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错不过相思
  • 情错不过相思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上官白
  • 更新:2023-04-28 16:18:00
  • 最新章节:情错不过相思第3章
继续看书
上官白如电的双眸厌恶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孟熙雯:“为什么?孟熙雯,你是什么东西难道心里不清楚?真当本王眼瞎,会娶你这个为了荣华富贵,把自己的妹妹置于死地的恶毒女人?”

《情错不过相思》精彩片段

孟熙雯穿着单薄的中衣跪在冰冷的地上,眼泪一滴滴的从眼眶里滑落,打湿了地上的青砖。

今天是她和靖王上官白的新婚之夜。

她爱了上官白三年,今朝洞房花烛以为是郎情妾意温柔似水,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

掀开盖头,摘下凤冠,上官白竟然厌恶的令她跪在地上,自己则带着侧妃温卿宜在他们的洞房婚床上当着她的面翻云覆雨。

大床不堪重负发出的嘎吱声,反复在她的耳边响起,凌迟着她的心。

眼泪似涌泉一般喷涌而出,心绝望到极致。

上官白,你既然不爱为什么要答应娶我?

娶了我为何又要如此羞辱我?

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动静终于趋于平复,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响起。

少顷,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握住她的下巴强制的让她抬起头,泪眼朦胧中,她看见上官白穿了一袭白色中衣漠然的看着她。

从他的肩膀处看过去,温卿宜身着红色兜肚,洁白的肌肤上面满是点点红痕,鬓发凌乱,双颊嫣红,眼角眉梢都是醉人的笑意。

孟熙雯的心撕裂一般疼痛着,她强迫自己收回目光,看向站在面前冷漠的上官白。

还是那张让她魂牵梦萦夜不能寐的俊脸,可是却没有她想象中的柔情似水,而是布满了寒霜。

即便他这样待她,她竟然也恨他不起来,毕竟这是她魂牵梦萦爱了三年的男人啊!

她记得鸿雁传书时候他对她的情真意切,记得他在书信里每一句让她耳热心跳的情话。

如今……

为什么他要如此待她?

为什么要把属于她的洞房夜给另外一个女人!

孟熙雯痴痴的看着眼前的俊脸,声音绝望悲切:“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上官白如电的双眸厌恶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孟熙雯:“为什么?孟熙雯,你是什么东西难道心里不清楚?真当本王眼瞎,会娶你这个为了荣华富贵,把自己的妹妹置于死地的恶毒女人?”

“王爷这话是何意?”孟熙雯愕然的看着上官白。

“你还装傻?我问你,雪儿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置她于死地?”

孟熙雯不明白上官白为什么要问起庶妹孟雪儿的死,还把孟雪儿的死归结在自己身上,只是下意识的分辨:“雪儿过世我也很难过……”

不等她说完马上被上官白打断了:“难过?呵呵,本王还是第一次听说杀人凶手会难过的,你是猫哭耗子吗?”

“什么杀人凶手?王爷你到底在说什么?王爷,雪儿她是意外落水,染了风寒而去……”

“住嘴!”上官白伸手封住她的衣领,“孟熙雯,事到如今你竟然还在撒谎,你当真以为雪儿一走,你做过的所有恶毒事情就烟消云散了吗?”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孟大小姐,你大概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丑事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吧?”一直靠在床头的温卿宜款款下床,衣衫半掩,眉眼间都是风情。

“雪儿落水是你的手笔,你故意把雪儿大冬天的推入水中让她着凉病重在床,还在她重病时候让人在她的药里下了毒药,导致雪儿惨死。”

“你胡说!温卿宜,说谎是要遭报应的!”

“该遭受报应的人是你!是你这个毒妇!”上官白一把抓住孟熙雯的衣领,把她从地上拎了起来。

“孟熙雯,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答应娶你这个毒妇吗?我娶你就是为了替雪儿报仇!”

扔下这句冰冷绝情的话,上官白把孟熙雯恶狠狠的往地上一扔,就像是扔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

孟熙雯重重的跌落在青砖地上,钻心的疼痛袭来,脑子里一片空白。

为什么上官白会口口声声说要为雪儿报仇?

先不说雪儿的死本身就是意外,就算雪儿的死有什么猫腻,上官白他和雪儿非亲非故,也没有理由要替雪儿报仇啊?

她还没有想明白,上官白寒澈透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人!把这个毒妇给我拖下去,扔进后花园的湖里享受享受!”


随着上官白话音落下,几个侍卫马上推门而入,动作粗鲁的拎起地上的孟熙雯就往外走。

现在是数九寒冬,滴水成冰,更别说孟熙雯还不会游泳,要是被扔进湖里且有命在,她又惊又怕,拼命的央求解释:“王爷,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没有做错事,雪儿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你不能这样对我!”

她的哀求没有任何用处,几个侍卫如狼似虎拖着她很快到了湖边。

看着结了一层冰的湖面,孟熙雯全身都在抖,虽然惧怕,但是她也是堂堂相府千金,怎么也要为自己争一把。

于是稳住身形,厉声开口:“放开我!我是皇上亲封的靖王妃,我又是爹爹爱女,你们敢对我不敬,会被抄家灭门的!”

惧怕和恐惧让孟熙雯豁出去了,侍卫听了她的话有瞬间的犹豫,眼前的女子是皇上亲封的靖王妃,还是丞相大人的爱女,这今天晚上的事情要是传出去。

就在侍卫犹豫瞬间,一声冷笑从后面传来:“相府千金又如何,只要进了我靖王府,你就是我靖王府中的一员,我要你生你既生,要你死就得死。”

孟熙雯转过头,见靖王和温卿宜相依出现在湖边,上官白的脸上带了寒霜,比这寒冷的天气还要让人感觉到冷,看见他和温卿宜相依相偎,孟熙雯的心里针扎一样的疼。

为什么他会对自己这样凶残?为什么他的温柔会都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她真的想不明白上官白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只是把一双盈盈的水眸看向上官白:“王爷,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你这样对我要是被皇上知道,会惩罚你的!”

