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大佬云医生又社死了
继续看书
云梓熙三天没吃饭,饿晕在街头,然后,遇上了“黑车”。一连串的奇葩经历之后,她居然跟洛景恒协议结婚了:为期三年,生下孩子,她不仅能得到母亲的医药费,还能得到额外补偿。云梓熙想到自己病榻上的母亲,咬咬牙同意了。可是,说好的只是演戏的,洛景恒越来越宠她算怎么回事?这戏是不是演的太过逼真了……

《满级大佬云医生又社死了》精彩片段

云梓熙三天没吃饭了。

倒在了寂静的街上,怎么也没力气起身。

“嗤!”

迎面一辆车子急刹车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驾驶座上下来一个人影,偏着头打量她,而后就转身回去了。

云梓熙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肚子,苍白的脸颊贴着冰凉的路面,胃部的疼痛让呼吸也变得艰难起来。

“老板,大晚上的我们遇到碰瓷的了。”

车后座的洛景恒刚点开手机,看了一眼手下发来的女人照片,闻言抬起头。

行车记录仪里,一道娇小的身影映入眼帘。

是她?

洛景恒瞳孔微震,随后打开车门,迈开大长腿走向横在车前的女孩。

居高临下俯视,洛景恒注意到那张明显病态的苍白小脸,和那紧咬着的嘴唇,她似乎在抽搐。

“去医院。”洛景恒蹙眉,上前将人抱起,“顺便,你也查查眼睛。”

助理擦汗,连忙开门帮忙。

云梓熙艰难地睁开眼,模糊中看到是两个男人的身影,却怎么也看不清脸。

对方神神秘秘地说了什么,但她也听不清,胃部的疼占据她的所有神经。

他们是谁?要做什么?

此情此景,疑似被人捡尸的惊慌感渐渐爬满云梓熙全身,她想起身却因为胃疼而浑身无力。

不知道对方要带她去哪里,云梓熙只能暂时静观其变,等待阵痛过去。

慢慢地,视线终于清晰些。

“你们是谁?”云梓熙虚弱地问道。

从她意识模糊倒下,到两人神神秘秘的身影出现把她捡上车,防人之心不可无,她不敢确定,究竟是好心人还是遭遇黑车?

然而两人却沉默着,而司机似乎还很怕副驾驶那满脸冰冷的男人,云梓熙心底咯噔一声。

完了,该不会真是黑车吧!

这时,云梓熙忽然看到车门旁有几个面包,顿时眼前一亮。她此刻的虚弱状态是空腹导致胃壁摩擦产生胃痉挛造成的,只要填饱肚子就能缓解。

趁男人专注看手机的空档,云梓熙悄悄撕开了面包袋子,一口将面包塞了进去,甚至忘记了咀嚼,差点噎住。

听到声响的洛景恒收起手机,神情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想到刚才看到的资料,他再次拧眉。

吃过面包,云梓熙深呼吸,等待着食物在肠胃里慢慢消化。几分钟后,胃痛果然慢慢缓解。

重新恢复一些力气,云梓熙在座位上坐好,礼貌地试探道:“先生,请放我下车。”

助理偷偷地看了洛景恒一眼,见他没吭声,脚下的动作依旧没敢停,继续踩着油门。

云梓熙等待了片刻,却见对方完全没反应,这不是正常人会有的反应!

她不由的心慌起来,声音也提高几分:“停车,不然我就报警了。”

说着,云梓熙威胁地拿出手机。

洛景恒终于有了反应,透过后视镜,眸子一片冰冷。

周身萦绕的寒意令本就逼仄的空间温度骤降。

活的白眼狼,今天算是有幸见到了。

洛景恒冷冷地说道:“把面包钱付了,就可以滚。”

“好,多少?”

“八万。”洛景恒云淡风轻地回答。

听到这数字,云梓熙难以置信地瞪大眼:“八万?你怎么不去抢劫。”

“抢你?”洛景恒轻蔑地瞥了她一眼,语气中满是嫌弃,“你也配?”

