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逢春
  • 枯木逢春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一顿炫六筒作者
  • 更新:2022-07-15 21:1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女伴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三年了,孟晚意从不求什么,只要能跟在沈汀舟身边,无名无分也没关系;只是终究到了散席的时间,他声讨自己这个替身不合格,当天晚上孟晚意便识趣的卷铺盖走人。重逢之后,沈汀舟空前的表现对自己的占有欲,可孟晚意的心中早已没有涟漪。

《枯木逢春》精彩片段

孟晚意是凌晨三点接到沈汀舟的电话,接通后,却并不是他的声音。

对方言简意赅的简述了一下沈汀舟的情况后,拜托她来接人。

半个小时后,孟晚意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一推开包厢门。

扑面而来浓重的酒味,地上一片狼藉。

消失大半月的沈汀舟此刻半靠在沙发上,

半阖着眼,一脸颓败。

听到动静后,抡起脚边的酒瓶,就往门口砸,“滚!”

酒瓶不偏不倚摔在了孟晚意的脚边,溅在她洁白的裙上,像血红的曼陀罗。

脚踝处被溅起的玻璃渣划伤孟晚意都没呼痛,只是垂眸看着被染红的裙摆,

脑海里闪过一些画面,突然有点喘不上气。

旁边带路的女经理看她发白的脸色,下意识扶了一下她。

这时,角落里一个寸头男迎了上来,腆着笑。

“嫂子,你终于来了,舟哥也不给我们碰他,所以我们只好求助你了。”

另一个人扯了扯他衣袖,“你怎么叫她嫂子?她不过......”

寸头男剜了他一眼,旁边那人瞬间噤声。

孟晚意这时已经恢复如常,颔首微笑,“没事。”

说完绕过地上一摊红酒和玻璃片,径直走向沈汀舟,半蹲下,

“汀舟,你还好吗?”

沈汀舟闻声缓缓睁开眼,忽的钳住了孟晚意的下巴吻了上去。

像小兽啃噬,一股血腥味逐渐在两人唇齿间蔓延。

她没反抗,顺从着沈汀舟粗暴的动作,小手安抚着他的背脊。

“我们回家好吗?”

一吻结束后,沈汀舟安静的由孟晚意搀扶着出了包厢。

众人不敢碰沈汀舟,只能在旁边虚护着,送到门口,直到看不到那辆车的尾灯。

寸头男拍了一下旁边小弟的头,“看到没,以后有点眼力见。”

小弟揉揉头,小声嘟囔,“她不就是沈汀舟的替身小情人吗,玩玩而已。”

沈汀舟个子很高,压在孟晚意瘦弱的肩膀上,像一座沉重的大山,

她就近把沈汀舟弄回了他附近的公寓。

等孟晚意把人放床上后,整个人已经汗泠泠。

她伸手胡乱的擦了一下自己额头,然后熟稔又温柔的给沈汀舟脱外套脱鞋,擦脸。

弄完这些后,她俯身亲了亲沈汀舟鼻梁侧面的那颗痣,她真的格外想他。

半晌后,起身去厨房煮醒酒汤。

看着锅里冒泡沸腾的汤,孟晚意思绪飘忽,沈汀舟从背后抱住她的时候,她吓了一跳。

“你酒醒了?”

身后的男人没有回应,大手探进她衣服里,四处点火游戈。

孟晚意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面前沸腾的这口锅一样,浑身都要烧起来。

正当她以为沈汀舟要在这玩情趣时,

沈汀舟却骤然松开了孟晚意,冷声道。

“把衣柜里那条红裙子穿上。”

孟晚意一愣,红裙子?

看她愣在原地,沈汀舟有些不耐烦,“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孟晚意踮起脚亲了亲沈汀舟的鼻梁上那颗痣,软声道。

“别生气,都听你的。”

“嗯。”

孟晚意走回卧室,打开衣柜,清一色的白衬衫和白裙里,那条酒红的裙子,格外显眼。

礼服款式很庄重,像敬酒服,端庄又不失性感,孟晚意还看到了那个独家定制的标。

她按捺住内心的疑惑,听话的换上了那条裙子,在拉链的时候发现尺寸有些不合适。

她还是咬咬牙拉上去了,转身的时候发现沈汀舟的眼神瞬间变了。

往日的清冷,淡漠的眼睛化成了六月的雨,缠缠绵绵,迸发出满腔的爱意。

孟晚意被沈汀舟的目光看得心尖一颤,

眼眶有些微热,还没来得及敛住情绪。

天旋地转间,孟晚意被沈汀舟拉入了怀里。

他温柔的捧住她的脸,吻得虔诚又珍惜。

指尖摸上裙子的拉链缓缓的拉开,像拆一个心心念念的礼物。

孟晚意隐隐感觉到他的兴奋。

一晚上,孟晚意感觉自己就像是巨浪里被拍打一叶扁舟,

浮浮沉沉,只能紧紧的攀附着沈汀舟才不会溺毙。

翌日清晨。

孟晚意醒来的时候,身旁已经空无一人,冰凉的温度告诉她,沈汀舟早已离开。

身体的黏腻让她蹙起了柳眉,叹了口气,倒也不意外,昨晚沈汀舟的温柔不过是黄粱一梦。

孟晚意下床的时候,腿酸得直打哆嗦,后腰处也酸软无力。

到浴室里,看着镜子里自己身上青紫交叠的痕迹,孟晚意小声骂了沈汀舟一句,“混蛋。”

