……哥哥……”

慕时琛被保姆推着往那边走,看她笑着笑着突然垮了脸,“怎么了?”

简宁眼泪汪汪看着偌大餐桌上的两碗清粥,两盘眼屎大的蟹黄包:“这是什么?宁宁要吃好吃的,宁宁不吃这个!宁宁在家最爱吃大骨头和大包子了,这个看起来不好吃,宁宁不吃这个!”

保姆不明所以,还以为少奶奶看不上她做得饭,吓得急忙去看慕时琛脸色。

慕时琛面无表情:“以后到了这里我吃什么你吃什么,不许再提以前。你又不是真的猪八戒,吃那么大骨头干嘛?”

简宁:“……宁宁是猪,宁宁除了吃饭睡觉什么都不会,宁宁是大蠢猪。”

慕时琛再次冷下脸:“闭嘴。过来。”

简宁有点怕他冷脸。这人脾气真的差,而且看起来似乎有暴力倾向。她赶紧装无辜:“宁宁又没有闯祸,哥哥生宁宁的气了?”

慕时琛:“让你过来就过来。废话少说。”

没辙,她只能磨蹭过去。

站在他对面,慕时琛伸出自己左手,命令她:“把你手放上来一个。”

他的手掌很大很干净,不看其他,光看手,给人一种很年轻英俊的感觉。简宁从来没碰过除简振堂之外的其他男人,内心不禁登时有些害羞。

“磨蹭什么?我说话你不想听?”

又被他催了,简宁纵然不好意思,也只能把左手抬起来放上去。

手背一下被他握住,男人指尖冰凉如玉,一下下的摩挲着她的手心……

正当简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以为这个瞎子要做点什么,随时准备一巴掌呼他脸上的时候……

"啪!”

他却毫不留情的狠狠拍了一下她手背一下。

力气好大,简宁的害羞一秒被他拍的烟消云散:“啊!哥哥!”

“这是对你的惩罚。记住,进了这个门你就是慕家大少奶奶。以后再敢说自己是猪,丢我慕时琛脸面,听见一次打你一次。”

“去。坐下,吃饭。给你五分钟时间吃完,上楼我有话跟你说。”

简宁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五分钟是什么意思?哥哥你不准备给我饭吃了?”

“……”

如果以后每天都这样跟她说话,慕时琛八成要被气出来毛病。准备发火,但转念一想,她也有她的优点,罢了罢了,跟个傻子置什么气。

“没说不让你吃。是让你快点。五分钟就是快点的意思,明白了吧?”

简宁恍然大悟:“明白,快点的意思就是……”

她走去桌边,端起那碗粥,也不管烫不烫,仰头咕嘟咕嘟三下五除二倒进嘴里,然后用袖子一抹嘴巴:“就是这个意思是吧?”

慕时琛:“……”

简宁半分钟吃完了饭,无事可做,便趴在餐桌对面看慕时琛吃。

他眼睛看不见,又不要人喂,吃饭全靠感觉,半天慢腾腾放嘴里一口,看得她好不焦急。

等了两分钟,正准备斗胆问慕时琛要不要帮忙,他却突然放下勺子:“你是不是没吃饱?”

简宁愣了一下,“啊,我没吃饱。”

慕时琛把勺子丢到碗里,碗往她的方向一推;“给你。”

“……”简宁脸上的表情一时非常精彩。第一次有男人让自己吃他的剩饭,勺子还用同一根,这……

“知道你很感动,以后好好听话就是了,不用太感激我。吃吧。”

“……”感激你个毛线感激。

一副病歪歪的样子,天知道有没有传染病,让人家吃你的剩饭还感激你。

简宁心里如是骂他,嘴上却不敢说。为了维持住自己傻子的人设,她甚至还要笑嘻嘻把碗端起来,“谢谢哥哥,我馋了好久了……咕嘟咕嘟……嗯,好吃!”

慕时琛被她盯着嘴巴看,以为是真的馋,见她又两口喝完,回头吩咐保姆:“午餐做丰盛点,你手艺不错,少奶奶爱吃。”

保姆看着这雷人的少奶奶,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开心:“……嗳。”

早餐吃完了,慕时琛滑动轮椅退出餐桌,吩咐简宁,“跟我过来。”

简宁抱着她的小熊跟了过去。

慕时琛命令她,“推我到前面的电梯去,摁二,我们上楼。”

简宁双手去抓轮椅推手,抓了一下,发觉小熊碍事。她把熊放到前面,搁在慕时琛腿上,“抱着我的乖乖,别让它摔了。走!”

