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龙少
  • 傲世龙少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宁愿长生作者
  • 更新:2022-07-15 21:38: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误打误撞,提早回家的宁尘撞破了女友给他戴绿帽的狗血现场。一时间怒从心头起,他和奸夫厮打在一起。这时,女友在他背后拿台灯砸了他脑袋,丝毫没有手软。重伤的宁尘还没来得及去医院,就有一个号称是他未婚妻却素未谋面的女人前来退婚。找到婚书交还,宁尘在此时得到了爷爷的传承。从此,他人生逆袭,发现原来婚书不止一张!

《傲世龙少》精彩片段

亲爱的,别这么着急呀。”

房间里,一道娇俏的女声传来。

房间外,宁尘如五雷轰顶,呆立原地。

因为那个女人的声音,正是他的女朋友,何琳。而今天,她说她有事要出差……

热血,瞬间冲上脑门,让宁尘失去理智。

嘭!

宁尘一脚踹开房门。

就看见何琳穿着睡衣,姿态妩媚的坐在沙发上,而屋内还有另外一个人!

宁尘痛苦无比,红着眼,声嘶力竭的怒吼道:“何琳,你一直跟我说,要把你的第一次留到我们新婚之夜,你就是这样留的吗?”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何琳先是尖叫一声,手忙脚乱的站起来。

但站到一半,就冷静了下来,索性不慌不忙,冷冷的道:“宁尘,你一个废物,还真想着我的第一次啊?”

“别闹了,我的第一次怎么可能给你这样的废物穷光蛋?只有王少这样的男人,才有资格拿走我的第一次!”

“本来还打算瞒着你,让你再当一阵子舔狗,但既然你现在发现了,那咱们就摊牌吧。”

“我们分手吧,你滚蛋吧!”

何琳说完,转过身,讨好的对身旁的男人道:“王少,人家都跟这个废物分手了,你也该公布我们的关系了吧?”

何琳身旁的男人名叫王明峰,是江城王家的人,王家资产几个亿,算得上是个颇有实力的家族。

王明峰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在何琳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然后走到宁尘面前,伸出手来,不轻不重的拍着宁尘的脸,笑着道:

“白痴!还真以为像条狗一样舔,就能追到琳琳吗?告诉你吧,你这样的废物,就连琳琳的脚都不配舔!赶紧滚蛋!别打扰我跟琳琳的雅兴!”

宁尘双眼死死盯着王明峰,红着眼,咬牙怒吼道:“老子打死你!”

说完,宁尘捏起拳头,一拳砸在王明峰脸上。

“草!你他妈敢打我?”

王明峰骂了句,立刻跟宁尘扭打在一起。

宁尘身体没有王明峰壮,但胜在拼命,很快便把王明峰压在地上。

砰!

突然,一声闷响,宁尘只觉得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痛。

艰难回头一看,竟是何琳,手里拿着台灯,砸在他脑袋上。

“琳琳,你……打我?”

宁尘顿时心如刀割。

自己的女朋友,竟然帮着奸夫打自己!

“你这个废物,敢打王少?我打的就是你!”

砰!

何琳手里的台灯又一次砸在宁尘脑袋上,鲜血流下。

宁尘顿时一阵眩晕,一颗心沉入冰谷之底。

悲伤,难过,绝望,不甘……

“王八蛋!废物!”

地上的王明峰趁机爬了起来,把宁尘踹翻在地,然后就是一顿痛打,最后一脚将宁尘踢出门外。

“滚蛋吧!废物!”

“忘了告诉你,三天后,我跟明峰就要在伊丽莎白号豪华游轮上,举办盛大的婚礼,本来想到了那天再告诉你的,现在不妨提前告诉你,到时候来喝杯喜酒啊!”

嘭!

房门关上。

“何琳,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后悔!”

“王明峰,我一定会报复回来的!”

宁尘强忍着痛楚爬起来,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屈辱绝望的往回走去。

他恨!

恨王明峰这个奸夫!恨何琳这个银妇!

他更恨的是自己,恨自己废物,恨自己无能!

回到租住的地方,刚上楼,宁尘就发现,租的房子门口,正站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女人一头如瀑长发,脸蛋绝美,身材高挑,气质优雅,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完美的女神!

她的身旁,还跟着一个身穿黑衣,身材高大壮硕的男人,看上去像是保镖。

“你就是宁尘?”

