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王独宠王妃又跑去虐渣了
  • 战王独宠王妃又跑去虐渣了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一蓑烟雨作者
  • 更新:2023-01-31 16:33:00
  • 最新章节:第3章你好大的能耐
继续看书
沐芷兮的夫君是威名赫赫的战王,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是无数名门贵女追求的对象。她作为萧熠琰的妻子却不知道知足,反而整日里作天作地,甚至在小人的挑唆之下背叛了他们的感情。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夫君视天罗地网而不顾,只想把她救走,可是自己却因此丢了命。看着夫君死在面前,沐芷兮的内心充满悔恨,若果有来生,她发誓不会辜负他的爱……

《战王独宠王妃又跑去虐渣了》精彩片段

“不要——”

北燕皇宫内,女人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划破死寂,紧接着就是一阵痛苦的哭喊。

“萧熠琰,你不要死!你怎么这么傻,明知道是陷阱还要过来送死……”

沐芷兮的脸上满了慌乱,无助地用双手摁着男人的伤口,他的血仿佛被掘开的井水汩汩而流,怎么都止不住。

血,染红了她的双手,也染红了她素色的衣裙。

战场上威名赫赫的战神——战王萧熠琰,为了救自己的王妃,只身前来皇宫,而宫内早已是天罗地网。

看着沐芷兮那哭花了的脸,萧熠琰艰难地抬手。

“别哭,不要让我的血脏了你,本王不能再护你了,答应本王,好好活下去,你……自由了……”

说完,他终是咽了气。

沐芷兮满眼慌乱,泪水翻涌。

萧熠琰是她的夫君,但她从未爱过他。

甚至,她帮着他的对头不止一次地暗中陷害。

她恨他对自己强取豪夺,恨他棒打鸳鸯,让她没法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一起。

但现在,她心爱的男人为了权力利用她,将她作为诱饵,成功除掉了他的眼中钉。

自由了吗……

这些年,她无时无刻不想着逃离萧熠琰的魔爪,现在他因她而死,她的自由,是他用命换的。

不知道为何,她的心好痛。

明明恨萧熠琰,明明巴不得他去死,可现在他真的死了,她却高兴不起来……

沐芷兮颤抖着声儿,冲着殿内那个穿着尊贵龙袍的男人悲伤质问。

“萧承泽,你说过不会要他性命,你说你只要兵符的,他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弟,你怎么忍心下手……”

萧承泽目光阴狠毒辣,“大胆!居然敢直呼朕的名讳!”

紧接着,他对前来救驾的一众侍卫下令。

“战王意图谋反,今已被朕当场斩杀,涉事者一律格杀勿论,包括战王妃。”

沐芷兮不可置信的瞳孔一缩。

“你要杀我?!”

“姐姐,夫妻二人生则同衾死则同穴,如今皇上成全你与战王情深,你该谢恩才是啊。”

庶妹沐婉柔模样美丽,脸上是一抹不怀好意的冷笑。

这一刻,沐芷兮突然就顿悟了。

原来从头到尾,她都是萧承泽手中的一颗棋子。

她笑得无比凄凉,看向萧承泽,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痛到不能呼吸。

“你说你会封我为后,都是假的吗?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萧承泽,我真是信错你了!”

当初是谁说这辈子都不会负她,是谁说不嫌弃她嫁过人,要让她做他的皇后。

可笑她因为他那些空口承诺,费尽心思帮他登上皇位。

她外祖父一家本可以不用牵涉这皇权之争,却成为萧承泽夺权的棋子,落得个全家被当街斩首的下场。

可如今他居然要杀她。

好一个负心薄幸之人!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跟皇上说话呢,清君侧本就是你该做的,如今大局已定,你也算是死得其所啊。”

一个蠢货,怎么配跟她争,不过是为她做嫁罢了。

“来人,还不快将罪臣之妇拉下去,斩立决!”