汽车猛然开动了一样,简宁噌的一下起步,慕时琛抱着熊差点从轮椅上栽下去。

风风火火到了二楼,听慕时琛的指挥进了一间房。一进门,哇!

大约这里就是他们的婚房了,偌大一间,收拾的十分整洁漂亮。除了干净精致的家具,墙上,天花板上还挂了很多五颜六色的气球。次卧洁白的房间门上贴着剪了卡通新郎新娘的红色贴纸,虽然跟整体装修气冲突,但也可爱的厉害。

简宁第一次看见有人为自己的事情花心思,不禁少女心泛滥,丢了轮椅上的慕时琛跑去摸卡通贴纸,“哥哥,这是什么?”

慕时琛看着她傻乎乎的后脑勺,“你姐姐这么爱教育你,没告诉你跟我结婚以后要怎么喊我?”

简宁想了一下,傻乎乎回头,“教了。”

慕时琛等着听她说。结果她嘴巴一张,“死残废。我姐姐跟妈妈爸爸说话的时候一直说慕时琛是个死残废。哥哥,你是慕时琛吗?死残废是什么意思?我以后也要这样叫你?”

慕时琛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你姐姐才是死残废。你们简家全是死残废!”

“嘿嘿。”简宁开心地笑了。

二人无厘头正在屋里说着话,门口传来两声轻轻的叩门声。慕时琛回头,管家走了进来。

二人去隔壁的书房说话。管家调查到的情况跟慕时琛猜测的差不多。

“少奶奶是简家养女,据说亲生父母是当时一家有名的摄影工作室的创始人,可惜后来在车祸中都丧生了。他们出事以后少奶奶摔到了头,后来就变成了这样,智商永远停留在八岁了。”

又是在车祸中失去父母的人……联想自己遭遇的种种,慕时琛觉得二人也算有缘。

“罢了,傻是傻了点,人还不错。就这样了,不用跟爷爷汇报。”

管家:“可是……”

“又不是真的要跟她白头偕老,那么认真干嘛?”

“那慕家就这么便宜他们了?”

慕时琛冷哼,“收拾他们都不用我亲自出手,你给阿薇打个电话,简真堂交给她处理。再给阿遇发张照片,简菲交给他了。”

管家老童是慕时琛父亲在世时的贴身助理,慕父母出事,慕受了一场大磨难,这几年一直是他陪在身边帮慕时琛度过难关,两人可谓“情比金坚”了,慕时琛信得过他。

少爷发完话,老童领命去办去了,慕时琛按了按钮从书房出去,发现傻老婆人不在客厅。

“简宁。”他坐在客厅喊了一声,片刻,简宁抱着小熊从主卧跑了出来。

身上那么脏,居然跑房间去了。慕时琛脸一拉:“你干什么去了?”

“睡觉。”

“……现在才刚早上不到九点,你又困了?”

简宁委屈:“我想看动画片,可是又不知道家里哪里能看。”

“……”

“哥哥,你能不能陪我玩会捉迷藏?不看动画片玩游戏也行,我最喜欢捉迷藏了。”

慕时琛才没心情陪她玩捉迷藏,“衣柜有提前给你准备好的衣服,去洗澡洗头,换个干净衣服,我带你出去一趟。”

啊?

带自己出去?

要出去兜风了?

要出去呼吸自由的空气了?

简宁开心的差点没蹦起来:“出去玩?太好了!姐姐果然没骗我,哥哥对宁宁真的很好!宁宁真喜欢跟哥哥住在一起!”

“……”典型的把你卖了还在帮人家数钱。慕时琛无语看着她的大花脸,“行了,快去吧。给你半个小时,记得洗干净啊。”

简宁蹦蹦跳跳的朝房间奔跑去了。

回到书房,打开证券交易软件,心无旁骛工作了一阵,门口突然飘过来一阵幽香。

他下意识抬眼看去,洗干净换了衣服的简宁焕然一新出现在门口。脸洗的干干净净,未施粉黛,俏皮的眨着眼睛趴在门框上,“哥哥!”

面前的电脑开着,刚刚自己还敲了键盘,身为一个盲人,这些奇怪的举动不知道她看见没有……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