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狂仙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都市修仙爽文,男主林羽化身医武狂仙纵横都市,书名:《医武狂仙》!作者“无梦人”倾心创作中,林瑶是男主亲妹妹,作品梗概:林羽的人生本就不如意,妹妹重病住院,自己和女友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关键时候女友暴露真面目,将他的财产转移,房子被卖了,眼看着妹妹的手术费交不上就要被医院赶出来,林羽恰在此时觉醒了前世记忆。神中之神,仙中之仙,流落凡间,纵横世间,从此林羽一身仙术无人能及,难缠的富二代,重病的妹妹,都不是问题。

《医武狂仙》精彩片段

“孙主任,您不能把小瑶从ICU转到普通病房啊,她的情况您又不是不了解,普通病房的设备根本无法维持小瑶的生命体征!”

医院里。

林羽拦住一名身穿白大褂的秃头医生,一脸焦急的开口说道。

“林羽,你也是医生,ICU一天的花费多少,你比谁都清楚,前两天你还是咱们医院里年轻一辈的新星,可以让你一直拖欠,可是现在不一样,你的老师因为医疗事故跳楼自杀,你也背上重大医疗事故的案底。”

“能不能保全自己还尚且两说,还想着让你妹妹继续留在ICU?”

“交钱吧你!”

孙主任一脸厌烦,摆手驱赶林羽。

此时此刻。

一道道视线也是落在林羽身上,不少医生、护士对着林羽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的交谈着。

“这就是林羽啊,咱们医院最年轻的主刀医师,可惜,背上了重大医疗事故的案底,以后能不能继续做医生还两说。”

“啧啧啧,我就说,年纪轻轻道路那么顺,可不一定是好事!”

“可怜他的妹妹,重病在身,今天就要从ICU里被赶出来。”

“那怎么了?没钱治病,就把ICU空出来,咱们医院可是三甲医院病人永远在排队,医疗设备给林瑶用完全无法创收,还不赶紧腾出来,给真正有钱的人使用?”

“活该!”

“……”

林羽听到议论声,双手紧紧攥拳,指甲陷入掌心,一滴滴鲜血从拳缝流出尚不自知。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

——一朝失势,人不如狗!

当他还顶着天才光环的时候,谁见到他不停下脚步、打声招呼?

可是现在。

一个个在背后奚落,看笑话。

平日里林羽自问对待同事相当和煦,从来没有为难过任何人,有需要帮助的地方,他也向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可是……

……他行的善,始终比不上人心中的嫉妒。

“听说了吗?林羽的女朋友,在出事的第一时间就和他撇清关系,好像和咱们李院长的儿子——李顺利在一起了。”

“早就听说了,而且我知道,在林羽和苏小柔分手之前,苏小柔就和李顺利搞在一起,可怜的家伙哦。”

又是两道议论声响起。

林羽瞬间看过去,双眸喷吐出近乎于实质性的怒火,死死的盯着说话的两人。

两人被吓得赶紧闭嘴。

灰溜溜的离开,不过在走时,也都嘟囔着暗骂林羽一句。

“不可能!”

林羽自言自语。

他不相信苏小柔会背叛他,那可是和林羽交往整整三年的女友,而且林羽还倾家荡产,花钱和苏小柔购买婚房。

自己如此对待苏小柔,她怎么会背叛?

可就在下一瞬间。

远处的走廊里出现两道身影,正是李顺利和苏小柔,二人挽着手,有说有笑的往林羽这边走来。

“什么?”

林羽愣在原地,如遭雷击一般,半天没缓过神来。

任何的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

事实摆在面前!

他被绿了。

在苏小柔和他交往的时候,就已经和李顺利勾搭上。

不知道给他带了多少顶绿帽子!

“哦,林羽啊,曾经的年轻一辈最有天分的医生,啧啧啧,真是可惜。”

李顺利来到林羽面前,微微昂起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前者。

“你的行医资格证没有直接取缔,而是暂时吊销,是我在替院方给你美言,还不赶紧谢谢我,至于你的妹妹,已经从ICU办理出来,就在后面。”

李顺利牵着苏小柔的手,得意洋洋的在林羽面前卖弄。

林羽看向李顺利身后。

有两名护士,推着一辆担架车跟出来,而在担架车上,躺着一位气若游丝、脸色苍白的少女。

——正是林瑶。

“小瑶!”