萧承泽对沐芷兮非常厌恶。

她模样丑陋,还是不洁之身,他怎么可能让她做自己的皇后。

而且靠女人得来的皇位,定然会遭人诟病。

杀人灭口才是上上之策。

“皇上,明日就是封后大典,不如等姐姐观礼结束后再行刑吧。对了姐姐,你还不知道吧,从明日开始,我便是这北燕的皇后了呢。”

她的眉眼之中满了得意之色,炫耀式地挽上萧承泽的胳膊,宣示她的主权。

“皇后……”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原来沐婉柔早就和萧承泽勾搭在一块儿了。

枉她之前居然还傻傻地帮妹妹寻觅良婿,她真是太傻了。

被自己最信任的两个人背叛,沐芷兮泪水汹涌,爬起身怒斥。

“萧承泽,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的皇位是我外祖父一家用命换来的,为了救你,我们的孩子也夭折腹中,你说此生若有负于我就遭万箭穿心,萧熠琰不该死的,该死的是你!是你——”

“放肆!”

被当众怒骂的萧承泽愤怒十足地对着沐芷兮猛踹了一脚。

沐芷兮一口鲜血吐出,眼中是不屈的倔强。

沐婉柔一副单纯无辜的模样,假装上去扶沐芷兮,却是在她耳边低声开口。

“姐姐,你那死去的孩子可不是皇上的种哦。你这副尊容,皇上可下不了手,所以他让我去找了个马夫来,而且他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我,如今丞相府也将你视为弃子,否则你以为我如何能够顺利被封后?你输得彻彻底底啊,你的脸是被我设计毁的,你娘也被我娘毒死了,现在连唯一爱你护你的战王都被你害死,我倒要看看,还有谁能够护你周全。”

刺骨的真相让沐芷兮心中一阵恶寒,同时怀揣着对萧熠琰的愧疚,沐芷兮猛地推开沐婉柔,“你们简直该死!”

她恨不能亲手杀了眼前这对人渣。

沐婉柔故意摔倒,满脸委屈。

“皇上,我好心扶姐姐,她竟这般对我。”

萧承泽心疼地扶起沐婉柔,“柔儿,朕这就砍了手帮你出气!”

萧承泽怀抱着沐婉柔,“把这罪妇拉下去,五、马、分、尸!”

侍卫们架起沐芷兮,将她无情拖走。

轰隆隆!

外面雷声大作。

沐芷兮的手脚和脖子跟五匹马绑在了一块儿,它们朝着各自的方向狂奔,她的身体便被活活撕扯开。

“萧承泽、沐婉柔!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他们利用她、伤害她,这辈子她蠢透了,若是能够重来,她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她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

轰隆隆——

一道白色的闪电劈开夜空的混沌黑暗,照得整个战王府亮如白昼。

大红帐、双喜烛,合卺酒点滴微动,喜榻上寓意着早生贵子的物件颇具讽刺。

沐芷兮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然后很快便反应过来——她重生了,而且重生到了她和萧熠琰成亲当晚。

这个时候,萧熠琰还好好活着,外祖父他们也都还活着,母亲没有死,她的脸也没有毁容……

丫鬟秋霜一边收拾屋内的狼藉,一边好言劝说。

“小姐,就算你再不喜欢战王,也不能在婚礼上当众揭盖头撞上柱子啊,还好没什么大碍,否则……”

“萧熠琰呢?王爷呢?他在哪儿?”

沐芷兮不顾自己额头上的撞伤,抓着秋霜的胳膊,瞳仁颤动。

“小姐,王爷进宫了,听说皇上和太后定要让王爷休了您……”

“备马车,我要进宫!”沐芷兮双目泛着晶莹,是重生的喜悦。

秋霜的话戛然而止,而后转动着她那双黑溜溜的眼珠子,一脸诧异。

“小姐,你怎么突然要进宫啊?”

