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阮顾旻行
  • 林阮顾旻行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林阮
  • 更新:2022-09-10 08:25:00
  • 最新章节:林阮顾旻行第12章
继续看书
老太太刚还夸他省心,现在一遇到林阮的事就忍不住偏心。林阮心里乐开了花,顾旻行祝你好运。下次再欺负我,我就告你的状。得赶紧说正题了。“没事的,奶奶。奶奶我想出去一趟,可以吗?”

《林阮顾旻行》精彩片段

看到亲孙子和枝枝结婚她高兴的不得了;听到林阮怀孕后,恨不得让林阮来老宅,把林阮供起来,自己也好照顾她。

只可惜人一老病就多,她害怕影响林阮,只能隔一段时间去看看她孙媳妇。

这不,听到孙姨说,枝枝突然想回娘家,她以为小两口闹脾气了,天还不亮就赶紧过来看看。

谁知道还没问出口,顾旻行就和助理提着行李箱下来了。

“奶奶,我有急事要出差,你先帮忙照顾枝枝几天。”顾旻行说完早饭都没吃便急匆匆坐着车直接去机场了。

走之前还交代她说枝枝正处于关键期,就她那跳脱的性子,别让她出去乱跑。

她这孙子啊,从小就有自己的想法。他们做大人的都没怎么管过他,不过也没让人操过心。

他既然这么做,就有他的道理。

“枝枝,快来,奶奶让人给你煲的乌鸡汤,这鸡啊,是奶奶特意让人弄的家养土鸡。”

林阮刚穿着睡衣从楼梯上下来就听到了奶奶和蔼的声音。

“来了,来了。”林阮打着哈欠走到餐桌旁端起汤。

“你啊,从小就喜欢睡懒觉。不能耽误吃早餐啊,不吃早餐可不好。”老太太明知道林阮的脾性还是忍不住数落到。

“奶奶,这才不到九点,还早呢,而且,不是您让我再睡一会的嘛。再说了,我现在每天都按时吃早餐,饿着自己行,可不能饿着您曾孙子。”林阮古灵精怪撒娇道。

“饿着谁都不行,我都心疼。”老太太慈爱地笑着。

老太太又道:“孩子没闹你吧。”

“没呢,奶奶,我现在能吃能喝好的很。”

“好啊,那就好,这孩子将来肯定是个听话的。”老太太浑浊的眸色中尽是慈爱。

林阮突然想起了正事,放下汤匙:“奶奶,我一会要出去一趟。”

奶奶只要只要同意了,看顾旻行怎么办。

既然要行动起来,那第一步就是先找萧亦把事情说清楚了。

“枝枝,你和小楠是不是闹别扭了?”老太太又帮林阮盛了一碗汤,若有所思问道。

“没什么,奶奶。”林阮说着说着头低了下去,神情落寞,声音越来越弱。

终于来了,嘿嘿。

装可怜最有效了,林阮在心里窃喜,对不起了顾旻行,你不仁别怪我不义,谁让你不让我出门。

“枝枝,怎么了,是不是顾旻行那兔崽子欺负你了?”老太太看林阮这样立马急了起来。

枝枝欺负顾旻行可以,顾旻行要是敢欺负枝枝,看她一定不放过他。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和顾旻行吵了几句,他竟然要把我关在家里,不让我出门。”

林阮神情愈发楚楚可怜,似乎不愿多说。

简直是戏精本精啊,那神情那语气,拿捏的死死的。

林阮都忍不住给自己颁个奥斯卡最佳影后奖了。

老太太来劲了。

“什么,还和你吵架,他不知道你是孕妇吗?还不让着你。我真是看错他了,别的事做的进退有度,对自己老婆却不知轻重。”

“没事,奶奶,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和顾旻行吵架的。”

林阮继续添油加醋。

老太太皱着眉,脸色很不好。

“你别管,等我回来一定好好教训他,我们程家人就没有对自己老婆大喊大叫的。”老太太痛心疾首。

“还有,下次他如果吵你了,你直接给我打电话,我教训他,不用委屈自己。”

老太太轻拍着林阮的手一脸心疼。

老太太刚还夸他省心,现在一遇到林阮的事就忍不住偏心。

林阮心里乐开了花,顾旻行祝你好运。

下次再欺负我,我就告你的状。

得赶紧说正题了。

“没事的,奶奶。奶奶我想出去一趟,可以吗?”

“您还记得萧亦吗,就咱们邻居萧伯伯家的儿子。他昨天回来了,我想去跟他打声招呼。毕竟从小长大的,不见见也不好。”

“那行,让孙姨和你一起去,我放心。”

萧家那小子早就对她家枝枝有意思,她看的清楚,要不是自己孙子先下手为强,枝枝估计就成了萧家孙媳了。

自家孙子也就这件事做的最让她满意了。

让枝枝一个人去,她可不放心。

“好”孙姨想一起就一起吧,反正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

店外阴雨绵绵,林阮慢慢搅着果茶。

“枝枝,怎么突然约我出来啊?”萧亦姗姗来迟。

他原本正学习着公司的事,准备进他家公司帮忙。

“没什么,就是想找你聊聊近况。”

“萧大哥,以后准备做什么?”

萧亦抿了口果茶,“我准备进公司帮忙了。”

“挺好的。”在她意料之内。


萧亦只有一个姐姐,现在他回来了,自是要准备接手公司了。

当初,萧亦的爷爷让他去部队,也就只是想磨练磨练他。

“那个,萧大哥,我就直接说了。你去部队前说的话现在还是真的吗。”林阮也不藏着掖着。

萧亦愣了一会,他自然知道林阮说的是自己向她表白的事。

“枝枝,我喜欢你,虽然你已经结婚了。不过,我会一直守护你,等着你。”萧亦满脸真诚。

“萧大哥,你很好,不过我们不合适,你值得更好的人。”

萧亦苦笑,果然够直接。

“不会,只要是你,我就愿意。”

萧亦依旧坚持。

“萧大哥,我不喜欢你,我对你就是哥哥妹妹之间的感情。这句话在我心里已经埋了五年了,也耽误你五年了,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抱歉。”

林阮想赶紧让萧亦明白她不喜欢他。

“这都是我自愿的,你不用道歉。”萧亦缓缓阖上眼睑,内心的痛楚无处发泄。

“枝枝,你是不是爱上顾旻行了,是不是因为他。”他还是不甘心。

“对不起,不管有没有顾旻行,我都是不会喜欢你的。”

有些话虽然对萧亦来说太过残忍,可还是要说出来他才能死心,不再执着于她。

萧亦应该知道的,如果她喜欢自己又怎么会和别人结婚。

终究是自己骗自己罢了,非要让她亲口说出来才甘心。

“枝枝,我没告诉过你吧。我早就喜欢上你了,在你十六岁时,我就喜欢上你了。不过,我们一直在错过。”

萧亦满脸苦涩,只能凝视着林阮,眼睛里交织着痛苦,不甘以及深情。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并不是因为顾旻行,林阮是不会委屈自己的。

林阮不语,该说的她都说了,再多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晚上的时候老太太才告诉她顾旻行出差了,说等顾旻行回来一定好好教训他。

祖孙俩又闲聊了一会儿,老太太便准备走了,老太太觉得老宅住着舒服,不习惯在林阮他们这留宿。

顾旻行出差,林阮无疑是高兴的,出差了好啊,就没人管着她了。

另一边,顾旻行刚刚结束工作,坐在沙发上,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拿出手机,里面的内容全是关于林阮的。

林阮今天去了哪里,吃了什么,干了什么,列的事无巨细。

看到某些照片时顾旻行的眸色暗了暗,仿佛聚集了无尽的黑暗,周身的气压也随之降低。

见萧亦,有意思,真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啊。

自己辛辛苦苦的在外面赚奶粉钱,她却在家逍遥快活,把他的话当耳旁风。

是该好好敲打敲打了。

林阮就要入睡的时候,顾旻行来了电话,一边吐槽着真准时,一边恹恹的接了电话。

顾旻行清朗的嗓音中夹杂着几丝疲惫,但在面对林阮时却不乏温柔,“枝枝,今天做了什么?”