云梓熙被这直白的讽刺噎住了,“我给你打欠条......”

钱可丢,尊严不能丢!

洛景恒嗤之以鼻,斜睨了她一眼:“一张废纸而已,没钱闭嘴。”

“是啊小姐,等到了地方,我们再慢慢谈钱的事。”

到地方?慢慢谈钱?

她没有告诉他们去哪呀。

云梓熙心弦一紧,抓着手机的手蓦地攥紧,心中升腾起强烈的不安。

好巧不巧,此时车内的广播正好传来一则新闻:近日,景城内有少女,于深夜被两名男子劫持上一辆黑车。目前少女依旧下落不明,警方正在全力追踪......

黑车、两个男人、少女?!

云梓熙瞳孔一震,心中警铃大作,这些信息点竟全部对上了。

果然是黑车!

意识到自己处在被卖的路上,云梓熙后背发凉,一边颤抖地拿起手机按下110,一边紧张偷看两人有没有发现。

却在此时,车子突然一个提速,云梓熙一慌张,手机直接飞到前面,砰地一声落在地上,云梓熙的心也跟着吓了跳。

不好,被发现了!

被打扰的洛景恒弯腰拿起手机,瞧见界面已输入的110,骇人的视线落在云梓熙的身上。

见状,云梓熙忐忑地靠向车门。

将手机丢给她,云梓熙感觉到他的眼神充斥着警告。

完了,她会不会被直接撕票?

必须立马逃走!

云梓熙心砰砰跳,双眼紧张地看向车内,却发现没有任何能自保的工具,车门也紧锁,她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不要慌,冷静。

云梓熙深呼吸,双眼注视着前面,忽然看到不远处有摄像头。机会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云梓熙使出仅有的力气飞快地往前扑去,突然抓住方向盘。

“你做什么!”助理大惊失色。

“停车,不然一起死!”云梓熙厉声喝道。

车子在街上像蛇一样扭动,眼看着车子即将撞到护栏,助理连忙踩上刹车。嗞地一声,车子被迫停。

车子还没停稳,云梓熙慌乱地打开车门,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脚崴了下,但顾不得多想,云梓熙双手撑地地站起,刚抬起头,眼里闪过惊愕:这是,医院?

云梓熙懵了:他们为什么带她来医院?

难道说......她误会了?!

像是看出她的疑惑不解,没等她回神,洛景恒低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这位白眼狼小姐,养好身体后别忘了欠条。八、万!”

听到这话,云梓熙自知理亏:“抱歉,是我误会了。”

洛景恒理了理袖口,凉凉道:“还杵着做什么。”

说着,洛景恒率先迈开大长腿走向医院。

见状,云梓熙犹豫了下,这才跟上。

急诊室内,等待着叫号时,云梓熙警惕的眼神不时地瞥向洛景恒。

他真的,只是好心带她来医院检查?

见她一副防狼的模样,洛景恒冰冷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

“一会让医生给你开个全身检查。”

冷不丁一句话,云梓熙听的心里咯噔一声:“先生不必了,我也是学医的,我刚刚只是胃痉挛。”

在椅子上坐下,洛景恒翘着腿,微微地勾起嘴角,悠悠地说道:“不查,怎么知道你身体哪些器官比较好。”

话音未落,云梓熙杏眼圆睁,双手下意识地护着左右两个肾:难道他想摘器官抵债?

瞧着她的动作,洛景恒眉毛一挑:“怎么,肾不好?”

云梓熙心脏砰砰乱跳:“我......肾虚。”

“那真是可惜了。”洛景恒指尖轻轻地叩击,像是盘算着什么,“学医的懂养生,肝估计不错。”

闻言,云梓熙倏地摇头:“不不,我日常熬夜......”