林羽瞠目欲裂。

他怎么也没想到,医院竟然办事如此迅速,这才刚决定让小瑶从ICU搬出来不到五分钟。

不……不对。

是有人针对他!

“……”

林羽死死的盯着李顺利,他知道,有能力如此操作的人,在医院里都没有几位,一定是李顺利!

“你个废物,看我干什么?”

李顺利甚至没有反驳,把玩着苏小柔的小手,笑吟吟的看着林羽。

“我这是替医院解决坏账,你拿得出钱吗?”

“我……”

提到钱,林羽顿时说不出话来。

“瞧瞧,小柔,这就是你曾经的男人,连给妹妹治病的钱都拿不出来,你和他分开果然没错,还是跟我好,今年转正的名额,我肯定给你留着。”

李顺利和苏小柔调侃奚落林羽。

“就是,废物一个,曾经在手术室里也不知道收红包,现在行医资格证都被扣押,到底有多愚蠢,呸——”

苏小柔讥笑道,还往林羽的衣服上吐出一口口水。

林羽看着说出如此话语的苏小柔,只感觉无比陌生,他想象不到,曾经挚爱的女友,竟然会说出这种话语。

“看什么看?”

苏小柔翻起一个不耐烦的白眼。

“之前看在你有天资的份上和你在一起,结果和李少比起来,你什么都不是,和你在一起的三年,可真是我瞎了眼!”

“你都没你那个寡妇妈有钱,死了老公的寡妇,第一次见面还给我包了两万块钱红包,让我买了个香奈儿的包包,你就只会送个1314、520,哼。”

“你……!”

林羽怒火中烧。

苏小柔竟然敢侮辱他的母亲!

不过他还是忍耐下来。

当务之急,是救自己妹妹。

“婚房还给我,我要卖掉,给妹妹筹钱治病。”

“那个房子你可卖不掉哦。”

苏小柔冷笑着说道,随后看向李顺利,眼神瞬间变得娇媚无比。

“李哥哥,那房子我要送给你,当做咱们两个人的婚房好不好呀?”

“哼哼,那破房子虽然一般,可也毕竟是某位天才终生的心血,比小旅馆香的多,让我在婚房里好好怜爱你~就穿学生服怎么样?”

李顺利抱着苏小柔,一阵揩油。

“谢谢你啊,林羽,和小柔交往这么久,竟然都没碰过她,小柔和我快乐的时候,经常嘲讽你X无能。”

“为了感谢你把女友完璧的送给我,之前帮你留下行医资格证,这样吧,你跪下求我,我未必不能借钱给你。”

“跪下求我!”

李顺利嘴角咧起一抹笑容,盯着林羽说道。

林羽咬紧牙关,牙齿都被咬碎,他知道,李顺利就是想要羞辱自己,可事到如今已经再无办法。

“噗通——”

林羽在李顺利和苏小柔面前跪下,双手用力抓着地板,手指甲都劈碎。

“求……求求李少,借给我点钱,救我妹妹一命。”

“哈哈哈哈!他竟然真的跪下了,小柔你看看,他像不像一条狗?”

“曾经的天才医生,竟然如此卑微的在我面前下跪。”

李顺利狂笑。

“我看他不如狗。”

苏小柔也是掩嘴娇笑。

“……李少,是不是可以借给我钱了,等我去打官司,把婚房卖掉,我会把分到的钱还给你,求你救我妹妹。”

林羽低声下气。

“诶?”

李顺利却是一脸疑惑。

“我什么时候说借给你钱?我说的是‘未必不能’,同样也是未必能呀?我晚点要和小柔去春川旅行,没钱借给你。”

“而且你知道为什么我说你卖不掉房子么?”

苏小柔突然阴笑着开口。

“你好可怜,连房产证都没见过,你不知道吧,上面其实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你可真放心啊,自己在医院里加班挣钱,然后把钱交给我,让我全权购买。”

“之前给你的房产证照片,是我PS出来的,嘻嘻。”

“现在那房产证上即将加上一个名字,不过却不是你,而是李少~!”

“你……你们?你们这对狗男女!”

听到李顺利和苏小柔的话,林羽如遭雷击,彻底压抑不住怒火,咆哮一声冲向李顺利。

“侮辱我的人格,糟蹋我妹妹的生命,还侵吞我这辈子的心血!”

