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爷你家小祖宗又在装傻了
  • 霍爷你家小祖宗又在装傻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落雨雨作者
  • 更新:2022-07-16 02:27: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洗白白
继续看书
霍家二少爷霍云川原本是个风光霁月的完美男人,与乔家的联姻也是板上钉钉的事。谁成想,一场车祸,他变成了残废,乔家居然让傻子乔安好替嫁,李代桃僵。娶谁无所谓,霍云川并不将乔安好放在心上,谁知这个小傻子不简单,居然帮他赶走了居心叵测的大哥和纠缠不清的前女友。霍二少终于动心时,小傻子却决定不再装傻了,她收拾包袱准备跑路……

《霍爷你家小祖宗又在装傻了》精彩片段

“你要是把婷婷嫁给了那个死瘫子,我今天就一头撞死在你安家的大门上!”

乔安好一进门就看见了继母陈可青披头散发地拉扯着父亲。

她从小到大不只一次见到过这种场景,没多停留,蹦蹦跳跳地绕过他们走向厨房。

“这不是你提出的要和霍家联姻吗?”

乔世文眉头紧锁,看着披头散发没有一丝贵妇气质的妻子,语气里也有了许些不耐烦。

“现在人家同意了,领着人来见你,你又要反悔,真以为霍家要弄死我们很难吗?!”

“我哪里知道霍云川是个瘫子啊!怪不得这半年都躲躲藏藏不出门,原来已经成了一个残废!”

陈可青捶打着丈夫的肩臂,大有种不解决这事不罢休的气势。

“是啊爸爸,你不喜欢婷婷了吗?现在婷婷长大了,你就要我把我嫁给那一个残废吗?”

同父异母的妹妹乔婷婷哭得双眼通红。

乔世文看着亭亭玉立的女儿,心中也有些不舍得。

重重叹了一口气,道:“我们现在是骑虎难下,之前追着霍家要联姻,现在要是因为霍云川是个残废就疏远霍家,怕是要遭人记恨。”

“那也别嫁我女儿!”陈可青一把抹干了脸上的泪水,画着浓妆的脸上露出几分狰狞的神色。

“你又不只有婷婷一个女儿,乔安好在这个家白吃白喝了这么多年,她不能嫁吗?!”

“你这又在说什么胡话,安好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把她嫁到霍家去霍家怕是更饶不了我们!”

乔世文惊怒道。

“这又有什么不可以呢?爸爸!”

乔婷婷看了一眼在厨房里大口大口啃着鸡腿的乔安好,轻声说道。

“她是个傻子,霍云川是个残废,岂不是绝配。”

“对啊!”陈可青连忙道,“况且这个傻子胆子小,嫁出去前我们吓她几次,让她少说话,没准还能掩饰几个月,等到几个月后木已成舟,霍家也丢不起这个人!”

“这……”乔世文面露犹豫之色。

“那个霍云川是个残废,估计这辈子都碰不了女人,所以也不会多管这个傻子。”

陈可青越说越感觉自己的计划非常不错。

“之前我们一直说的是霍乔两家联姻,乔安好也是乔家人,她去联姻也不算违约!

反正都是买个人形柱子回家,傻不傻有什么区别。

这事你就别管了,我来一手安排,绝对让乔安好安安稳稳地嫁进霍家!”

“哎。”乔世文看了一眼厨房里还在吃着鸡腿的大女儿,叹了口气,“行吧,你就负责这件事情吧。”

听到这里,众人的目光聚集到了乔安好的身上。

乔安好也“恰好”丢掉手中的鸡腿,朝乔世文和陈可青痴痴一笑:“爸爸妈妈!”

“过来,安好。”陈可青朝乔安好笑着招了招手。

乔安好立刻跑了过去,却在离陈可青十几厘米远的地方,被陈可青狠狠掐住了手臂。

“妈妈,疼……”乔安好小脸惨白,可怜巴巴。

“安好,我们要把你送到一个地方,在那个地方有数不尽的好吃的。”

陈可青阴沉沉道,“但是你要是不去,这个家就没有一颗饭能给你,知道吗?”