背过身,肩胛处纹着桔梗花刺青的那处,是沈汀舟唯一放过的地方,孟晚意嗤笑。

这是她和她白月光最不像的地方,想起昨晚沈汀舟覆在她耳边一遍遍唤她,“之之。”

孟晚意差点破口而出,叫老鼠呢。

洗完澡,孟晚意感觉舒坦了很多。

坐在化妆镜前用粉扑掩盖了颈间痕迹,收拾妥当后,就往公司赶。

刚在工位坐下,向来和她不对付大波浪端着咖啡来激她了。

孟晚意气定神闲和她呛了几个来回,有些口渴,慢悠悠的捧着杯子去茶歇间。

她刚踏进茶歇间里,就看见几个实习生脑袋凑在一起,似乎在讨论什么八卦。

脸红耳赤,偶尔声音高昂。

孟晚意冲咖啡的间隙从她们言语中拼凑出了一个消息,

然后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微博。

看到微博首页上一个大大的爆字后。

孟晚意回过神来了,原来昨天是沈汀舟的白月光和他小叔的大喜之日。

婚礼定在国外,热闹又盛大。

孟晚意翻看着照片,指尖停在了新娘子穿的那条酒红色的红裙子上,

放大看了看,竟然和昨天自己的那一条裙子如出一辙。

许是空调打得太冷,孟晚意胳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在实习生们转过来的时候,孟晚意捧着杯子安静的回到了工位上。

等她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后,已经到了下班点,孟晚意捏了捏肩,拎包走人。

一出门口,就看到了路边停着的那辆迈巴赫,是沈汀舟的车。

孟晚意踌躇着要不要过去时,手机震了一下。

“过来。”是沈汀舟的信息。

孟晚意收到信息后,踩着高跟一路小跑过去。

坐上副驾,盯着沈汀舟鼻梁的那颗痣,孟晚意没忍住倾身过去吻了一下。

“你怎么来了?是特地来接我的吗?”

语气里是抑制不住的雀跃。

“路过。”一如既往的冷淡。

孟晚意却不在意他的态度,“你最近瘦了,是工作强度太大了吗,

我托人带了一些鱼和螃蟹今天刚好到,晚上你想吃红烧的还是清蒸的?要不换个......”

“不吃。”

沈汀舟冷漠的打断,然后把后座的一个礼袋扔到了孟晚意怀里。

“晚上有个宴会。”

“好。”

沈汀舟很满意,孟晚意的识趣和从不多嘴。

到沈汀舟公寓,孟晚意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

在换礼服的时候发现,礼服胸部那里尺寸一如既往的不合适,她穿上的时候被勒得有点疼。

而那双镶满细钻的高跟鞋也不合脚。

孟晚意怕沈汀舟等得不耐烦,于是便没吭声。

收拾好就款款走向在客厅等候的沈汀舟。

“汀舟,我好了,我们走吧。”

沈汀舟抬眸瞥了一眼孟晚意,眼底闪过一丝惊艳。

果然很适合她。

青丝被孟晚意随意的盘在头上,露出修长纤细的颈脖。

有几缕调皮的垂在她锁骨上,珍珠耳环挂在莹白的耳垂上,一荡一荡的。

白色的礼服衬得孟晚意像一朵出水芙蓉。

沈汀舟很满意。

到达云端山庄的时候,沈汀舟破天荒绅士的给孟晚意的开车门,

两人往红毯那一站,宛若一对璧人,很快吸引了众多在场人的瞩目。

一晚上,孟晚意乖巧的站在沈汀舟旁边陪着他觥筹交错,迎来送往。

直到沈言均夫妇出现后,沈汀舟身体僵硬了。

看到他们走过来的时候,沈汀舟毫不犹豫的将自己臂弯从孟晚意手里抽出,

孟晚意差点一个踉跄摔倒。

“小叔。”

沈汀舟顿了一下,才补了一声,“婶婶。”

沈言均瞥了一眼和自己妻子面容相似的孟晚意,淡淡一笑。

“汀舟这是你女朋友?挺般配的。”

“不是,只是一个女伴而已。”

沈汀舟话是回着自家小叔,眼神却落在他身旁的倩影上。

“汀舟你也老大不小了,有合适的也该试一试,上次婚宴你走得太急了,

你婶婶还想给你介绍一些优质女孩呢。”

沈言均说完搂住林之之的腰,“老婆,你说呢?”

林之之笑得滴水不漏,“是啊。”

沈汀舟面无表情的勾住孟晚意的肩,“多谢婶婶好意。”

林之之捏着酒杯的手不受控制的捏紧。

等他们走远后,沈汀舟像丢垃圾一样把孟晚意扔在一边。

拳头紧握往他们夫妇背影的反方向走。

孟晚意强忍着脚上传来钻心的痛,找了个角落里坐了下来,整个人像泄了气的气球。

沈汀舟回来寻她的时候,已经是酒气冲天,眼底一片寒霜。

他胡乱的把孟晚意往一个漆黑的屋子推,

孟晚意倒下的时候后腰磕到了沙发上一个硬物,

来不及呼痛就被沈汀舟以吻封口。

陌生的环境,半掩的门,琉璃窗台上,映着来来往往的人影,

让孟晚意羞耻无比,推搡着沈汀舟作乱的手。

“汀舟,别,不要在这里。”

沈汀舟反手将她的双手扣在头顶,另一只手掐着孟晚意的脸。

“你也要惹我不痛快?”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