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叶天龙已经带着宋雨潇来到了他的药铺——时珍铺。

药铺牌匾是叶天龙依据前世神医李时珍取的。

不过当宋雨潇在看见这牌匾的时候,眼睛竟然有些生疼,脸色顿时煞白,仿佛在看一个圣人的躯体。

宋雨潇立马撇过眼睛,不敢再去看那个牌匾。

“竟然是滔天的道意?”宋雨潇心中又是一阵骇然。

“怎么了?姑娘!”察觉到宋雨潇脸上煞白的样子,叶天龙关心的问一句。

“没......没事。”宋雨潇压下心中的震惊回答道。

现在宋雨潇已经基本确定,眼前的这个人铁定是一位不入世的绝世高人。

回去一定要向师尊禀报,要是能够攀上这等绝世高人,重霄殿必定会一步登天。

“没事吗,那进来吧,我帮你治一下你的伤口。”叶天龙打开门,随后走了进去。

不过宋雨潇却有些如履薄冰,毕竟连门口牌匾都有那么大的道意,药铺内想必也不简单。

叶天龙进去之后,在院子里找了个笼子,把刚才那条被他打伤的野狗丢进去。

随后,叶天龙开到铺内,“你先坐下,我为你选一些药。”

宋雨潇点了点头,“多谢高人。”

“什么高人?我只是一个大夫,叫我叶大夫就行。”叶天龙不以为然道。

叶大夫?果然,这种程度的高人就喜欢这种简单的称号。

“好的,多谢叶大夫。”

在叶天龙为宋雨潇拣选药材的时候,宋雨潇还是忍不住打量着药铺之内。

她缓缓的朝着墙上的画看了过去,就在她看到墙上的穷奇画像的眼睛之后,忽然啊尖叫一声倒在地上。

同时,她浑身颤抖,在恐惧。

叶天龙闻声立马跑过来,“怎么了,宋姑娘。”

“这......这幅画?”宋雨潇惊恐的指着墙上的穷奇画像。

刚才她明确的感觉到这幅画就是活的,而且里面的东西非常恐怖。

叶天龙漫不经心的看了过去,这上古凶兽穷奇的画像的确有些凶色。

“这幅画的确是有些不宜人观看,姑娘竟然不喜欢看,我就把它挂外面吧。”叶天龙说完就将那画挂到了院子里。

回来之后,叶天龙也好心的帮宋雨潇把了下脉。

就在叶天龙为宋雨潇把脉之时,宋雨潇顿时一愣。

长这么大,还没有异性接触过她的皮肤呢,难不成这高人要......

“受了点惊吓,我为你调一副药回去吃上几天就行。”叶天龙把脉之后道。

宋雨潇松了一口气,本来还以为高人要对她怎样呢,要知道她的容貌也算是极品了。

不过同时她也有些遗憾,要是高人真的要她,她也不会拒绝的,毕竟这等高人,谁会拒绝呢。

叶天龙不知道宋雨潇心中所想,他拿一瓶药水涂在宋雨潇的伤口,再拿几副药给她。

“可以了,那这几副药按照纸条上煎着吃几天应该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多谢叶大夫,不知叶大夫,这多少钱。”宋雨潇毕恭毕敬拱手一番问道。

“就这点药,不值几个钱,不要钱的。”叶天龙爽快道。

不要钱吗?这高人的作风果然是一般人不能比的。

“多谢了,叶大夫。”宋雨潇再次感谢。

就在这时,宋雨潇忽然发觉刚才的伤口竟在快速的恢复,而且体内还有一股浓郁温和的力量在充斥她的四肢百骸。

“这......啊!”宋雨潇惊呼一声,她竟然突破了。

宋雨潇心里完全明白,这全都是因为刚才的药水。

“怎么了,宋小姐,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叶天龙关心问道。

谁知这宋雨潇竟忽然跪下,“多谢前辈!”

要知道,她可是从永恒境中期顷刻间突破到了永恒境大圆满。

这个世界的修仙境界分为入玄境,入化境,玄府境,玄化境,永恒境,不朽境,涅槃境,始帝境,至尊境。

宋雨潇卡在永恒境已经有半年了,现在却因为高人的药水突破。

对于此她怎能不感激?

叶天龙却觉得有些莫名奇妙,“都说了,叫我叶大夫,还有这都是些举手之劳,不用再谢了。”

叶天龙将宋雨潇扶起来有些无奈,这女子的行径怎么这么奇怪。

“是,叶大夫!那我先走了,他日再登门拜谢。”宋雨潇也怕过多的礼节会让高人不满,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回去把这件事告诉师尊。

“嗯,你家远不远,要不要我送你去。”叶天龙又问道。

“不远,小女子自己走就行。”说完宋雨潇刚要出门。

就在这时,一阵风吹来,一张纸落在了门口。

宋雨潇伸手去捡,当她看到纸上写的诗之后,全身又愣住了。

纸上的诗竟蕴含无上道蕴。

“风大,纸没压好,无聊的时候写的诗,丢了就行。”叶天龙看到宋雨潇捡那张纸不以为然道。

丢了?这可是隐藏无上道蕴诗词,在高人看来竟是一文不值。

“额......,叶大夫,我挺喜欢这首咏鹅的,能不能把这首诗送给我。”宋雨潇有些迟疑问道。

“你要是喜欢,拿走就行。”叶天龙毫不在意道。

这首咏鹅是似乎是他小学的时候背的,在这个世界无聊就写写,如果有人喜欢,拿走也无所谓。

宋雨潇再次一声谢,随后激动的走出药铺。

宋雨潇走了之后,又有两道人影出现在药铺门口。

一位穿着金色绸缎,气度不凡,一位则是仆人模样。

“二皇子,那位高人就住在这里。”仆人道。

“嗯。”那名被称为二皇子的正是大秦王朝的二皇子秦虎。

此时秦虎也是津津有味的打量着门口的牌匾,打量片刻之后,他忽然猛的退后一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怎么了,二皇子。”仆人连忙上前扶住。

“没事,小高子,不要去看那牌匾,牌匾上蕴含恐怖的道意,我等境界未到,领悟不了,反而被反噬,刚才我就尝试领悟一下,就被反噬至此,这高人门庭果然不简单。”秦虎心有余悸道。

“两位兄台,看病还是抓药?”听到门口动静的叶天龙走出来。

同时叶天龙看到地上的血迹,再看看秦虎苍白的脸,也知道了这位身着不凡的公子哥应该有病。

“公子,要看病吗?”叶天龙问道,希图今天在关店之前赚点钱。

“额......,大夫,我想抓点药。”秦虎找了个借口,并不想让叶天龙知道他们知晓叶天龙就是高人。

“看公子的气色的确不太好,我给你抓一副药吧。”叶天龙扫了秦虎一眼道。

“那就劳烦大夫了。”秦虎毕恭毕敬子拱手。

进入到院子之后,秦虎就看见被关在牢笼里躺着的天狼妖王,同时也深吸一口气。

那可是天狼啊,就这么被简单而又狼狈的关在这。

随后秦虎又看见悠哉在房梁的小鹦鹉,“极品妖兽?”

秦虎又心中骇然,这高人的门庭果然一点也不简单。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