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皇朝三殿下
  • 大夏皇朝三殿下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月光寒夜梦丶作者
  • 更新:2022-07-15 22:10: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色诱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正在网络上持续更新中的穿越类男频历史文,作者“月光寒夜梦丶”倾情奉献的这本作品,《大夏皇朝三殿下》上线之后深受书友们喜欢,主人公:萧晨(男主角)、叶瑶、韩莹,本书剧情生动有趣,主角鲜活立体,本书尚未完结,原书名:《庶子称帝》,作品简介:谁不知道萧晨是京城纨绔公子哥中之最,不学无术被他这个皇子表现个十足;可没人知道这个不学无术的皇子,在某天被换了芯子,被一缕来自未来的魂魄占据,这个新到来的萧晨将会一改往日做派,将皇子的身份彰显出来。

《大夏皇朝三殿下》精彩片段

“来人啊,给我把那个逆子抓回来!”

“堂堂一个皇子,每日流连在烟柳红尘之地,成何体统!”

“真是气死朕了,这个逆子,这一次说什么也要送他去学堂好好学一学,什么叫做治国之道!”

金銮大殿之上,身穿龙袍的萧永安发出了一阵的咆哮。

四周的宫女跟太监,显得寒蝉若禁,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

大殿的下方,半跪着一位身穿铠甲的小将听到这话,也重重的点了点头:“是,陛下,我这就去将三殿下带回。”

说完这话,小将转身离开了这金銮大殿之上。

与此同时,春风楼内。

一阵阵的咆哮声,回荡在这有些旖旎的楼宇之中。

“妈的,我让你叫,我让你叫!”

三殿下萧晨,正扬起自己的拳头,殴打这面前,一位下人模样男子。

这男子被萧晨按在地上,沙包大的拳头,不断的砸落在男子的脸上,也让男子的口中发出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萧晨,你疯了,我可是大殿下的人,你敢打我?”

而面前的萧晨,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这句话语,拳头再次如同雨点般砸落,没过多久,这男子的脸上,已经充满了鲜血,看起来血肉模糊。

萧晨掀起的甩了一把拳头之上的鲜血,也放开了面前的男子。

口中吐出了一口老痰落在了男子的身躯之上。

“呸!今天就算是大哥在这里,我也一样打你!”

“妈的,不知道哪来的野狗,影响本少爷的心情。”

“跪下,像狗一样的爬出去!”

四周的歌姬看到这一幕,也是寒蝉若禁,不敢上前劝阻,毕竟这位三殿下,可是名震帝都城的纨绔子弟,早已经目无王法,嚣张惯了。

而被殴打的男子,也在这时爬起了身形,恶狠狠的看了萧晨一眼,但是因为害怕,也并未敢说出什么。

只能犹如一条丧家之犬,灰头土脸的向着春风楼之外爬去,模样极为滑稽。

这个时候,四周的歌姬对视了一眼,才敢上前,凑到了萧晨的身边。

“哎呀,三殿下,消消气,消消气,我们去楼上喝酒。”

萧晨听到这话,也露出了一抹微笑,在一众美人的环绕之下,走到了二楼的包厢之内。

四周的百姓,也对这一幕,见怪不怪,毕竟三殿下纨绔子弟的名字,早已经响彻整个帝都城。

只是这看似纨绔的外表现,隐藏了一个现代的灵魂。

大约在几年前,萧晨意外的来到了这个世界上,这具身体,是大夏皇朝的三殿下。

而他的身份,也非常不一般,母亲是曾经萧永安最宠爱的妃嫔,可惜在诞下萧晨的时候,因为难产而离开了这个世界。

萧永安对此非常痛心,也自然爱屋及乌,对这位三殿下,是百般的宠爱。

也养成了萧晨,荒淫无道,纨绔度日的样子。

萧永安对此虽然十分无奈,但是一直以来,也并未太过严苛的要求过萧晨。

本来这个身份,应该是一个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是出身在帝王家,本身就是一种悲哀。

萧晨是萧永安的第三个儿子,上面自然也有两个哥哥,在这个立长不立幼时代,自己的身份,其实非常的尴尬。

尤其是,因为萧永安对于萧晨的宠爱,自己的两个哥哥,也视萧晨为眼中钉肉中刺。

萧晨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如果自己仗着萧永安对自己的宠爱,恃宠而骄,表现的太过显眼,恐怕哪天,连死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萧晨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也一直维持了这个纨绔子弟的形象,做一个扮猪吃虎的殿下,韬光养晦,也尽量不去展现,能够威胁到两个哥哥的能力。

正在萧晨思索的时候,四周的歌姬,也发出了一声,旖旎的声音。

“殿下,你已经很久没有怜惜我们了。”

听到这话的萧晨,也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挑逗般的触碰了一下歌姬的脸颊。

“怎么?你们想念本殿下了?”