沐芷兮没有时间向秋霜说明情况,毕竟关于她重生这件事,实在是有些荒诞的,说出来也没人会信,说不定反倒会以为她是魔怔了。

她要进宫,是因为萧熠琰。

前世她辜负了萧熠琰对她的一片真心,这一世,她要一一还给他……

但她刚出房门,就被护卫给拦了下来。

王府的侍卫得知沐芷兮要用马车出去,说什么都不肯放行。

早在半个时辰前王爷离开的时候就吩咐过,无论如何都要看好王妃,不能让她出新房。

他们也都清楚,沐芷兮嫁给王爷,那是千万个不愿意。

否则也不会在今日大婚拜天地的时候当众掀了自己的盖头,并且对王爷出言不逊。

现在宫中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王爷没回来,这女人就想着要逃,当他们这些侍卫是摆设么。

“不行,没有王爷的命令,王妃不得私自离府!”

秋霜讨要马车不成,只能回来劝说自家小姐。

“小姐,要不我们还是在府中等王爷回来吧?都这么晚了,您出去也不安全啊。”

沐芷兮二话不说,直接将桌上的酒杯狠狠摔在地。

一听到屋内的声响,护卫们立马破门。

沐芷兮用碎瓷片对准了自己白皙的脖子,面对那些护卫,镇定果决地要挟。

“不让我出去是么,那我保证等你们王爷回来,他见到的将会是我的尸体,这样也无所谓么?”

她太了解萧熠琰,让护卫看着她,是怕她逃走。

但若是她伤了分毫,这些护卫只会是吃不了兜着走。

护卫们生怕她真的会伤害自己,只能按照她的要求准备马车。

秋霜在后面佩服得不行。

她好说歹说了好一会儿,那些护卫都不松口,小姐才几句话,护卫们就怂了。

宫门口。

沐芷兮想要进宫,但没有皇帝传召,即便她是战王妃、皇家的儿媳,也同样不得入内。

前世也是如此。

在大婚当日,她在沐婉柔的教唆下,当众给萧熠琰难堪。

拜天地的时候,她自己揭了红盖头,欲撞柱子以死明志。

她当场撞晕,天地没有拜成,直接被送去新房。

那时宾客众多,甚至皇上和太后亲临。

她的举动是藐视皇威,给皇家抹黑,皇上要让萧熠琰休妻,甚至要处死她,最终是萧熠琰进宫替她求情,她才能够安然无损地继续做战王妃。

错是她犯的,没道理只让萧熠琰替她承担。

所以她实在想要进宫,想当面向皇帝认错。

只不过,她重生后脑子一热,忘了进宫需要传召这回事儿了。

子时,夜风有些寒冷。

今晚时不时电闪雷鸣,酝酿着一场大雨,但此刻,只有大片乌云涌动,雨点儿迟迟未落。

暴风雨前的宁静,往往等待是最煎熬的。

一刻过后,她终于得到了太后传召,于是立马便入了宫门,循着前世的记忆直接前往太后的坤宁殿去。

若是一切都和前世一样的话,那么现在萧熠琰应该就在坤宁殿。

前世,因为她在成亲这日闹出的事,萧熠琰为她挨了二十杖,那个时候她还幸灾乐祸,但他也是人,二十棍子打下去,他也会疼啊。

或许比起身体上的痛,更加伤他的,是她对他的漠不关心吧。

思及此,沐芷兮越发加快了脚步。

然而在途径御花园的时候,她突然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

“兮儿?”

萧承泽刚从其母妃的寝殿而出,在宫中见到身穿一袭嫁衣的沐芷兮,他差点以为自己看错。

前世的记忆一幕幕浮现,沐芷兮双手紧握,眸底泛着一抹幽冷。

萧承泽……

前世那个利用她、抛弃她、背叛她,狠心将她五马分尸的畜生!

想不到,她居然这么快就见到他了。

“兮儿,你不在战王府,跑到宫里来做什么?”

御花园这边素来人少,萧承泽胆子甚大,说话间手就伸了过来。

沐芷兮非常自然地侧身,避开他,福身行礼。

“男女有别,齐王殿下请自重。”

萧承泽俊朗的脸上微露诧异。

沐芷兮一直心系于他,今日还为了他在大婚上以死明志,现在居然跟他说什么男女有别?

“兮儿,这儿没什么人,让我看看你的伤如何?”