林阮没打算说真话,“没做什么,挺无聊的,就看了会书,然后陪奶奶说了会话。”

天高皇帝远,反正自己做了什么顾旻行也不知道。

顾旻行脸色沉了沉,但语气依旧温润,“那就好,等我回来我休几天假,一定好好陪你,不让你这么无聊。”

无聊到竟然去见她的竹马哥哥。

林阮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顾旻行有些怪,结婚半年来,她可从来没有见过顾旻行休过假期。

撇了撇嘴,笑道:“不用了,耽误你工作赚钱养家可不好,我一个人挺好的。”

她可不要顾旻行陪。

顾旻行就像个老妈子一样,管天管地事无巨细,这要真和他连续待个几天她会疯的。

顾旻行眉毛微挑,慢条斯理道:“枝枝,这是不想让我陪你?我就算一辈子不工作也能养的起你。”

他倒要看看林阮怎么回答。

林阮察觉到了不妙,打哈哈道:“哈哈,当然不是,你陪着我自然是最好的,我不是怕你累着嘛。”

而后立马转移话题:“你工作很忙吗?”

顾旻行声音缓了缓,“嗯,有个合作。不过没事,过两天就回家了。”

还算有良心,知道关心他。

“累了就赶紧休息吧,晚安。”

“嗯,好。”

话音还没落下,林阮就立马挂了电话,狗男人真不好糊弄。

不过也不知道顾旻行和云眠眠勾搭上没有,按理说这时候已经甜蜜旅游了啊。

怎么现在还在谈合作,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林阮打开微信找到了刘皓的头像点了进去,发送消息:

<你们这几天很忙吗?>

那边秒回:<有点,主要是合作方不肯让利,不过快了,总裁说不行就直接换合作方,想跟我们程氏合作的公司多了去了。>

向总裁夫人汇报工作内容挺正常吧,他得赶紧抱林阮大腿啊。

<好,再忙也要注意休息,早点睡。>


林阮把手机随手丢在了床头柜上,有些烦闷,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算了,还是等顾旻行回来再说吧,随后直接睡了过去。

林阮本就是个心大的人,第二天也没再想这件事,高高兴兴逛街去了。

顾旻行谈完项目后连夜赶回了南市,风尘仆仆回到家,家里却空无一人。

“枝枝?孙姨?”顾旻行找遍了整个二楼一个人影都没见,大晚上的人能跑到哪去。

佣人小黎闻声赶来,“先生回来了,夫人去逛街还没…没回来。”越说声音越小。

她记得先生走之前交代的话,看住夫人,可孙姨不在,毕竟自己是下人,说话也没什么份量,也管不得主家的事啊。

顾旻行抬手看了看表都晚上八点半了,居然还没回来。

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了下来,真是闲不住,把自己的话当耳旁风,要不是上次自己走的急,必定是要好好惩罚她一番的。

小黎解释了一嘴,“孙姨小孙子不舒服,请了两天假。”

说完就低下了头,她其实挺怵先生的,脸阴沉下来能冻死人,也只有他们太太敢惹这尊大佛。

“好,我知道了。”

顾旻行撂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摔门进了书房。

林阮为了逛街,特意起了个大早化了个美妆,穿着自己最喜欢的红色吊带裙。

没了孙姨和顾旻行的束缚自己想干啥干啥,不该干的该干的全干了。

当然这都是在不知道顾旻行今天回来的前提之下。

将近九点,林阮左手拿着冰淇淋,右手拿着关东煮,开开心心回了家。

这些都是快乐源泉啊,怀了孕后自己再也没沾过这些,顾旻行和孙姨把自己看的死死的,一点都碰不得,今天可算是能过一次瘾了。

现在孩子满三个月了,已经过了危险期,而且宝宝也不闹她,也没人看着她,她自然是要好好狂欢一把的,顺便带宝宝尝尝这人间美味。

林阮踏进家门的那一刻,右眼皮突突的跳了跳,顿了片刻,以为是自己休息不够也没再管。

当她欢欢喜喜走进客厅的那一刻,看到沙发上一动不动,脸色仿佛结冰的男人,懵了。

她甚至还思考了一会,不是思考顾旻行什么时候回来的,而是思考是先把冰淇淋还是关东煮毁尸灭迹呢,还是先把脸上的妆给盖住。

当然了,肯定要选巧克力味的冰淇淋了,能啃一口是一口。

真正的勇士总是敢于直面死亡。

当着顾旻行的面啃完了一口冰淇淋后,林阮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顾旻行,男人依旧面无表情,眼神晦暗的上下打量自己,看不出来在想什么。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在林阮正准备往楼上跑的时候,顾旻行动了,拿走了她手上的东西,直接攥着林阮的细腰把她抱在了怀里。

说来也怪,林阮怀孕都三个月了仍看不出一点怀孕的样子,依旧是杨柳细腰。

顾旻行用手丈量着芊芊细腰,神色晦暗不明,声音毫无波澜。

“好吃吗?”

林阮不语,眼神闪躲,两人僵持了一会。

顾旻行忽然俯身靠近林阮饱满水润的樱唇,在林阮震惊的目光下,低头舔去了林阮嘴角的冰淇淋残渣。

“确实不错。”握在林阮腰上的力度也越来越大。

“你干什么,快松开我。”林阮用手死死掰着顾旻行的手臂,却也无济于事。

最后被顾旻行的目光盯得受不了了,林阮破罐子破摔了。

“不就是出去逛了个街吗,有话快说,别一副这死样子。”她最受不了顾旻行这副盯着她不说话的样子。

顾旻行依旧不语,换了换坐姿,依旧把林阮抱在怀里。

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冰冷的眼神光明正大的扫视林阮全身。

先是林阮早上精心描的眉,上的裸色眼影,然后是涂的樱色唇釉,继续向下,看到眼林阮凉嗖嗖的胸口以及露出来的纤细匀称的小腿,眼神又冷了一分。

最后看到林阮脚上穿的平底鞋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哦,男朋友没有,有老公了,枝枝肚子里的孩子都两个月大了。”顾旻行声音里尽是阴郁。