正在萧晨挑逗歌姬的同时,一阵阵铠甲的碰撞声接连传出。

紧接着,面前的房门,被一把推开。

无数的士兵,鱼贯而入,这些士兵,身穿淡金色的铠甲,手持长枪,身上也有几分军旅之间的杀伐气息。

四周的女子,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也是花容失色,连连退到了远处,仓皇的跪倒再地。

而萧晨看到这一幕,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端起面前的酒杯再次轻抿了一口。

“蒙将军啊,你看看,你看看,你把我的美人,都给吓到了。”

面前的小将看到萧晨这幅样子,脸色也抽搐了一下,其实他也不明白,为什么陛下会喜欢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皇子。

但是,身为禁卫军统领的他,只需要奉命行事就可以了。

“殿下,陛下口谕,让你即可回宫,还请不要为难与我。”

蒙将军对着萧晨行了一礼,言语之间,也没有太多的尊重。

萧晨似乎对这个场景也见怪不怪,毕竟自己纨绔子弟的名字,声名远播,看自己不顺眼的大臣又很多,在加上自己的哥哥,可是皇后嫡出的嫡长子。

无论哪一点来看,都比自己更适合储君的位置,而萧永安对自己的宠爱,对于萧晨来说,更像是一道催命符!

但是,即便自己不想当这个储君,大哥那边的人,也根本不会放过自己。

所以,萧晨也早就下定了决心,为了自保,只能够去争一争,那至高无上的座位。

只是现在的他,还需要暂时低调一段时间。

想到这里,萧晨也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

随后,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父皇也真是的,我没事出来玩玩,还一直在催促。”

“行了,本殿下也玩够了,就跟你们回去吧。”

一声落下,萧晨也不管蒙将军是什么反应,直接带头向着门外走去。

看到这一幕的蒙将军皱了皱眉头,虽然有些不悦,但是碍于身份也不能多说什么,只能微微行了一礼,跟在了萧晨的背后。

一排的禁卫军紧随其后,萧晨也走出了春风楼的大门。

正当萧晨准备向着皇宫返回而去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道愤怒的声音。

“萧晨,你给我站住!”

听到这话的萧晨,心中叹息一声,只是脸上,还保持着那标志性的微笑。

转头望去,背后多出了一位,衣着华贵的青年,背后还有两名家奴模样的男子。

其中一人,捂着自己的脸颊,上面还充满了青紫的颜色,正是被萧晨殴打过的男子。

而他身边的这道身影,也就是萧晨的大哥,箫雨。

作为皇后所出的嫡长子,箫雨是大夏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只是这个人,胸无大志,只是仗着母家的势力,在朝中结党营私,不过即便如此,他的势力也不是现在的萧晨可以撼动的。

萧晨含笑看了一眼面前的箫雨,也微微行了一礼:“大哥怎么有空来这里啊?”

箫雨听到这话,露出了一抹冷笑的神色,脸上满是鄙夷的味道。

他的身边,有不少的人告诫他,萧晨深得陛下的宠爱,是他最大的敌人,但是每次看到萧晨这吊儿郎当不争气的样子,就让箫雨有一种深深的不屑。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威胁到自己?

无权无势的皇子?蝼蚁一般的东西!

但是,今日的箫雨,明显也是来给自己的属下讨回公道的。

“三弟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我身边这人,三弟应该认识吧,所谓打狗也要看主人,三弟当街殴打我的下人,是什么意思啊?”

箫雨发出了一道愤怒的声音,也直接先发制人,对着萧晨数落了一番。

而萧晨听到这话,也只是轻笑一声,露出了一抹恍然的神色。

“原来这是大哥的属下啊,一开始他说他是大哥的人,我还不相信。”

“毕竟,我大哥箫雨可是父皇的嫡长子,手下自然也是能人辈出,可是这个人,不知道是哪里跑出来的野狗,见人就咬。”

“我看到这一幕,以为他是打着大哥的旗号,招摇撞骗,自然也就没忍住,教训了一番。”

“大哥,你不会因为这个而怪罪我吧?”