助理看到这一幕,难以置信地掏掏耳朵,确定自己没听错。他家的冰山总裁,竟然会开玩笑。

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这还是头一遭。

很快,云梓熙硬着头皮给医生看诊,在洛景恒的注视下,不情不愿地做了全身检查。

忐忑的等待中,检查结果出炉。

洛景恒看着手中的单子,漆黑深邃的眸子暗潮汹涌,磁性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你怀孕了。”

听到这结果,云梓熙似乎早已料到,面无表情地站在那。

“嗯,准备拿掉了。”这孩子来的不是时候。

一月前,她参加了妹妹的生日会,几杯酒下肚后就失去了意识,再醒来,便意识到被人侵犯了,但想尽各种办法也没找到那渣男。

更可笑的是,三天前她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妹妹和继母火上浇油怂恿父亲,以败坏家风为名将她赶出了云家。

漏偏逢连夜雨,生母秦芳此时癌症住院急需大量费用。她花光了所有积蓄,直到今天狼狈的晕倒在街头。

想到发生的这一切,云梓熙自嘲的笑了。

“没想过去找孩子的父亲吗?”洛景恒问。

想到因为那吃完就逃走的狗男人而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云梓熙恨恨地说道:“怎么没找过?那臭男人脚底抹油滚蛋,简直就是人渣败类,死后下十八层地狱都不为过......”

某女口吐芬芳义愤填膺,却没发现洛景恒的脸色越来越黑沉。

“你......”

“等我说完。这天杀的挨雷劈的狗渣男,我祝他喝水呛到,上厕所没纸,出门被车撞到,估计是老天爷觉得这货太恶毒,直接死了不够,又被小车卡车多次碾压,直到器官被碾爆,吐血而死......”

云梓熙越想越气,唾沫横飞地诅咒,等她骂累了,洛景恒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说出的话仿佛结了冰渣:

“你这样骂他,不怕被他听到吗?”

嗯?!

她在骂那个狗渣男,为什么感觉这位神色那么危险?

“听到更好,别让我找到他,找到了我非剥了他的皮不可”云梓熙冷哼一声。

一想到自那天后她遭遇的一切,不争气的眼泪便开始在眼眶打转。母亲的医药费又迫在眉睫,她却没办法。

洛景恒看懂她眼里的怨恨和无助,沉默地将她打量了一番后,薄唇抿成了一道线。

“跟我合作,八万欠条一笔勾销,你母亲的医药费我全包。”

“合作?你调查我!”云梓熙惊讶。

“这是我的名字和电话。”洛景恒递出一张名片,继续说道,“当我的契约女友,应付我家里人,为期三年。孩子生下,除医药费之外,我会额外给你补偿,金额你定。”

洛景恒,洛氏集团继承人,传闻中的天之骄子?

“为什么选我?”云梓熙咽了口唾沫,看着名片觉得这一切太魔幻了。

“怀孕对我家人更有说服力。”

云梓熙站在那,低头不语。

孩子她原本准备拿掉的,且她现在的确非常缺钱,可真的要合作吗?

正纠结着,医生将他们叫进办公室。

看着手中的单子,医生如实相告:“云小姐,你的身体很特殊,卵巢先天性发育不完全。这种情况极难怀孕,能怀孕真的很幸运。”

听到这话,云梓熙心弦一紧:这是她仅有的做母亲的机会吗?

手不由地落在小腹上,云梓熙嘴唇紧抿。想到母亲的病,高昂的医药费,已经超过一个学生所能承担的,还有......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云梓熙终于做出决定:“我同意合作,你给我一百万,现在就要。另外,孩子生下后,合约期内需要你暂时给他一个名分,到期后我会自己带着他离开,不需要你再给钱。”

洛景恒看着她倔强的小脸,嗯了声:“好,现在一百万,孩子生下后再给你五百万。”说完,没有给云梓熙拒绝的机会,洛景恒示意助理去拟定协议。

助理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操作惊得目瞪口呆,万年单身狗,终于要从良了!

虽然只是契约。但假着假着,指不定就成真的!这么个惊天大瓜,必须第一时间告诉老夫人。

助理麻溜的去办理,很快契约协议准备好了,两人利落地签了字,正准备转账。

忽然,一道带着敌意的熟悉声音传来:“哟,这不是被赶出家门,身无分文的云梓熙嘛,这么快又勾搭上一个男人?”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