萧亦视线一滞,心里瞬间笼上一层愁云,袭过一阵揪心的疼痛。

“你怎么在这?”林阮还没有意识到危险,愣愣开口。

他们平常都在盛世聚的,怎么今天跑这了。

“枝枝,不介绍介绍?”顾旻行没发作,给够林阮面子。

搂着林阮的肩膀,面上温润笑着,手上的力道却要把林阮骨头捏碎。

林阮顿时感到不妙了,咬了咬牙伸手按上了顾旻行的手,不过面上还是浅浅笑着。

“枝枝,这位是?”萧亦紧抿着嘴唇,努力控制着颤音, 艰难问出。即使已经听到答案仍不死心。

两个男人都从对方眼神里看见敌意。

“萧大哥,这是我老公顾旻行。”

“这是我邻居家的哥哥萧亦。”

林阮内心有点慌。她就想作一作,没想是修罗场啊。

刚和萧亦见面,还没来得及解释,不想这么巧顾旻行就来了。

她知道顾旻行生气了,自己作一作没啥大事 ,但顾旻行吃醋不行啊,他发作起来自己都拦不住。

“哦,原来是枝枝的朋友啊。我妻子怀着孕不容易,我早点带她回去休息了。”说着拉起林阮就走,顾旻行能如此客气说出这句话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萧亦只能眼睁睁看着林阮被拉走,自林阮介绍完之后他就心痛的无以复加。不过走了两年,她就有了丈夫和孩子。

暗恋大抵是一场刚醒来的雨,淅淅沥沥,浇绿心中的孤岭,他人毫无知觉,我心却已是花园。

萧亦从十八岁时便喜欢上了林阮,但林阮才十六岁还小,他想再等等。好不容易等到林阮十八岁,他二十岁时,他终于可以告白了。

却不想他爷爷非让他去部队当兵,他拗不过他爷爷。

所以在去部队前他向林阮告白了。没等到答复就去部队了。

其实当初他愿意去当兵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林阮,小时候有一次林阮在他家看电视,指着电视上的兵哥哥说好帅,长大要嫁给他,萧亦便记住了。

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女孩,在他回来准备跟她恋爱结婚时,她却有了家庭。

一点机会都没给他。

萧亦悲伤的近乎麻木。

也对,枝枝总不会毫无盼头地一直等他吧。不过他会等的,他会一直保护他的小姑娘的。

“怀着孕还出来乱跑,嗯?还和你的萧大哥?叫的可真亲热啊。”顾旻行把林阮拉进车里,怒极反笑,桃花眼喷射着坦然冷静的愤恨,眼边泪痣的颜色加深了几分。

林阮这能默默缩在顾旻行怀里不说话,作到顾旻行底线上去了。

顾旻行正在包厢里和沈幕聊着近况,叶瑾烁突然告诉他本应该在家睡觉的妻子现在在会所和别的男人聊天。

那个男人还是妻子的青梅竹马哥哥。

平常惯着她也就算了,现在胆子肥了,怀着他的孩子和她的青梅竹马在这种地方有说有笑的。

真是不能忍,他本就不是脾气好的人,只不过把耐心都用在了林阮身上。

赶过来看见林阮对着面前的言笑晏晏的样子他就气的肝疼。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顾旻行二话不说直接打横抱起林阮,大步直接往卧室走。

把林阮轻轻放在床上,直接压了上去,却贴心用手护着林阮的小腹。

“林阮,这一阵子太惯着你了,胆子大了?”眸子不似以前的温柔,冰冷的眼神毫无感情,死死盯着林阮。

“我俩就是偶遇,真的什么也没有……”林阮只能先解释,不然让他知道萧亦喜欢她,她的下场更惨,她简直欲哭无泪啊。

只能先把顾旻行这关过了,再去向萧亦表明态度,她不喜欢他。

不等她说完,冰冷的触感从嘴唇上传来,肆意啃咬,毫无温柔可言,嘴里渐渐尝到一股铁锈味,疼的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她只能用力推顾旻行,顾旻行却纹丝不动。

完了,林阮以为今天要交代在这里了。

还好,顾旻行还是个人,还知道她怀着他孩子。

要搁平常她早就完了。

却直到林阮脸颊粉红,快要缺氧,顾旻行才停嘴。

林阮嘴唇红肿,眼神迷离。

“枝枝,乖一点,别惹我生气了。这几天就先乖乖待在家里。”顾旻行低哑压抑的声音传来。

不惩罚就不长记性。

顾旻行从林阮身上起来,转身去了浴室。

林阮现在简直是一脸懵,顾旻行每次生气都是这个死样子,不让自己出去,她怎么这么惨!

不过好歹气到顾旻行了,只不过下次要换种方式。

等她明天撒撒娇一定能出去的,大不了告诉奶奶,奶奶肯定会向着她的。

还好提前给彤彤发了消息,不然发现自己不见了她要急死。

而林阮不知道的是云芷彤也自身难保。

想着想着林阮便安心睡过去了。沉睡之前还在骂着顾旻行是个狗吧,嘴巴还火辣辣的疼,咬她咬的那么狠。

而另一边,云芷彤也欲哭无泪啊,都是难姐难妹啊。林阮前脚刚走,后脚云芷彤他老公也杀过来了。

包间门打开那一刻,云芷彤看见符津南,懵了,符津南看见满屋子的帅哥,脸都黑了。

符津南和沈幕平时关系也不错,今天也来了星辰替沈幕接风洗尘。

要说来星辰的决定还是符津南自己提的,说是星辰离大家都近,开车方便。

听到了顾旻行和叶瑾烁的对话,直觉告诉他自己老婆的闺蜜在这,他家彤彤肯定也在这。

一查,果然发现他家老婆订了个包厢,还点了一群帅哥,这是当他死了吗。

夫妻俩一个是娱乐圈年轻帅气钻石王老五总裁,一个是火遍半边天的当红小花,俩人凑一起能把娱乐圈炸了。

符津南是那沉闷的性子,沉默寡言,却又腹黑霸道,但一遇到云芷彤一点就爆。

“我可没给你戴绿帽子,这些都是给窈窈的,窈窈可以作证。”云芷彤心虚地摸摸鼻子,在符津南死亡凝视下率先抢答。

“先不说这个,我说没说过,这种场所不准你来。”符津南把一群帅哥全轰出去后厉声问道。

他脸色阴沉的能滴出墨水,周围的气压都变低了。

云芷彤眼神飘忽不语。

姜窈看情况不妙立马也溜了出去,姐妹,拜拜了,谁让你先为难我的。走之前还贴心把门关上了。

“窈窈!姜窈!”云芷彤准备追出去也好脱身。

而符津南却不给她机会,拉着她的手腕把她压在了沙发上。符津南凶狠地看着她,看的她脾气也炸了。

“我想来就来,我家开的,我还不能来了?而且凭什么你能来我就不能。”云芷彤顶嘴,声音越说越小。

符津南气的胸腔都快炸了。

两人对峙了一会。

符津南似是平静了下来,冷声道:“为什么?你不知道吗?”