萧晨的一番话语落下,也让面前的箫雨,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

转身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背后的下人,那下人也默默的后退了两步,身躯打了一个寒颤。

萧晨这番话语,说的非常有水平,一时之间,也让箫雨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萧晨。

随后,冷哼一声:“三弟啊,不论如何,这终究是我的人。”

“你这样,是不是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一声落下,四周的氛围也变得诡异了几分。

而萧晨只是不置可否的摊了摊手,似乎并不在意。

“大哥,这真的是一场误会,但是正如大哥所说,打狗也要看主人,作为弟弟的为,也就在这里给大哥赔一个不是。”

“只是,大哥养的这条狗,似乎得了某种病,我看啊,大哥还是尽早杀了吃肉吧,避免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萧晨!”

萧晨的话语还没有说完,面前的箫雨已经发出了一声怒喝,而萧晨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么一幕,脸上古波不惊。

这时的箫雨喘息了几下自己的身躯,四周已经充满了不少围观的百姓,要是在这样争论下去,闹到萧永安那里,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更何况只是一个下人罢了。

想到这里的箫雨,也一甩衣袖:“三弟啊,你真是好样的啊。”

“也不枉费,父皇对你的宠爱了。”

“不过三弟今年,也有十七岁了吧,按照我大夏的惯例,明年在三弟成年之后,父皇就会赐给你一个封地,到时候,三弟也要离开帝都城了吧。”

“希望,三弟在离开了父皇的身边,也能像现在这样嚣张。”

说完这话,箫雨直接带着背后的两名家奴,拂袖离去。

看样子,脸上还充满了怒火。

而萧晨听到这话,也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确实按照惯例自己在成年之后,就必须要前往封地历练一番,一般是一到两年的时间。

之后,才可以返回帝都城内,看起来,箫雨也准备在自己前往封地的时候动手,让自己永远都没有办法,在回来了。

想到这里的萧晨,也长吸了一口气,看起来自己必须要加快动作了,要在成年之前,有自保的能力才行,发展一下自己的势力,单纯依靠萧永安,自己一定活不了多久。

看到箫雨离去,蒙将军也没有给萧晨多想的时间,直接催促了一声。

“殿下,我们该走了。”

听到这话,萧晨默默的点了点头,也跟在了蒙将军的背后,向着皇宫的方向返回而去。

没过多久,萧晨也来到了那金鸾大殿的面前。

萧晨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走入了大殿之内。

看着那龙椅之上,有些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躬身行了一礼。

“儿臣拜见父皇!”

萧永安自从登基以来,大夏的国力日益强盛,百姓国泰民安。

最为著名的就是,他上位之后,所建立的两处地点。

有庙堂,自然就会有江湖,而习武之人,有比一般人更强大的力量,这些人也时常扰乱秩序。

所谓,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在萧永安上位之后,为了避免这个问题,建立了执武堂,用来约束这些江湖中人。

第二点,就是他所建立的京都大学堂了。

帝都大学堂,是帝都城所有权贵子弟聚集,学习的地方,凡事成年的官二代,都会前往这学堂之内,丰富自己的阅历跟知识。

也是这大夏境内的最高学府。

对于萧晨来说,这是一个结交大臣的绝佳机会,如今的局面,已经不是萧晨想不想当这个储君的事情了,就算自己与世无争,只想做一个闲散王爷。

箫雨的人,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萧永安对于自己的宠爱,就像是一道悬浮在自己头顶的利刃,随时都会反噬自己。

也是所有寒门学子,梦寐以求的地方,所谓习得屠龙术,卖与帝王家,这也是寒门学子,鱼跃龙门的唯一机会。

如此一位,雄才大略之主,也就是自己面前的这位,萧永安。

“逆子,你还有脸回来?”

“逆子,你看看你一天成何体统,一位皇子,每日流连在烟柳红尘之地。”

“两日之后,你给我好好去学堂学习,这一次,我给你找了几位,儒门名宿作为老师。”

“你小子,要是不给我学出点名堂来,也就别在回来见我了。”

萧晨才刚刚进来,迎接他的就是一连串的咆哮,可想而知,这位陛下如今的怒火,而萧晨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只是尴尬的站在原地。

这京都大学堂,是所有文武百官子弟,前去学习历练的地方,两日之后,萧晨也需要前往。

也是他改变自己目前处境的一次机会。

看到萧晨没什么反应的萧永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拿起了一侧的奏折,仍在了萧晨的身上。

“你什么时候能让朕放心一次。”

“还有,你跟武成候府的婚约不能在拖了,你看看你这些年所做的事情,实在是难以启齿。”

“这一次,武成候的女儿,也会前往学堂之中。”

“武成候府一门,满门忠烈,也是劳苦功高,就算是朕也不能太过于逼迫他们,这一次,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从学堂出来之后,你们必须立刻完婚。”

“你就算是求,也给我让那个小丫头,答应嫁给你。”

“要是做不到,我就把你发配到边疆,你再也别让我看到你了!”