“死不悔改的东西,事到如今竟然还想狡辩,竟然还敢威胁我,真当我上官白是那怯懦之人?”孟熙雯在情急之下央求的话听在上官白耳朵了,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胁。

到现在这种时候都不忘记摆相府千金的身份,着实可恶,上官白怒从心起,越发的认定孟雪儿的死和孟熙雯有关系,“既然你身份尊贵别人不敢动你,那就让本王亲自替雪儿报仇吧!”

说着抬起脚恶狠狠一脚踢在她的胸口上,孟熙雯被这一脚踢得飞了出去。

上官白这一脚极狠,孟熙雯只觉胸口一阵剧痛,“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接着身子重重的落在了湖面上。

本是隆冬,那湖面本是结了一层冰的,随着孟熙雯落下,竟然被砸开了一个窟窿。

冰冷的湖水马上湿透了她的衣服,寒意一点点浸透她的肌肤,孟熙雯拼命的挣扎。

湖边上官白漠然的看着这一切,“通知下去,靖王妃孟熙雯不小心掉进湖里,被发现时候已经没有呼吸。”

上官白冷冰冰的声音一字不漏传入拼命挣扎求生的孟熙雯耳朵里。

她的心比这冰冷刺骨的湖水还要寒冷,她爱了他整整三年,她记得他情真意切的给她写的情书。

为了能够嫁他为妻,她拒绝了太子的求亲,她一直在遵守和他的每一句诺言,可是他呢?

她满心欢喜幸福甜蜜的出嫁,却没有想到,等待她的竟然是这样的局面。

那个在鸿雁传书里对她深情以待的男人竟然对她厌恶至此,他竟然要杀了她?


寒澈透骨的冷意弥漫全身,孟熙雯张口呼救,冰冷的湖水不停的涌进她的嘴里,她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求生的欲望让孟熙雯拼命的挣扎,绝望的目光扫到岸边漠然看着这一幕的上官白。

这真的是那个在围场奋不顾身从猛兽口中救下她的男人么?这真的是那个情深意切在来往书信上承诺要照顾她一生一世的男人么?

她的嘴里灌满了冷冰冰的湖水,一句话也问不出出口,在湖面折腾了几下,就慢慢的沉了下去。

看着孟熙雯的身影消失在湖面,站在湖边紧紧靠在上官白身上的温卿宜嘴角浮现一抹不易察觉的阴毒笑容,转瞬即逝。

孟熙雯今天晚上看来是难逃一死,只要孟熙雯死了,她做的那些事情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

思虑中不远处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一个太监急匆匆的过来了,尖尖的嗓子老远就响起:“王爷!王爷!相府老太君突然中风晕倒,丞相深夜来人接王妃回家见太君最后一面!”

这话让温卿宜身子微微一颤,而一直面无表情的上官白也是一僵,他本来是想淹死孟熙雯为孟雪儿报仇的,可是现在丞相府深夜来人索人,见不得孟熙雯怕是不好交代。

心念转间对着身旁的侍卫努嘴:“拉上来!让她先活几天再说!”

两个侍卫跳下水,把已经昏迷的孟熙雯拉出了湖面。

孟熙雯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多天以后,在她昏迷这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事情。

当天夜里,相府老太君深夜发病仙逝,而她因为被大冬天扔进湖里受了风寒,一直昏迷,以至于没有去参加老太君的葬礼。

而上官白对她不能参加老太君葬礼的解释是失足落水受风寒卧床不起,孟丞相不是傻子,自己爱女好端端的嫁入王府才几个时辰,竟然失足落水昏迷不醒,他直觉其中有隐情。

待见到昏迷不醒的女儿后,更是加深了这种猜测,于是上书皇上要求把女儿接回家养病。

靖王上官白却执意不肯,上书据理力争,说自己和王妃情深意浓,王妃既然嫁入王府,那么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她要亲自照顾王妃。

所谓嫁出门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皇上觉得靖王上官白言之有理,于是驳回了丞相的要求。

不过皇上也警告了靖王一番,要他尽心尽力寻求良医医治孟熙雯。

有皇上插手上官白只好放下了马上弄死孟熙雯的心,来日方长,这个害死他心爱女人的恶毒女人他要留着好好折磨,让她生不如死!

此时此刻孟熙雯虚弱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上官白冷冰冰的脸,他那渗人的眼神让孟熙雯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的往被子里缩了缩。

看着她惧怕的样子上官白嗤笑一声,“你终于醒了?”

他脸上的笑容冷冰冰的,孟熙雯看得心里发凉,手紧紧的抓住被角。

上官白踱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孟熙雯摇摇头,她晕沉沉的,浑身无力,哪里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是雪儿的忌日啊!一年前的今天她被你害死在丞相府,死不瞑目,这么快你就忘记了么?”

“雪儿不是我害死的,她的死是意外……”孟熙雯急切的想要解释。“王爷可以去丞相府问问下人,我是嫡她是庶,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河水,而且我和她一直都是最好的姐妹,我没有理由要害死她啊?”

“没有理由?本王要娶的人一直是雪儿,现在雪儿死了,没有了雪儿,你不就能够名正言顺的成为靖王妃了么?”

“什么?”孟熙雯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上官白,“王爷你什么意思?你要娶的是雪儿?”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