“去你的。”

李顺利早有防备,在林羽冲过来的瞬间,直接一脚揣在他的胸口,将林羽踢的倒飞出去,砸在不远处的背景灯上。

撞折好几根电线,一阵火花闪电在林羽身上雀跃。

林羽感到无比痛苦。

高压电,足以要掉林羽性命,可不知为何,林羽并没有觉得意识模糊,脑海中反而多出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

影影绰绰,最终化为实质。

竟然是他前世的记忆。

——屹立山巅,享受众生膜拜,神中之神,仙中之仙!

前生。

林羽是无敌于世界的仙王。

掌控九天十域。

但在渡劫时,遭受百世轮回之苦,最终陨落,他不想再遭受如此苦难,所以将这段记忆封存,奈何如今遭受高压电击,让封存的记忆出现裂痕,和现世融合在一起……

仿佛庄周梦蝶,蝶梦庄周。

林羽睁开眼睛,他的眼神中,没有之前的愤怒和悲伤,唯有无穷无尽的威严和压迫感。

他缓缓起身……

林羽微微看着天花板,感慨万千,纵使封存记忆,不走逆天而行之路,可人世间的疾苦,未必比修仙弱多少。

有前世的见识,林羽瞬间明白很多事情。

——比如改变自己一生的医疗事故,大概率另有隐情,医院不弱于一个小社会,人际关系、利益纠纷,一点也不少。

他和他老师,得罪的人可不少。

“这具身体……”

林羽低下头,看了看已经破败不堪的身躯,嘴角微微咧起一抹苦味的弧度。

前一世。

就算刚生下来时,林羽也没有如此孱弱过。

完完全全的普通人。

甚至在普通人中,都是相对较弱的一类。

“等等……”

林羽突然按住脑袋,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自言自语起来。

“对,我还有妹妹!”

“我妹妹快要死掉了!”

纵使融合仙尊的记忆,林羽也还是这一世的林羽,妹妹是他这辈子最宝贵的人,林羽不能允许她有任何闪失!

林羽从废墟堆里走出来,脚步坚定的走向担架床。

“呦,你这条狗,竟然还活着?”

李顺利诧异的看着林羽。

“好人不长命,废物活千年!”

苏小柔不屑的嘲讽。

“……”

对此,林羽充耳不闻,对于现在的林羽而言,李顺利和苏小柔,已经不足以引起他任何情绪波动。

——土鸡瓦狗尔。

当然……

……这二人一定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不过时机还未到。

“银针。”

林羽站在担架床边,看着秃头的孙主任,冷漠的开口说道。

“啊……嗯。”

孙主任慌忙的掏出银针,递在林羽手中。

做完一切后。

孙主任才是一愣神。

不对啊。

自己凭啥听林羽的话?

莫不说他已经前程尽废,就算还是医院天才的时候,自己也是他的长辈,没道理顺从林羽的命令。

可是刚才。

在林羽说话的时候,孙主任却是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巨大压力,就算是在和院长对话的过程中,他都没有感受过刚才的压迫。

——真是奇怪!

“你要干什么?”

孙主任开口,询问拿走自己银针的林羽。

“治病。”

林羽只是淡淡的开口,言语之中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反而莫名的让人感到诡谲。

“疯了,哎呦,曾经的天才医生,如今也落得疯病的下场,还真是可惜啊。”

李顺利在一旁看着林羽,讥讽的摇了摇头,阴阳怪气的说道。

“林瑶身体早就已经支撑不住,完全依靠ICU的仪器维持生命体征,如今从ICU搬出来这么久,生命体征已经消失,再用高科技仪器挽救都已经来不及,拿着一副银针就想治病,只能说‘天才’的想法非凡人能够揣测。”

旁边的护士听到李顺利所言,用手搭在林瑶的脖子上,随后摇了摇头,惋惜的说道。

“已经没有脉搏……”

“死者为大,送入停尸房吧,如果没有入葬费,我可以先垫上。”

林羽看了一眼护士。

他认识她。

——赵玉,护士长。

接触不多,但林羽知道,她是医院里为数不多还算善良的人。

“护士长,你让开一下。”

林羽冷淡的说道。

“哼哼,赵护士长,你就让开呗,看看这废物能用什么手段给这死孩子救活,毕竟是人家的妹妹,愿意怎么折腾,那是人家的事情。”

苏小柔也是阴阳怪气的开口嘲讽。

“死者为大,不能亵渎尸体啊!”