萧永安的咆哮声,在大殿之内不断的回荡,而萧晨的脸色也抽搐了一下,他当然也明白萧永安的苦心。

自己的未婚妻,是武成候之女,武成候是大夏的一位猛将,也是手握重兵的边军统帅。

当初,在自己年幼的时候,萧永安曾经做主,定下了这门婚约,可是随着萧晨一天天的长大,那不学无术的纨绔形象深入人心。

碍于皇室的面子,武成候也没有办法退婚,只是这位未婚妻,也是名副其实的将门虎女,对于这门婚事,当然是百般不悦,每每看到萧晨,那厌恶的神情,也肉眼可见。

对于这位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萧晨一直抱着能躲则躲的态度,一方面是自己也不太认可这门婚约,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武成候的地位太高,这门婚事一旦落实,怕是箫雨一系的人,恐怕真的要坐不住了。

而萧永安所做的这一切,也是在为了自己铺路,如果真的能娶了那丫头,自己也就有了能跟大皇子分庭抗礼的能力。

可是,在这里立长不立幼的年代,萧永安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萧晨听到这话,也无奈的叹息一声:“父皇,我明白了。”

这个时候,萧晨当然也不会去反驳萧永安的话语,一切还需要等自己到了学堂,看看情况再说。

而且,自己的这个未婚妻,也不知道,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而萧永安看着萧晨乖巧的样子,似乎怒火也消散了几分。

对着他挥了挥手:“行了,下去吧,这两天不许在到处乱跑了,给我老老实实的在皇宫待着。”

“等着学宫开课的日子。”

听到这话的萧晨,也重重的点了点头。

躬身行了一礼;“父王,儿臣知道了。”

“儿臣告退!”

一声落下,萧晨的身影,也缓缓的退出了金鸾大殿之内。

开始向着自己的房间返回,路上萧晨也陷入了一阵的沉思之中。

如今自己必须快速的增强自己的势力,只有最后一年的时间了,这学宫就是一次极好的机会。

还有跟武成侯府的婚约,虽然萧晨也不太愿意承认这婚约,但是天大地大,性命最大,实在不行,也只能出卖一下自己的肉体,来换取武成侯府的庇护了。

当然,这一次,都需要等待自己进入学宫之后,才能看出端倪。

萧晨一边思索,一边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内。

推开了房间的大门,屋内中弥漫着些许少女的体香。

而床榻之上,一位少女的身影,也没入了萧晨的视线之中。

这少女,不着片缕,裹着一层厚厚的棉被,可以从脖颈跟肩膀之上,看到那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

萧晨也顿时被这一幕吸引,感觉到身躯有些许的燥热。

而少女也看向了萧晨的方向,眼神之中,多了几分迷离的味道。

一道妩媚的声音,随即传出:“殿下,你快进来啊。”

听到这话的萧晨,也露出了一抹讪笑,看着床榻之上的美人。

快步走了过去。

“哎呀,美人是谁让你来的啊。”

说着,萧晨来到了床边,可就在这个时候,床上的少女,本来妩媚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凶狠的神色。

玉手突然抓住了自己发髻之上的银簪,对着萧晨的咽喉直刺而去。

口中也发出了一声冰冷的声音:“是阎王让我来取你的命!”

一声落下,萧晨也顿时一惊,慌忙之间,只能一把扯过了少女身上的棉被,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银簪落在棉被之上,刺出了一个窟窿,萧晨也在这个时候,快速后退了几步,看样子有些许的狼狈。

抬头一看,少女已经站起身行,抓起了一侧的帘布,遮蔽住自己不着片缕的衣衫,正在怒视着萧晨!

“少主小心!”

一声怒喝传出,一位提剑的侍女,也快步的冲入了房间之中。

拦在了萧晨的面前。

看到这少女的身影,萧晨才放心了下来。

“青鸾,抓活的。”

“本少爷倒要看看,这又是谁派来的。”

“妈的,投毒,刺杀本少爷见多了。”

“色诱还真是第一次!”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