“好样的,云芷彤。我以后不会再管你了”符津南从她身上翻下来,怒气冲冲走了。

云芷彤进娱乐圈时,家人都不同意,想着她自己碰碰壁就会回来了,也没管她。

符津南第一次遇到云芷彤时便是在会所,当时云芷彤为了个小戏份差点被人欺负,是符津南救了她。

自此,除了他亲自陪同,娱乐会所就是云芷彤的禁地。

今天,云芷彤擅自跑来,是她自己家开的也不行,今天她碰到符津南底线了,是彻底把他惹生气了。

云芷彤看见符津南真的头也不回走了,慌了。

平常符津南再气也没把她丢在这过,这次玩大了,云芷彤默默为自己点了一柱香。

云芷彤也知道自己理亏,只能慢慢求原谅了,屁颠屁颠跟了上去。


“萧大哥,在部队上还好吗?累不累。”林阮关心道。

“挺好的,刚开始还是很不适应的,后来想着你慢慢就好了。”

“那就好。”林阮目光躲闪。

她知道萧亦喜欢自己,她也是在萧亦当兵临走前才知道的,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心意应该也变了吧。

“枝枝有男朋友了吗?”萧亦低垂着眼眸,端起饮料抿了一口。

听到这句话后林阮就知道萧亦还有那种意思,刚准备拒绝,想开口解释她已经结婚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哦,男朋友没有,有老公了,枝枝肚子里的孩子都两个月大了。”顾旻行声音里尽是阴郁。

萧亦视线一滞,心里瞬间笼上一层愁云,袭过一阵揪心的疼痛。

“你怎么在这?”林阮还没有意识到危险,愣愣开口。

他们平常都在盛世聚的,怎么今天跑这了。

“枝枝,不介绍介绍?”顾旻行没发作,给够林阮面子。

搂着林阮的肩膀,面上温润笑着,手上的力道却要把林阮骨头捏碎。

林阮顿时感到不妙了,咬了咬牙伸手按上了顾旻行的手,不过面上还是浅浅笑着。

“枝枝,这位是?”萧亦紧抿着嘴唇,努力控制着颤音, 艰难问出。即使已经听到答案仍不死心。

两个男人都从对方眼神里看见敌意。

“萧大哥,这是我老公顾旻行。”

“这是我邻居家的哥哥萧亦。”

林阮内心有点慌。她就想作一作,没想是修罗场啊。

刚和萧亦见面,还没来得及解释,不想这么巧顾旻行就来了。

她知道顾旻行生气了,自己作一作没啥大事 ,但顾旻行吃醋不行啊,他发作起来自己都拦不住。

“哦,原来是枝枝的朋友啊。我妻子怀着孕不容易,我早点带她回去休息了。”说着拉起林阮就走,顾旻行能如此客气说出这句话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萧亦只能眼睁睁看着林阮被拉走,自林阮介绍完之后他就心痛的无以复加。不过走了两年,她就有了丈夫和孩子。

暗恋大抵是一场刚醒来的雨,淅淅沥沥,浇绿心中的孤岭,他人毫无知觉,我心却已是花园。

萧亦从十八岁时便喜欢上了林阮,但林阮才十六岁还小,他想再等等。好不容易等到林阮十八岁,他二十岁时,他终于可以告白了。

却不想他爷爷非让他去部队当兵,他拗不过他爷爷。

所以在去部队前他向林阮告白了。没等到答复就去部队了。

其实当初他愿意去当兵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林阮,小时候有一次林阮在他家看电视,指着电视上的兵哥哥说好帅,长大要嫁给他,萧亦便记住了。

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女孩,在他回来准备跟她恋爱结婚时,她却有了家庭。

一点机会都没给他。

萧亦悲伤的近乎麻木。

也对,枝枝总不会毫无盼头地一直等他吧。不过他会等的,他会一直保护他的小姑娘的。

“怀着孕还出来乱跑,嗯?还和你的萧大哥?叫的可真亲热啊。”顾旻行把林阮拉进车里,怒极反笑,桃花眼喷射着坦然冷静的愤恨,眼边泪痣的颜色加深了几分。

林阮这能默默缩在顾旻行怀里不说话,作到顾旻行底线上去了。

顾旻行正在包厢里和沈幕聊着近况,叶瑾烁突然告诉他本应该在家睡觉的妻子现在在会所和别的男人聊天。

那个男人还是妻子的青梅竹马哥哥。

平常惯着她也就算了,现在胆子肥了,怀着他的孩子和她的青梅竹马在这种地方有说有笑的。

真是不能忍,他本就不是脾气好的人,只不过把耐心都用在了林阮身上。

赶过来看见林阮对着面前的言笑晏晏的样子他就气的肝疼。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顾旻行二话不说直接打横抱起林阮,大步直接往卧室走。

把林阮轻轻放在床上,直接压了上去,却贴心用手护着林阮的小腹。

“林阮,这一阵子太惯着你了,胆子大了?”眸子不似以前的温柔,冰冷的眼神毫无感情,死死盯着林阮。

“我俩就是偶遇,真的什么也没有……”林阮只能先解释,不然让他知道萧亦喜欢她,她的下场更惨,她简直欲哭无泪啊。

只能先把顾旻行这关过了,再去向萧亦表明态度,她不喜欢他。

不等她说完,冰冷的触感从嘴唇上传来,肆意啃咬,毫无温柔可言,嘴里渐渐尝到一股铁锈味,疼的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她只能用力推顾旻行,顾旻行却纹丝不动。

完了,林阮以为今天要交代在这里了。

还好,顾旻行还是个人,还知道她怀着他孩子。

要搁平常她早就完了。

却直到林阮脸颊粉红,快要缺氧,顾旻行才停嘴。

林阮嘴唇红肿,眼神迷离。

“枝枝,乖一点,别惹我生气了。这几天就先乖乖待在家里。”顾旻行低哑压抑的声音传来。

不惩罚就不长记性。

顾旻行从林阮身上起来,转身去了浴室。

林阮现在简直是一脸懵,顾旻行每次生气都是这个死样子,不让自己出去,她怎么这么惨!

不过好歹气到顾旻行了,只不过下次要换种方式。

等她明天撒撒娇一定能出去的,大不了告诉奶奶,奶奶肯定会向着她的。

还好提前给彤彤发了消息,不然发现自己不见了她要急死。

而林阮不知道的是云芷彤也自身难保。

想着想着林阮便安心睡过去了。沉睡之前还在骂着顾旻行是个狗吧,嘴巴还火辣辣的疼,咬她咬的那么狠。

而另一边,云芷彤也欲哭无泪啊,都是难姐难妹啊。林阮前脚刚走,后脚云芷彤他老公也杀过来了。

包间门打开那一刻,云芷彤看见符津南,懵了,符津南看见满屋子的帅哥,脸都黑了。

符津南和沈幕平时关系也不错,今天也来了星辰替沈幕接风洗尘。

要说来星辰的决定还是符津南自己提的,说是星辰离大家都近,开车方便。

听到了顾旻行和叶瑾烁的对话,直觉告诉他自己老婆的闺蜜在这,他家彤彤肯定也在这。

一查,果然发现他家老婆订了个包厢,还点了一群帅哥,这是当他死了吗。

夫妻俩一个是娱乐圈年轻帅气钻石王老五总裁,一个是火遍半边天的当红小花,俩人凑一起能把娱乐圈炸了。

符津南是那沉闷的性子,沉默寡言,却又腹黑霸道,但一遇到云芷彤一点就爆。

“我可没给你戴绿帽子,这些都是给窈窈的,窈窈可以作证。”云芷彤心虚地摸摸鼻子,在符津南死亡凝视下率先抢答。

“先不说这个,我说没说过,这种场所不准你来。”符津南把一群帅哥全轰出去后厉声问道。

他脸色阴沉的能滴出墨水,周围的气压都变低了。

云芷彤眼神飘忽不语。

姜窈看情况不妙立马也溜了出去,姐妹,拜拜了,谁让你先为难我的。走之前还贴心把门关上了。

“窈窈!姜窈!”云芷彤准备追出去也好脱身。

而符津南却不给她机会,拉着她的手腕把她压在了沙发上。符津南凶狠地看着她,看的她脾气也炸了。

“我想来就来,我家开的,我还不能来了?而且凭什么你能来我就不能。”云芷彤顶嘴,声音越说越小。

符津南气的胸腔都快炸了。

两人对峙了一会。

符津南似是平静了下来,冷声道:“为什么?你不知道吗?”