孙主任则是在一旁踱步,他倒不是担心什么‘亵渎尸体’,他是不愿意自己的银针扎死人,太晦气。

如果不是怕林羽暴起伤人,孙主任早就上前抢针了。

“……”

林羽不为所动,抬起手指,精准的将银针插入林瑶的百会穴上。

还不算完。

他手指连连起落,快的几乎在空中留下残影,一根根银针精准的落在穴道上,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偏差!

几秒钟。

根银针就全部落在相应位置,最后一根落下后,第一根银针的尾巴还在颤抖。

“嘶——”

见到这一幕,孙主任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别的不说。

这手下针,就最起码有20年的功夫,孙主任自己都自认做不到。

“可惜,下针再熟练,对一具尸体也没有任何意义。”

孙主任自言自语。

可就在孙主任自语声落罢,一道咳嗽的响动,却是响在所有人的耳边。

“咳咳——”

那咳嗽的人……

……正是林瑶。

林瑶在咳嗽两声之后,胸部开始出现平稳的起伏,脸色也变得红润许多,俨然已经是恢复气息。

一瞬间。

整个医院大厅安静的针落可闻,所有人以一抹难以置信的视线,不断在林羽和林瑶身上挪移。

他们双眸圆睁,瞳孔收缩成针眼般大小,仿若被一双无形大手扼住脖颈,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许多。

“这不可能!”

率先开口的是赵玉,她可是亲自摸过林瑶的脖颈,连一点点脉搏都感受不到,皮肤都变得冰冷。

林羽竟然几针下去,就让林瑶恢复生机?

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顺利和苏小柔也是一脸惊诧,二人对林瑶的病情都有所了解,那可是肝癌晚期,离开ICU基本就是秒死亡。

这林羽到底是怎么回事?

“哼,无知。”

林羽一声冷哼,嘴角咧起一抹轻蔑的弧度。

神针‘九宫还阳’又岂是凡人能够理解,林羽自然不可能和他们解释,淡然的开口说道。

“普通病房,安排一下。”

“你……”

李顺利刚想说些什么,却又被林羽冰冷的视线打断。

“你完全可以拒收,三甲医院,普通病房不给安排,我倒要看看,是谁给你的狗胆!”

林羽冷声呵斥。

——ICU是特种病房,没钱就是住不了,但普通病房不一样,拒收将死之人,比重大医疗事故还要不堪。

“护士长,我妹妹就拜托你了。”

林羽在赵玉面前站定脚步,深鞠一躬,开口说道。

“那你呢?”

赵玉下意识的问道。

“去找救我妹妹的药。”

林羽淡然的说道。

“你是说……你能救你的妹妹?”

赵玉惊骇无比。

“怎么?”

林羽皱紧眉头。

“肝癌晚期也能治……不……没什么。”

赵护士长想要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开口。

她安排林瑶住进一间普通病房。

随后。

林羽迈着不疾不徐的步伐,在李顺利和苏小柔的注视下,缓缓离开医院。

“可恶,我一定要弄死他!”

李顺利握着拳头,咬紧牙关的说道。

不知为何。

林羽这种平淡的态度,反而让李顺利格外的愤怒。

明明差一点点。

就能将林羽的精神彻底击垮。

他自然就是年轻一辈中最耀眼的存在。

可没想到,竟然横生变故!

“等等,那女孩身体一定有特意的地方,我要让父亲好好研究研究,拿那臭丫头做实验,如果能弄清她起死回生的秘密……”

李顺利双眸突然迸射出耀眼的光芒,丢下苏小柔,兴冲冲的往院长办公室跑。

“……”

苏小柔一语不发。

她觉得。

自己有些不认识林羽。

……

医院外。

“得快去快回,我的妹妹,估计要被惦记上了。”

林羽站在医院外,自言自语的说道。

双眸之中闪烁过一丝冰冷。

“江北最好的中药材店,我记得是‘百草堂’来着。”

林羽自言自语。

然后打了辆车。

前往百草堂。

……

百草堂。

华国三大连锁药堂之一。

这是一座充满古风古韵的药堂,在进入大厅时,一股难以言喻的药香味儿,便是浸润林羽的鼻翼。

林羽耸了耸鼻子。

心中满是欢喜。

——这些味道的来源,有不少是顶级药材,不光治疗妹妹的草药可以找到,甚至还有几位炼制筑基丹的药材。

“我这副身体太过孱弱,如果能服用一枚筑基丹,当世所有武术高手、拳击大师,估计都不是我的对手。”

林羽自言自语。

“您好,欢迎光临百草堂!”