“知、知道……我去!我去!”乔安好连忙点头。

“去了之后少说话,只管吃。”

乔婷婷在一边沉声道,“你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你就再回忆一下从楼梯上滚下来的感受吧。”

乔安好一个哆嗦,连忙朝后退了退,垂下长长的睫毛。

乔婷婷看着乔安好这幅唯唯诺诺的样子,满意地笑了。

只是她不知道,在她看不到的角落,乔安好长密的睫毛下,盛满了滔天的嘲讽和仇恨。

乔婷婷,我最多容你再这样笑两年。

在她十二岁的时候,正是因为偷听到陈可青和乔世文争吵。

乔世文暴怒中说出陈可青故意带着乔婷婷去气病中的乔安好生母。

导致那个出生世家温柔病弱的女人一命呜呼的事实,而被身后的乔婷婷一把推下了阶梯,撞到了小脑。

在晕晕乎乎了几个月后,乔安好觉得要在这个家生活下去,只能将计就计地装傻。

于是从此,那个天生丽质天赋异禀的乔家大小姐,变成了一个人人嫌弃的傻子。

似乎双方都很着急,乔安好很快就被送到了霍家。

晚上乔安好就被洗干净打包送进了婚房。

之所以说乔安好被打包送进的婚房,是因为下人们为她洗漱的时候乔安好极为不老实。

要么是用手拍打着水面,要么是扯着衣服边上的蕾丝花边儿玩。

活脱脱一副傻子的模样,然后被人塞进了蕾丝睡裙,送进了房间。

下人们看着乔安好这副模样,心中都暗自明了。

没想到霍云川废了之后,连霍家都把他放弃了,只给他取了一个徒有其表的傻子媳妇。

乔安好进入婚房之前,把下人们的神色尽收眼底,心中不免暗自高兴。

之前在乔家,为了不让继母和继妹认出自己不是个傻子。

乔安好处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一个不小心羽翼未丰的自己将会被继母扼杀。

而到了霍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霍云川身上,自己只是他的一个附属品。

如今霍家的下人都意识到了乔家来的媳妇只是一个傻子,更不会对自己有所防备。

看来到了霍家才是最接近自由的时候。

正在乔安好眼中的得意之色要蔓延出来的时候,她突然发现房间的角落里竟然坐了一个人。

“谁?!”乔安好警惕地大叫一声,后退两步,盯着角落里坐着的人影。

“能出现在这婚房里的,除了我,还有谁?”

那人影沉沉说道,声音略带低沉的磁性,格外的好听。

乔安好心中一惊,想这怕就是那传闻中残废了的霍云川霍二少。

男人的脸从阴影中浮现出来,像是电影镜头一般。

光影滑过他浓密的眉头,深邃的双眼,高挺的鼻梁,最终定格在那双薄薄的唇上。

像是古堡中阴郁俊美的吸血鬼,翻开沉重的棺盖,带着些戾气锁定不稳定的入侵者。

方才还沉浸在摆脱乔家的喜悦中,乔安好这时却没法笑出来了。

这个男人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危险。

像是蛰伏的凶兽,可能是同类之间的感应,乔安好下意识地想避开这么危险的因素。

在一段微妙的沉默后,乔安好身子一顿,下一秒发出了一阵嘹亮的哭嚎声。

“哇呜呜呜呜呜呜呜……”乔安好张大嘴巴,眼泪叭地涌了出来,“有鬼!有鬼!”

霍云川一愣,实在没有想到他的婚房里会有这种发展,这时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怎么了?少爷?”