“好样的,云芷彤。我以后不会再管你了”符津南从她身上翻下来,怒气冲冲走了。

云芷彤进娱乐圈时,家人都不同意,想着她自己碰碰壁就会回来了,也没管她。

符津南第一次遇到云芷彤时便是在会所,当时云芷彤为了个小戏份差点被人欺负,是符津南救了她。

自此,除了他亲自陪同,娱乐会所就是云芷彤的禁地。


终究是自己骗自己罢了,非要让她亲口说出来才甘心。

“枝枝,我没告诉过你吧。我早就喜欢上你了,在你十六岁时,我就喜欢上你了。不过,我们一直在错过。”

萧亦满脸苦涩,只能凝视着林阮,眼睛里交织着痛苦,不甘以及深情。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并不是因为顾旻行,林阮是不会委屈自己的。

林阮不语,该说的她都说了,再多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晚上的时候老太太才告诉她顾旻行出差了,说等顾旻行回来一定好好教训他。

祖孙俩又闲聊了一会儿,老太太便准备走了,老太太觉得老宅住着舒服,不习惯在林阮他们这留宿。

顾旻行出差,林阮无疑是高兴的,出差了好啊,就没人管着她了。

另一边,顾旻行刚刚结束工作,坐在沙发上,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拿出手机,里面的内容全是关于林阮的。

林阮今天去了哪里,吃了什么,干了什么,列的事无巨细。

看到某些照片时顾旻行的眸色暗了暗,仿佛聚集了无尽的黑暗,周身的气压也随之降低。

见萧亦,有意思,真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啊。

自己辛辛苦苦的在外面赚奶粉钱,她却在家逍遥快活,把他的话当耳旁风。

是该好好敲打敲打了。

林阮就要入睡的时候,顾旻行来了电话,一边吐槽着真准时,一边恹恹的接了电话。

顾旻行清朗的嗓音中夹杂着几丝疲惫,但在面对林阮时却不乏温柔,“枝枝,今天做了什么?”

林阮没打算说真话,“没做什么,挺无聊的,就看了会书,然后陪奶奶说了会话。”

天高皇帝远,反正自己做了什么顾旻行也不知道。

顾旻行脸色沉了沉,但语气依旧温润,“那就好,等我回来我休几天假,一定好好陪你,不让你这么无聊。”

无聊到竟然去见她的竹马哥哥。

林阮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顾旻行有些怪,结婚半年来,她可从来没有见过顾旻行休过假期。

撇了撇嘴,笑道:“不用了,耽误你工作赚钱养家可不好,我一个人挺好的。”

她可不要顾旻行陪。

顾旻行就像个老妈子一样,管天管地事无巨细,这要真和他连续待个几天她会疯的。

顾旻行眉毛微挑,慢条斯理道:“枝枝,这是不想让我陪你?我就算一辈子不工作也能养的起你。”

他倒要看看林阮怎么回答。

林阮察觉到了不妙,打哈哈道:“哈哈,当然不是,你陪着我自然是最好的,我不是怕你累着嘛。”

而后立马转移话题:“你工作很忙吗?”

顾旻行声音缓了缓,“嗯,有个合作。不过没事,过两天就回家了。”

还算有良心,知道关心他。

“累了就赶紧休息吧,晚安。”

“嗯,好。”

话音还没落下,林阮就立马挂了电话,狗男人真不好糊弄。

不过也不知道顾旻行和云眠眠勾搭上没有,按理说这时候已经甜蜜旅游了啊。

怎么现在还在谈合作,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林阮打开微信找到了刘皓的头像点了进去,发送消息:

<你们这几天很忙吗?>

那边秒回:<有点,主要是合作方不肯让利,不过快了,总裁说不行就直接换合作方,想跟我们程氏合作的公司多了去了。>

向总裁夫人汇报工作内容挺正常吧,他得赶紧抱林阮大腿啊。

<好,再忙也要注意休息,早点睡。>

<好。>

林阮把手机随手丢在了床头柜上,有些烦闷,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算了,还是等顾旻行回来再说吧,随后直接睡了过去。

林阮本就是个心大的人,第二天也没再想这件事,高高兴兴逛街去了。

顾旻行谈完项目后连夜赶回了南市,风尘仆仆回到家,家里却空无一人。

“枝枝?孙姨?”顾旻行找遍了整个二楼一个人影都没见,大晚上的人能跑到哪去。

佣人小黎闻声赶来,“先生回来了,夫人去逛街还没…没回来。”越说声音越小。

她记得先生走之前交代的话,看住夫人,可孙姨不在,毕竟自己是下人,说话也没什么份量,也管不得主家的事啊。

顾旻行抬手看了看表都晚上八点半了,居然还没回来。

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了下来,真是闲不住,把自己的话当耳旁风,要不是上次自己走的急,必定是要好好惩罚她一番的。

小黎解释了一嘴,“孙姨小孙子不舒服,请了两天假。”

说完就低下了头,她其实挺怵先生的,脸阴沉下来能冻死人,也只有他们太太敢惹这尊大佛。

“好,我知道了。”

顾旻行撂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摔门进了书房。

林阮为了逛街,特意起了个大早化了个美妆,穿着自己最喜欢的红色吊带裙。

没了孙姨和顾旻行的束缚自己想干啥干啥,不该干的该干的全干了。

当然这都是在不知道顾旻行今天回来的前提之下。

将近九点,林阮左手拿着冰淇淋,右手拿着关东煮,开开心心回了家。

这些都是快乐源泉啊,怀了孕后自己再也没沾过这些,顾旻行和孙姨把自己看的死死的,一点都碰不得,今天可算是能过一次瘾了。

现在孩子满三个月了,已经过了危险期,而且宝宝也不闹她,也没人看着她,她自然是要好好狂欢一把的,顺便带宝宝尝尝这人间美味。

林阮踏进家门的那一刻,右眼皮突突的跳了跳,顿了片刻,以为是自己休息不够也没再管。

当她欢欢喜喜走进客厅的那一刻,看到沙发上一动不动,脸色仿佛结冰的男人,懵了。

她甚至还思考了一会,不是思考顾旻行什么时候回来的,而是思考是先把冰淇淋还是关东煮毁尸灭迹呢,还是先把脸上的妆给盖住。

当然了,肯定要选巧克力味的冰淇淋了,能啃一口是一口。

真正的勇士总是敢于直面死亡。

当着顾旻行的面啃完了一口冰淇淋后,林阮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顾旻行,男人依旧面无表情,眼神晦暗的上下打量自己,看不出来在想什么。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在林阮正准备往楼上跑的时候,顾旻行动了,拿走了她手上的东西,直接攥着林阮的细腰把她抱在了怀里。

说来也怪,林阮怀孕都三个月了仍看不出一点怀孕的样子,依旧是杨柳细腰。

顾旻行用手丈量着芊芊细腰,神色晦暗不明,声音毫无波澜。

“好吃吗?”