一道热络的声音响起

林羽走到柜台前。

“糯稻根半两,茵陈2钱,马齿苋半两,藏红花3钱,百年人参1根,龙须草三根……”

林羽微微思索,随后说出一串药材。

不光重量有,连年份也附带上。

听到林羽所言,柜台后的药童顿时来了精神。

这可是大单子!

如果能谈成。

能抽成几千块!

药童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您稍等,我立刻给您抓药。”

他拿着药方。

不断在药柜和后堂来回跑,林羽需要的药材不乏珍贵之物,有专门存放的地方。

足足四十分钟。

药童才将药材抓好。

“您稍等,我计算一下价格。”

“一共39万2千8百42块,给您抹个零,算39万2。”

“什么?”

听到工作人员说出的价格,林羽大惊失色。

怎么这么贵。

“钱不够。”

林羽淡漠的说道。

药童:“?”

他头回见到,钱不够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人。

“去掉这些呢?”

林羽抬起手,将药方后面一半划掉,那是他炼制筑基丹需求的药材,并不是特别着急。

“我算算……也得15万左右。”

药童懒得细算,估量个大概数。

“也不够,我只要3万。”

林羽自言自语。

“你来捣乱的是不是?”

听到林羽所言,药童瞬间暴怒。

万?

来抓这么贵的药材。

这不是耍人玩么?

“替换些便宜的药材?”

“还是把年份降低一点?”

药童的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

“都不行。”

林羽摇了摇头。

“这已经是最便宜的方子,年份也已经卡死,没有任何修改余地,除非让小瑶留下病根,但那是不可能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倒是把钱带够啊,你这不是故意找茬吗?”

药童态度大变,斜着眼睛盯着林羽。

“怪我,看你穿的一身破烂也不是什么有主,亏我在你身上浪费这么久时间。”

药童讥讽说道。

“现在没事了吧?没事就赶紧滚出去,不要碍着我们做生意!”

“你确定?”

林羽突然咧嘴一笑,抬起手指了指旁边的告示。

——重金寻求华佗金方,如有金方,必千金相送。

“如果我走了,这华佗金方,怕是要永远和你们老板无缘了。”

“就你?也有华佗金方?”

药童不屑的看着林羽,一脸讥笑。

“我们老板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快滚吧。”

“别后悔。”

林羽深深看了一眼药童,随后转身就走,不过在离开药堂的过程中,林羽却是口中念念有词。

“白芷、香茅、防风草、麝香……”

“神经病。”

药童根本懒得搭理林羽。

可就在下一瞬间,通往后堂的门突然打开,一位风风火火的老人闯出来,老者的裤子只穿了一半。

足以见得他到底有多慌张。

“谁,谁在背诵华佗金方?”

“肖老?”

药童见到这身影,吓得赶紧站直身体。

——肖木森。

百草堂的大老板,平日里肖木森从来都是一副不疾不徐、道骨仙风的姿态,哪里像现在这般失态过。

“我。”

林羽淡然的说道。

“肖老,他就是个捣乱的人啊,怎么惊动您的大驾?”

药童赶紧凑过去,谄媚的说道。

“胡闹!”

肖木森直接抬起手,一巴掌抽在药童的脸上。

“能背诵出华佗金方的人,又怎么会是捣乱的骗子!”

“华佗金方共32味草药,其中2味失传,可谓是华国的大损失,小友既然能背诵金方前面的药材,想来也是有着不一般的医师传承,请问来此何事?”

肖老看向林羽,出言问道。

“我有完整的华佗金方。”

林羽无悲无喜的开口。

“这……真的假的?”

肖老大喜过望,他盯着林羽,发现后者并非玩笑,整个人差点从地上跳起来。

“望小友赐教。”

肖老深鞠一躬。

“当然可以。”

林羽开口,不过他并未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肖老边上的药童。

“……啊。”

肖老瞬间明白过来,他看着身边的药童。

“你被开除了,终生不得进入百草堂工作,所有百草堂合作企业,也对拒绝录用你!”

“不,不要啊,求求您饶了我,是我有眼无珠。”

“求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药童吓得跪在地上。

肖木森的话,相当于断送他未来的职业生涯啊!

任由药童哀求。

林羽脸上却没有丝毫怜悯,仙尊无悲无喜,但不代表冒仙尊不需要付出代价,相反,仙尊不可辱。

辱必有报!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