“不准进来!”霍云川怒道。

门外顿时没了声音。

霍云川伸手握住一边的医用拐杖,艰难地撑起身子,一步一步走向乔安好。

当他走到灯光下时,方才的阴郁感疏散了几分,眼神落在乔安好脸上,晦暗不明。

经过刚刚这一遭,霍云川已经完全看出来了。

如今待在自己婚房里的女人,根本不是当时在酒店里霍乔两家议亲时所见到的女人。

久闻乔家有两个女儿,大小姐小时候跌落楼梯,脑子有问题,成天痴痴傻傻。

但是二小姐却出落得十分可人,还是名牌艺术院校的在读学生。

经常被乔世文带出去结交s市的上流人家,看出来乔家十分重视这个二小姐。

而当时在酒店里见到的女人,大概就是那位乔家二小姐。

那个女人头发染成棕褐色,一副艺术高材生的模样。

见到自己坐在轮椅上的那一瞬,眼中的震惊和嫌恶简直掩饰不住。

当时他就在想,要是把这样一个女人娶回去,必须得造出点她的把柄抓住。

让她这辈子都不敢开口说些不该说的话,不管是他在霍家之外的隐藏权势,霍家之内的眼线,还是他的腿。

不过现在换成了一个傻子,倒是省了他不少功夫。

只是不知道这傻子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

毕竟霍云川也是在这豪门世家沉浸二十多年的人,知道什么样的事情都也有可能发生。

“别哭了,我不是鬼。”霍云川上前一把拉过乔安好的左手,把乔安好扯向自己。

乔安好朝霍云川踉跄了几步,停留在极近的位置,然后手就被霍云川强硬地放在他的胸口:“看,是在跳动。”

说着,霍云川挑了挑眉头,试探的目光一直紧锁着乔安好的面容。

乔安好愣了愣,似乎感受到了手掌下温热的鼓动感,她歪了歪头,嘿嘿笑道:“在动诶。”

霍云川眯了眯眼角,细细打量着乔安好的表情,但是看不出任何破绽。

“你是人,嘿嘿,”乔安好毫无顾虑地笑着,双眼里盛的全是孩童般纯澈的光。

霍云川退后几步,在乔安好身上打量了好几眼,突然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他拄着拐杖朝后几步,退到沙发上。

抬头对乔安好说道:“既然你嫁给了我,就要懂得当我妻子的义务,现在去放洗澡水,伺候我洗澡。”

“什么是伺候啊?”乔安好眨巴了下眼睛,故作一脸无辜。

本来她准备在霍云川面前装傻子装到底。

一般男人见到她这副模样怕是避之不及,没想到这个霍二少是个无耻的变态!

傻子他都敢调戏,口味还真是独特。

“伺候?”

霍云川轻笑道,“伺候就是你要帮我洗澡,帮我穿衣服,帮我打扫房间……还有帮我生孩子。”

“如果这些你都做不到的话,那么我就会把你赶出霍家,你就会流落街头,每天和猫狗抢吃的。”

乔安好心中大骂,霍云川你这个死变态,有没有人知道霍家二少在婚房内这样欺负一个傻子?!

不过外表上乔安然不敢表现出来,只好顺着霍云川的话说。

“不要,我不要和猫狗抢食物,我、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乔安好坐在浴缸边,打开水龙头,任由水流哗哗啦啦地坠落在巨大的浴缸里。

乔安好环顾四周,心想霍云川虽然腿有问题,但是也挺会享受的。

巨大的按摩浴缸,熏香、灯光缺一不少。

浴室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冷香,像是雪后的雾松,应该是他常用的香水味道。

看来这个霍二少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因为腿废了便一蹶不振。

至少他还有心情逗弄一个傻子,今后在霍家的行动还要更加小心。

毕竟现在还不知道这霍二少的深浅,以后还得小心为好。

正这样想着,乔安好感觉自己大腿处一凉。

低头一看,浴缸中的水早就已经漫了出来,打湿了地上的地毯,而这冰冰凉凉的感觉,好像是放了一缸凉水……

不过洗澡放凉水,也挺符合傻子这个人设的。

想到这里,乔安好一把拿起浴缸边的香水,扑哧扑哧地喷洒向水面,顿时冷香变得浓郁,浸满了整个浴室。

乔安好拍了拍打湿的裙摆,蹦蹦跳跳地出了浴室门。

“我来扶你吧!你的腿断了!”反正童言无忌,乔安好一出门便对着霍云川说道。

霍云川表情一僵,看不出是生气还是真的开心地笑了,伸手任凭乔安好把自己扶进了浴室。

一进浴室,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烈的、熟悉的香气。

霍云川扫了一眼浴室边已经空了大半瓶的香水,眉头抽了抽,而浴缸里的水没有任何烟气,平平静静的。

当乔安好双手伸向霍云川的衣领,霍云川终于反应过来,及时制止了她:“你放的是冷水?”

“放水洗香香呀!”

乔安好一手拍打着水面,开心地望着霍云川,似乎找到了什么很有意思的游戏,甚至想让霍云川也来尝试一下。

双手湿漉漉的,又想触碰霍云川的衣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