他眼底隐藏算计,再次将手朝着她额头上的伤口而来。

这次,沐芷兮直接用手挡开。

她抬眼看向萧承泽,神情一片漠然冷酷。

“如今我已为战王妃,此举不妥。若是被我夫君瞧见了怕是会误会。”

“兮儿,此处没有外人,你我不必这般……”

“我让你别碰我,齐王这是听不懂人话吗!”沐芷兮满是不耐,声音也拔高了些许,“是不是要让我把人喊来,你才知道什么是男女授受不亲!”

沐芷兮的态度格外刚硬,眼中满是对萧承泽的嫌弃和厌恶。

这一刻,不只是萧承泽诧异,就连她旁边的婢女秋霜也是震惊有余。

小姐不是最喜欢齐王殿下了吗,平日里私底下见了他都非常温婉羞涩的,怎么今晚好像看齐王很不顺眼的而样子啊?

萧承泽愣在原地,伸出去的手悬在空中,盯着沐芷兮打量了好一会儿。

眼前这人,是沐芷兮也不是?

她明明爱慕他到了死去活来的地步,怎么会这般跟他说话?

还有,她那是什么眼神,嫌恶他?

这贱人有什么资格嫌恶他?

要不是看在她还有利用价值,看在她外祖父的势力上,他怎么会假意对她温柔。

不识好歹的贱人……

“秋霜,我们走。”沐芷兮冷冷地对着婢女吩咐了声,而后看都不看萧承泽,直接越过他继续往坤宁殿的方向去。

萧承泽却忽然拽住了她的胳膊,不死心地问。

“兮儿,你是不是在怨我?但我真的多次向父皇求娶过你,无奈皇命不可违……你放心,今日你在大婚上闹出那些事后,父皇和皇祖母已经有意让五弟休妻,到时候我就能够娶你……”

听到这些话,沐芷兮心中怒壑难平,眸间露出犀利的光芒。

前世,萧承泽也是像这般花言巧语地哄骗她,那时候她天真蠢钝,所以真信了他的话。

她信他真的会娶她,所以将一颗心都给了他。

可结果呢,他又是怎么对她的。

在她帮助他暗中对付萧熠琰,帮他如愿登上皇位后,他居然要她去死,还要册封沐婉柔为后。

萧承泽这满口谎言的卑鄙小人,她要是还再信他的话,前世就白死了。

而且现在,他不可能真的让她和萧熠琰和离。

因为他惦记着萧熠琰手中的兵权,他无时无刻不想要萧熠琰的性命。

他对她步步为营,实则是将她当作一颗安插在萧熠琰身边的棋子。

与此同时,不远处,宫宇的廊檐上,驻足着一个容貌冷峻的男子。

见到沐芷兮出现在宫中,并且和萧承泽在一块时,男子的目光瞬间变得清冽刺骨。

袖袍中,他双手微攥,眸底燃着愠怒。

近身侍卫陆远低声提醒说:“主子,那好像是王妃。”

身为战王萧熠琰的贴身侍卫,陆远巴不得自家主子能够听从太后和皇上的意思,休了沐芷兮这个女人。

她都嫁给他们王爷了,居然还跟齐王藕断丝连,真是不守妇道。

而且这要是私底下偷偷见面也就罢了,居然还夜会于宫中,胆子忒大了些。

“府中护卫,一律杖责三十。”萧熠琰低沉的声音透着夜间的深沉与寒冷,一张脸也是白皙得可怕。

一帮废物,连个女人都看不住,是不把他的命令当回事儿么。

萧熠琰迈开步子,瞳孔一点点缩紧。

刚才萧承泽所说的话,他可都听见了。

说什么他与沐芷兮和离后就要娶她,沐芷兮呢,也这么想么。

这边,沐芷兮刚想要怼萧承泽几句的时候,突然听到脚步声。

而后她一转身,便看到了心心念念的萧熠琰。

不同于面对萧承泽时候的嫌恶和不耐烦,她瞬间喜形于色,甚是激动地朝着萧熠琰跑去。

“夫君!”