林阮不语,眼神闪躲,两人僵持了一会。

顾旻行忽然俯身靠近林阮饱满水润的樱唇,在林阮震惊的目光下,低头舔去了林阮嘴角的冰淇淋残渣。

“确实不错。”握在林阮腰上的力度也越来越大。

“你干什么,快松开我。”林阮用手死死掰着顾旻行的手臂,却也无济于事。

最后被顾旻行的目光盯得受不了了,林阮破罐子破摔了。


“不就是出去逛了个街吗,有话快说,别一副这死样子。”她最受不了顾旻行这副盯着她不说话的样子。

顾旻行依旧不语,换了换坐姿,依旧把林阮抱在怀里。

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冰冷的眼神光明正大的扫视林阮全身。

先是林阮早上精心描的眉,上的裸色眼影,然后是涂的樱色唇釉,继续向下,看到眼林阮凉嗖嗖的胸口以及露出来的纤细匀称的小腿,眼神又冷了一分。

最后看到林阮脚上穿的平底鞋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你该庆幸自己穿的是平底鞋,否则轻饶不了你。”

顾旻行狠话还没放完,林阮脸色便开始不对了,脸色发白,冰凉的手捂着小腹。

“枝枝,怎么了?”顾旻行意识到了不对劲也顾不得再责罚。

“疼,肚子疼。”林阮小声嘤咛着,脸色越来越白。

顾旻行再也顾不得什么,直接打横抱起林阮往门外冲。

“老张,老张,去医院。”顾旻行声音颤抖着,把林阮放在车后座后,手忙脚乱的帮林阮擦冷汗。

“枝枝,没事,我们现在去医院,别怕。”一边握紧林阮冰凉的手。

下了车,顾旻行直接抱起林阮往急诊室跑,毫无平时优雅贵公子的形象,额前青筋暴起,整个人都在颤抖。

“医生,医生,快,快。”

把林阮送往急诊室后,顾旻行无力地坐在椅子上,急躁的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烟放在嘴边,思索片刻却又拿了回去,只能放在手心。

出差回来后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衬衫显得皱巴巴的,整个人看上去更加颓废急躁。

等到刘特助赶来医院的时候,林阮已经从急症室出来了。

“医生,怎么样了?”急症室灯刚一灭顾旻行便冲了上去。

“没什么大事,大人孩子都很健康,就是孕妇吃了凉性刺激的食物,肠胃不太适应而已,等点滴打完就可以了。”

顾旻行听到结果后才松了一口气。

“用告诉老夫人吗?”

“不用,奶奶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

顾旻行淡漠回答,得到医生的肯定回答他才恢复镇定,现在想想真是又气又想笑。

林阮在VIP病房醒来时已经是次日早晨,入目便是刺眼的阳光和顾旻行那冷的掉冰杂子的面孔。

“你还真是有本事。”冷冰冰撂下这句话后转身就走了。

他一夜未睡,衣服还是昨晚的那一身衣服,坐在林阮病床边想了一夜,他实在不知道要该怎么对她。

顾旻行走后,便有护工进来拿了早饭。

林阮现在恨不得原地去世,确实是自己错了,谁知道自己这幅身子这么不顶用,都是自己造的孽啊,是她对不起宝宝。

还有这些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接二连三的踩到顾旻行的底线,简直是奇了怪了。

林阮只能怀着愧疚之心先吃完了早饭,再思考这对策。

林阮就这样在医院呆了一上午,各项检查做完后结果正常,临近中午,医生就通知可以出院了。

林阮出院时等啊等也没等来顾旻行接自己,只等来了刘特助。

林阮只能上了刘皓的车。

刘皓现在看见林阮简直想像看到了救星,总裁自从出了医院后,直接去了公司,脸色都没有正常过,顶楼办公室的小助理都快被他骂哭了。

小助理都快精神失常了,谁面对这一上午低气压都会受不了的,明明昨天公司才谈成了一个项目,总裁还是臭着一张脸。

“夫人啊,祖宗啊,救救我们吧,我们快被你老公折磨疯了。”

“您去瞅一眼,说两句软话,这不就万事大吉了,我们都好过。”

刘皓恨不得给林阮跪下了。

其实林阮知道这件事都是她的错,可她拉不下脸啊。

犹犹豫豫了一大会才勉强答应。

林阮提着刘特助准备的午饭,战战兢兢来了顶楼。

“没事,不就认个错嘛,不要怕,加油!”林阮给自己加油鼓气。

在刘特助老母亲般慈爱的目光下林阮这才伸出了手准备去敲门。

-咚

林阮还没下手去敲门,云眠眠便捂着衣服从办公室里面冲了出来,看都没看她,直接跑了出去。

而林阮也没有看到云眠眠嘴角那一抹得意的笑容。

林阮准备敲门的手落了下来不自觉紧紧握成了拳,面带微笑直接开门走了进去。

不错,这么快都勾搭上了,这不用她再亲自动手了,等她找到证据,立马离婚。

走到顾旻行办公桌前,把保温桶一丢,转身就走,而顾旻行依旧低着头无动于衷,听到林阮转身准备走默默才抬起头,却也没有出口挽回。

顾旻行并没有多想,以为林阮性子倔,不愿低头,而且他现在依旧在气头上,他害怕自己一出口伤到林阮。

十分钟前

云眠眠打着汇报上次合作项目的旗号,去给总裁汇报工作,并借机拉进关系。

因为上次云眠眠帮助程氏拿到了项目,所以升了职。

“总裁,这是合作方让我带给您的礼物。”

云眠眠对今天自己的着装非常满意也极有自信,新买的简单干练的米色性感套裙,配上极其妩媚的妆容,今天刚到办公室,那群男人的眼都看直了。

况且程太太怀了孕,她就不信顾旻行不动心。

然而顾旻行连头都没抬一下,直接让人把东西放下出去。

云眠眠不甘心,站在原地不动,顾旻行见面前的人没动静扫了一眼

“还有什么事情吗?”冰冷的眼神看的云眠眠发怵。

“没了。”