一道红色的身影就这么直接落入怀中,萧熠琰的瞳孔微微震荡,稍显意外。

这是沐芷兮第一次与他亲近,她居然对他主动投怀送抱!

“夫君,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沐芷兮撒娇式的声音婉转低柔。

她紧紧地抱着萧熠琰,小脸埋进他的胸膛,听到他的心跳声有所加快。

前世,萧熠琰是为了救她,才会被萧承泽那人渣设计而死。

她从来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成亲后对他冷嘲热讽,甚至咒诅他去死。

他越是对她容忍,她便越觉得他心机颇深。

沐芷兮啊沐芷兮,好好看看此刻站在你面前的这个男人吧。

他为了你宁可放弃唾手可得的江山,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他将一颗心完完整整地交给你,却被你无视、被你践踏,前世真正害死他的不是萧承泽,而是你啊……

“松手。”

头顶上方,传来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

她瞬间拉回思绪,抬起头望着他。

萧熠琰剑眉敛起,脸色阴沉,眼底是闪着寒光的刀刃,仿佛能够一眼看穿她。

“为了掩盖你与萧承泽夜会的事实,连这种法子都用上了是么。

“沐芷兮,你好大的能耐。”

他的表情严厉而冷锐,语言颇具嘲讽。

不得不承认,方才沐芷兮抱住他认错的时候,他有刹那的错觉,还以为这女人真的转性了。

但当看到萧承泽趁机离开后,他便想到,原来她是为了拖住他,才对他投怀送抱。

正如她今日在大婚之上揭开盖头以死明志,都是为了萧承泽。

“不是的。”沐芷兮知道他定然是误会了,脑袋摇得好似拨浪鼓,急于澄清。

“夫君,我是真心要认错的,我这就去向皇上和太后认错,我会求得他们的原谅,那你就不用受杖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萧熠琰那如同墨玉打磨过的双眸微眯,露出危险的光芒来。

“你怎知杖刑?”

他才刚从坤宁殿出来,正要去领杖刑,照理说消息还没有传出去才是。

沐芷兮因为一时着急说漏了嘴,打算搪塞过去。

“我,我猜的。”

萧熠琰虽然还在为她大婚上的举动而生气,但更不想她再被皇上和太后训责。

“马上给我乖乖回王府,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夫君,你信我,我真的能够跟皇上、太后说清楚的,而且太后已经传召我了,我必须要去。”

说完,她非常坚持地要往坤宁殿去。

“本王说了,不许去!”

萧熠琰大力拽住她的胳膊,她被这股力量弄得一时重心不稳,因而身体后仰。

生怕自己会摔,她下意识地抓住他的衣襟。

他反应甚快地伸手揽着她的腰,顺着力将她扶住。

差点害得她摔倒,萧熠琰也在反省自己力气太大。

侍卫陆远和婢女秋霜呆呆地看着二人,早已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实际上,从自家小姐一身娇态地扑进战王殿下怀中认错的时候起,秋霜就已经是目瞪口呆了。

她甚至怀疑,现在的小姐是被什么脏东西给附身了。

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解释小姐的巨大变化。

明明小姐之前对战王殿下那是一百个不情愿,甚至不惜撞头自尽。

每每提起战王殿下,言语中也是各种咒诅之词。

她真是看不懂小姐这波操作了。

居然为了战王殿下不受责罚而亲自去向皇上太后认错,这还是她们小姐吗?

陆远也同样看不透了。

但他绝对不信沐芷兮这女人是“改邪归正”,这一定是她的计策。

所以他默默祈求着,他们英明神武的主子可千万别被这个女人给蒙骗了。

萧熠琰了解沐芷兮的性子,越是阻止她,她就越要去做。

于是他只能暂时依了她,陪她一块儿去坤宁殿。

太后所居的坤宁殿环境幽静,守卫也是尤其森严。

沐芷兮乖乖地跟在萧熠琰身边,还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裳一角,生怕自己会跟丢似的。

萧熠琰感觉到她的动作,强忍住想要回头的冲动。

还真是奇怪,以前光是碰到他的衣裳穗子就厌恶得要命,说他是沾满血腥的刽子手,现在居然敢碰他了么。

到坤宁殿外的时候,沐芷兮打开话匣子问:“夫君,太后现在是不是很生气啊?”