云眠眠不想无功而返,在准备出门的时候正好听到了刘特助和程太太的声音,这才扯乱了自己的衣服制造假象。

她就不信这位程太太不误会。

她现在可是云家二房的独生女,上次的合作方是云奶奶的旧相识,也是她去求了云奶奶才帮助程氏顺利拿下的。

所以她现在是公司的大红人,顾旻行的得力助手,因此她有和程太太竞争的资本。

因为云眠眠的事林阮这两天都没理顾旻行,顾旻行也被林阮莫名其妙的行为搞得找不着头脑,他还没生气呢,林阮倒先闹脾气了。

所以云家的宴会林阮也没等顾旻行自己率先来了酒店。


林阮身穿湖水蓝的及膝长裙在朦胧的灯光下显得优雅动人,妩媚的长卷发被淡蓝的蕾丝带松松绾起,妆容恬淡得宜,肩带点缀着朵朵蓝色小花,露出美丽动人的锁骨。

林阮刚想独自进场的时候,一件白色披肩便落在了她身上,扭头一看是顾旻行,脸瞬间耷拉了下来。

最后也只能不情愿的挽上了顾旻行伸过来的臂弯,公众场合她也好不给他面子。

随后两人各怀心思的进了场。


说是慈善酒会,实际上却是云家二小姐云眠眠的见面会。

云家二小姐云眠眠在五岁时意外走丢,直至前段时间才被找到。

上次在顾旻行公司遇到她时,便是她刚被找到的时候,那时只是听彤彤说自己堂妹被找到了,而且在顾旻行公司上班。

林阮挽着顾旻行的手,优雅端庄走进会场。

脸上稳得一批,不过内心却激动的要飞天。

虽然不满顾旻行的做法,不过这两天她已经看开了。

因为重头戏要来了。

她昨晚梦到了今天的慈善酒会,今晚是个重要转折点。

她的渣男老公顾旻行中了药,阴差阳错之下和这宴会的主角云眠眠睡了。

自从,林阮和顾旻行两人闹得不可开交。

云家二房一家刚找回女儿,对女儿心怀愧疚,出了这档子事,自然是心怀不满。

想着就此让顾旻行离婚,正好把自己女儿嫁过去。

既能满足女儿的心愿,还能攀上程家这棵大树。

在梦里,靠着云家的助力和自己的作死,她顺利流了孩子还和顾旻行离了婚。

自己最后才落得那么悲惨的结局。

林阮都想明白了,顾旻行占有欲太强了,反正自己对顾旻行也不是那么喜欢。

儿子、小钱钱和顾旻行比,她自然选亲儿子。

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正好借着今天这个由头跟顾旻行闹离婚,摆脱顾旻行。

孩子在她肚子里,自然归她。再索要点公司的股份,自己以后就是名副其实的富婆了,老了还有儿子养老,潇洒过完后半辈子。

其他人爱咋办咋办。

林阮想的美滋滋,不自觉嘴角上扬。

顾旻行也只是看了林阮一眼并没有多言。

和熟人打了招呼,顾旻行害怕累着林阮,便让林阮去休息了,自己去应酬了。

林阮看到了云芷彤,便直接过去了。

“彤彤,你觉得你堂妹怎么样?”林阮看向远处跟在云伯父云伯母旁边应酬的云眠眠。

穿着一身红裙,配上清秀的五官,硬生生给人一种妩媚的感觉。

不愧是小白花女主,气质拿捏的挺到位。

“我跟她不熟,你认识她?”

咳,要这闺蜜有何用,情报都搞不来。

林阮解释道:“就是挺好奇,我上次见她在顾旻行公司上班,这怎么回事?”

“哦,她在以前没被找到的时候,一直在程氏工作。要说也是个有本事的,能进程氏上班。”

程氏可是全国排名前十的公司,能进去都不是一般人。

“我二伯想让她辞了程氏的工作,在家里公司做个轻轻松松的管理高层,她不愿意。”

“哎,不说这了。小枝枝,听说你青梅竹马的哥哥回来了啊,感觉怎么样,你老公知道吗?”

云芷彤瞬间变脸,一脸八卦,萧亦和林阮那点事她知道的清清楚楚。

“没……没什么,我跟顾旻行说是普通朋友。我都跟萧大哥说清楚了,我不喜欢他。”林阮愣了一会,解释情况。

“哎呦,看来你老公和萧亦见过面了?修罗场啊。”云芷彤咋咋呼呼一脸兴奋。

林阮不说话,心想猜的真准。

“据我分析,萧亦是不会放弃你的,”云芷彤喋喋不休。

“不会放弃谁?”一阵阴翳的声音突然传来。

是顾旻行的声音。

“关你什么事!”

林阮现在一看到顾旻行就想怼他,因为顾旻行的渣男形象已经牢固的树立在她心中了。

顾旻行脸色瞬间变了变,漆黑的眸色中翻滚着浓墨像是要把林阮吞入腹中。

声音中还带着浅笑:“再说一遍,嗯?”

真是被他惯的胆子都大了。

林阮被顾旻行的眼神看的心颤,立马就怂了,“没、没谁,你听错了。”

顾旻行的眸色这才平静了些,温和开口:“那就好,记住别喝带酒精的饮料。”

那样子就像是一个二十四孝好丈夫一样。

林阮弱弱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顾旻行走后,一旁云芷彤碰了碰林阮的肩膀,调笑道:“你老公挺关心你的啊。”

“你可别这么说。”

林阮现在心里只有害怕,云芷彤不了解顾旻行的脾性,她可知道,要是刚刚她再多说一句,顾旻行就不会是像面上这么好脾气了。

林阮又想起了什么,一脸嗔怪,“刚刚还不是怪你,那么八卦。”

要不是云芷彤也不会被顾旻行听到。

云芷彤立马笑着赔罪,“好了,我带你去个你喜欢的地方。”

林阮只能不情愿的被云芷彤拉去了酒店后院,看到眼前的花房时,心情这才好了点。

这是一个恒温花房,里面种着各种名贵花草。

“真好看。”看到面前五彩缤纷的花时,林阮不禁感叹。

刚想要靠近一些,林阮就感觉有人拉住了她。

“离远点,你对满天星花粉过敏。”萧亦一脸紧张的看着林阮,随后指了指隐藏在角落里的蓝色满天星。

“哦,好,谢谢。”

不过她真的没有注意到角落里那朵满天星。

明明她也是很喜欢满天星的,可第一眼居然没看到,只看到了手边的白色桔梗花。

林阮其实和她母亲一样很喜欢满天星,奈何对满天星花粉过敏,从而只能远远观看,但不知从何时起这种逐渐喜欢变成了忽视淡忘。

“不用那么紧张了,我站在远处看看就好了。”林阮安慰道。

“枝枝,我有事和你说。”顾旻行的声音又猝然传来。

“怎么了。”她不能再惹恼顾旻行了。

后面的云芷彤和萧亦都还没反应过来,

顾旻行便急匆匆拉着林阮走出了花房。

“怎么了,什么事啊。”

顾旻行拉着林阮出来后一句话都不说,搂着她的腰直直走向电梯。

“你说话啊,怎么回事。”林阮急了。

“枝枝,别说话。”顾旻行眸色幽深闪烁,阴哑低沉的声音从她耳边传来。

进了电梯,顾旻行便按着林阮的头就直接亲了上去。

顾旻行这一动作吓得林阮一颤,却不敢反抗。

完了,林阮有个不太美妙的想法。

顾旻行不会中那啥药了。

“顾旻行,你不会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吧。”林阮小心翼翼问道。

“嗯。”顾旻行压着自己的声音沉沉回答,薄唇离开林阮的樱唇直直往下。

卧.槽,中*了,跑来找她干嘛,找云眠眠去啊,不要啊,找她也不管用啊。

“我帮你找云眠眠?”