实际上,因为重生,她已经能够预知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现在她只是想要借机和萧熠琰多说说话而已。

她想要消除他对她的芥蒂,想要让他尽早忘记她今日在大婚上所做的出格行为。

哪怕他愿意搭理她,跟她说说话也好。

听到她这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低软细语,萧熠琰一双凌厉的双眸中,一抹不忍稍纵即逝。

他停下步子,转身看向她。

听到她一声声地唤自己“夫君”,他的心也软了几分。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若是太后迁怒于她,她就知道什么是千金难买早知道了。

“不,我不后悔。只要夫君能够原谅我,就算被太后责罚也不怕。”她真诚满满,看着格外坚强。

萧熠琰那性感的喉咙上下滚动,有什么话憋着,欲言又止。

他一遍遍地告诫自己,不要被眼前的她所哄骗。

这只是沐芷兮为了逃离他而使的缓兵之计而已,难道他忘了么,刚才在御花园,她还在跟萧承泽夜会,她还想着要跟他和离嫁给萧承泽。

说不定她现在面见太后,就是为了言明她要和离的决心。

所以,别傻了,她心里根本不可能有你。

萧熠琰琥珀色的眼睛里没有丝毫希望,虽然沐芷兮身上穿着嫁衣,但他还是觉得怅然若失。

坤宁殿的台阶是白玉铺就,太后正躺在软榻上休息,毕竟都这么晚了,若不是为了战王府的事儿,她现在早已就寝。

“太后,战王妃到了,就在外面等着您召见呢。”

“让她进来吧。”

话音刚落,年纪有些大的太后突然面露痛苦之色,手中端着的茶盏摔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侍女面露惊慌,赶忙上前,“太后!您怎么了……”

太后感觉腹痛难忍,仿佛肠子被绞着了似的,死死地抓住侍女的手,却痛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侍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马冲着外面大喊。

“太医!快传太医!”

殿外,沐芷兮看到侍女匆忙出来,立马拉住她。

“太后怎么了?”

“太后突然腹痛难忍……”

果然和前世一模一样。

前世,在她大婚这日的晚上,太后突然腹痛不止,太医一时根本查不出是何缘由。

若是她能够治好太后的腹痛之症,那就能够帮萧熠琰免了杖责,并且稍稍补救一下她在太后心目中的形象了吧。

太医很快赶到,但把脉了好一会儿,也没法确定症结所在。

可怜太后一把年纪了,痛得在软榻上死去活来,唉哼不止。

皇帝闻讯赶来坤宁殿,身为大孝子的他也是不忍太后受此折磨,急得直踱步。

沐芷兮看准了时机,在皇帝面前福身行礼。

“皇上,可否让儿臣一试?”

皇帝认得沐芷兮,今日大婚,这女人藐视皇威,“威风”得很。

他没有降罪于她,她倒好,居然还跑到皇宫里来了。

跑来宫里也就罢了,竟然还敢主动出现在他面前。

萧熠琰看出皇帝的恼怒,便抓着沐芷兮的胳膊,佯装斥责。

“太后这边有太医为她诊治,你一个不懂医术的瞎凑什么热闹。”

沐芷兮豁出去了,挣脱萧熠琰的手,再次跑到皇帝面前。

“我没有凑热闹,皇上,儿臣真的有法子治好太后的腹痛。”

“你有法子?那你倒是说说,太后缘何会腹痛至此!”皇帝威严赫赫,对着沐芷兮下达死令,“若是你说不上来,朕就治你的罪!”

想要逞强,那就让这丫头尝尝后果。

他正愁没法好好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沐芷兮。

若非看在老五和她外祖父安远侯的份上,以她今日在大婚上所为,他砍她十次头都不够泄愤的。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