林阮脑子已经停机了,想到啥说啥。


她别过眼去,在心里腹诽,这不是砸坏脑袋了吧?

林阮当然不会这么糊涂了,事实上她很聪明,甚至很快就猜到了。

果不其然,接下来林正国就开口了,林正国看林阮的眼神没什么温度,说话的语气也平静的一丝波澜都没有,“你这几天就在医院照顾海山,等海山出院了,我和你周伯父周伯母商量个时间,你们俩就赶紧订下来。”

这话说的就像是在菜市场买菜似的,三言两语就订下了她的婚事。

明明猜到了,但林阮这一下还是气的发抖,可能是因为她心里还觉得林正国是她爸,对他抱有一丝希望,觉得他再怎么着也不可能把她往火坑里推,但她还真是高估了他了。

林正国眼里早就没她这个女儿了。

林阮咬着唇,迎着林正国的目光,忍不住就嗤笑出了声,“你还真是我的好爸爸。”

葛薇在一旁笑,煽风点火,“可不是嘛,你爸为了你和海山的事可是操了不少心呢,给你的嫁妆都安排好了。”

林正国随即看向林阮,“你不是一直想要繁星吗?你结婚这就是你的嫁妆。”

林阮呵呵冷笑,眼都红了。

她紧紧的捏着手指,忍无可忍,“繁星是我妈的,这嫁妆也是我妈留给我的,你别拿这威胁我。”

林正国冷了冷脸,正要怒斥她,堪堪张开嘴,随着一声重重的关门声,林阮消失在了病房里。

林阮气急攻心,没走出医院,就晕在了医院大门口,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坐着沈璃。

沈璃看她醒过来,没说什么,而是走过来给她测了测心率,然后问她,“最近有好好吃药吗?”

林阮说有。

沈璃很担心她,“你要是再这么控制不住情绪,早晚会出问题。”

可她这毛病,林正国不是不知道的。

林阮就忍不住笑,她问沈璃,“你说林正国是不是故意的,逼死我妈还不够,还得逼死我。”

沈璃和林阮是认识多年的朋友,林阮家的事,沈璃是知道一些的,林阮她妈当年就是被林正国外面的小三逼的情绪崩溃,跳楼自杀的,但自杀了又能怎么样,只不过是给小三腾出了位置,现在林正国和他的小三又一起合起伙来逼林阮,沈璃想到这儿忍不住皱眉,心疼林阮。

可心疼又能怎么样,她帮不了林阮。

她只能站在朋友的角度上问她,“你打算怎么办?”

林阮没说话,她从病床上下来,捋了把头发,随即勾唇,又恢复了以往没心没肺的样子,“你看,这个时候顾旻行不就派上用场了吗?”

沈璃却只觉得她天真,正了正鼻梁上的眼镜,沈璃道,“以我对顾旻行的了解,他不会管你。”

顾旻行单纯拿林阮解闷这事,沈璃跟林阮说过许多次,沈璃和孟珏从高中到现在在一起近十年,孟珏是顾旻行最好的兄弟,顾旻行这人多么冷情淡漠,沈璃这些年作为旁观者看的也是深有感触。

顾旻行大学时谈了个女友,两人好的时候,顾旻行宠她跟宠什么似的,可一旦翻脸,那人拿刀割腕威胁,他都不带看一眼的。

沈璃提醒林阮,没必要在顾旻行身上浪费时间,这人捂不热,但林阮不信邪,也或许是自信。

这一次,她依旧自信。

“他会管的。”

反正,管不管也不是他说了算的。"


后面的几天林阮没再见到顾旻行,期间她也有给顾旻行发消息,但顾旻行一条没回。

男人的态度摆在那里。

她自然不会上赶着去讨嫌。

好在没两天,顾老爷子的生日就到了。

葛薇是不情愿带林阮去的,但谁让顾老爷子点名邀请了。

当天,林阮特意去买了新裙子,做了新发型,一头直发被吹的微卷,小v领的黑色吊带长裙,既不会显得不庄重,又不失性感,口红的颜色很红,衬得林阮越发娇媚。

林阮是浓颜系美人,这一身打扮下来,靓丽的让人挪不开眼。

葛薇越看眉眼越冷,因为她不得不承认,林阮的脸和身材真的是一绝。

但好在,她是个跛子,一无是处的跛子!

出门前,葛薇在林阮耳边轻声讥讽,“你骚成这样,我看你不是去给顾老爷子过生的,而是去爬床的吧?”

林阮一点都不生气,瞥了眼葛薇道,“那你小心点,指不定哪天林珊珊得叫我一声奶奶。”

葛薇气结,林阮嗤笑了一声,扭着她那23寸的蚂蚁腰,上了林家的车。

葛薇每每和林阮语言交锋都是败下阵来的,黑着脸朝林阮的方向啐了一口。

顾老爷子76岁的生日宴,办的很低调,只邀了家里人前来。

林家三人到时,顾家人已经到齐,不多,顾老爷子膝下一儿一女,加之女婿儿媳,以及孙子顾旻行和外孙陆燃。

林阮进来时没看到顾旻行,只看到他表弟陆燃,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在那儿拨手机,看到她进来后,短暂的放下手机,朝她勾了勾唇,陆燃长的不错,在江城也是花名在外的。

林阮和陆燃不熟,但不是没见过,只不过印象不大好,所以林阮礼貌回以微笑的时候,也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种,敷衍的不能在敷衍。

好在陆燃一点不介意,又拿起他的手机在那回消息。

林阮轻轻一瞥,觉着按那个点击屏幕的速度,估计不止跟一个妹子在聊天。

林阮环顾了客厅一圈,没看到顾旻行,但顾老爷子正坐在轮椅上朝她招手,林阮立刻便扭身去了。

顾老爷子跟林阮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被打发离开。

顾老爷子的女儿陆母一边跟葛薇说着话,一边注意着那边,就见林阮的手搭在顾老爷子肩上给他按摩,一脸谄媚样,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顾老爷子把手放在了林阮的手背上。

陆母瞬间便嫌恶的皱眉,骂了一句,“狐狸精。”

骂完大概反应过来,林阮的继母还在自己身边站着,陆母道,“我这人心直口快的,你别介意。”

葛薇巴不得陆母多骂几句,哪能介意,只不过她这贤良淑德的名声在外头还是要顾及一下的,遂一副无奈的样子道,“这孩子野惯了,不守规矩,我回去好好说说她,你别和她计较。”

陆母笑了笑,“你还真是贤惠,我要是你,没把她赶出家门都算不错的了。”

林阮闹出过许多荒唐事,在江城算是臭名昭著。

葛薇道,“不管这孩子多胡闹,我既然嫁给了正国,肯定是要视如己出的。”

这话也只有她自己信,陆母看了眼葛薇,心知肚明葛薇对林阮的态度,真要视如己出怎么可能把人介绍给周海山那个烂人,但装模作样谁不会,陆母道,“也就只有你这么善良的女人,能教出珊珊这样的好女孩,听说珊珊这次去国外,拿了冠军回来就能升首席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