女人看着宁尘狼狈的模样,微微皱眉。

“我是宁尘,你是?”宁尘道。

“我叫苏千雪,是来找你退婚的。”女人道。

“退婚?”宁尘一愣。

“没错,二十年前,你爷爷和我爷爷订了我们的婚约。但如今,二十年过去,这个婚约已经并不合适了,所以,我是专程来找你退婚的,希望你能把当年那张婚书还给我。”

苏千雪说道。

二十年前,苏千雪的爷爷机缘巧合之下被宁尘的爷爷所救,为报答救命恩情,苏千雪的爷爷写下一纸婚书。

如今,苏家早已发展成帝都八大豪门之一,兴旺发达,而宁家却是衰败破落,这婚约,显然不可能再履约。

宁尘看着苏千雪,皱眉,沉思。

许久之后,才隐约想了起来,二十年前,他还是个孩童,刚刚开始记事时,爷爷确实交给他一个小木盒,还说里面是帮他订下的婚书。

之后,爷爷便失踪了。

他也从此跟养母一起生活。

宁尘以前一直以为,爷爷只是随口开玩笑的,没想到,现在竟然真的有个女人找上门来?

“我找找。”

宁尘点点头,拿出钥匙开门,走进里面房间翻找了起来。

苏千雪则是带着保镖在客厅里等着,她一边好奇的打量四周,一边微微摇头,从客厅里简陋的家具,她能看得出来,这个婚约持有者的境况很是不佳。

同时,心里也是担心起来。

宁尘如今落魄到这种程度,这纸婚约,对于宁尘来说,可以说是鲤鱼跃龙门的凭证,他能同意退婚吗?他肯把婚书还给自己吗?

不多时,宁尘拿着一个样式古朴的小木盒走了出来,道:“你要的婚书应该就在这里面。”

苏千雪顿时眼前一亮,“如果你把婚书还给我的话,我可以给你……”

苏千雪的话还没说完,宁尘直接把手里的木盒递给了她,心灰意冷的道:“拿去吧,我什么都不要。”

“什么?”

苏千雪顿时一愣,她没想到宁尘竟然这么轻易的,就把婚书还给了自己,这让她之前的许多准备都落了空,颇有一种一拳打在空气中的感觉。

“还有事吗?”

宁尘此时心灰意冷,还沉浸在绝望和不甘中,并不想跟苏千雪多说话。

苏千雪深深看了宁尘一眼,收起小木盒,然后拿出了一个龙形玉佩,递给宁尘,道:“这个玉佩是你爷爷放在我爷爷那里的,是本该属于你的信物,既然你把婚书还给我了,那我也把它物归原主,还给你。”

宁尘双眼无神的接过玉佩,顺手戴在了脖子上,然后对苏千雪下了逐客令,“谢谢,再见。”

“再见。”

苏千雪微微皱眉,再次奇怪的看了宁尘一眼,然后带着保镖转身离开。

身后,宁尘正要关门,却没发现,他刚戴在脖子上的龙形玉佩,在接触到皮肤残留的鲜血后,悄无声息的放出了光芒。

扑通!

下一秒,宁尘直挺挺的扑倒在地。

……

楼下,一辆京牌迈巴赫里,苏千雪把装有婚书的小木盒摆在面前腿上,深深吸了口气。

“爷爷,不是我不想遵守婚约,而是这个宁尘实在是太过废物……”

“想来,爷爷您也不会希望我嫁给一个废物吧?”

“如今他把婚书还我,我把玉佩信物还他,也算是和平解约了。”

苏千雪心里暗暗想着,然后打开了木盒。

下一秒,苏千雪傻眼了。

因为木盒里,并不是她想象中的‘一张’婚书。

而是厚厚的一叠,全都是婚书,一共竟有十张!

她甚至在里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自己的好闺蜜,江城豪门单家大小姐,单柔!

且不说自己这闺蜜的身份地位,但说她的相貌,就是千古一绝!

再加上她天生媚体,引得无数男人前赴后继!

他宁尘,凭什么有了自己的婚书,还能有单柔的婚书?还能有另外八个不知身份的女人的婚书???

苏千雪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咔嚓!

她拿起单柔那张婚书,拍了张照片,在微信里找到单柔,发了过去。

江城,南山,山顶别墅。

山腰的雾气还没有散去,透过别墅顶楼的落地窗,还看不清城市的轮廓。

单柔慵懒的从水床上醒来,玉臂伸了个懒腰,长腿踢开丝被,小裤包裹的美好臀线,在窗外阳光照射下,显得精致而诱人。

“大早上的,谁给我发消息啊?”

单柔的声音酥到了骨头里,再配上充满媚意的脸蛋,微微自然翘起的红唇,还有轻薄吊带睡衣包裹的放松绵软身体……若是有男人在此,绝对会为她而疯狂!

“千雪?给我发了张……PS的婚书?”

在看到手机里的照片后,单柔媚意的脸上露出一丝娇笑,拨通了苏千雪的电话。

“什么?千雪你到江城了?”

“婚书是真的?”

“你的意思是,我还有个未婚夫?”

电话里,单柔的声音从娇媚,变得疑惑,继而惊讶如见鬼。

……

房间里,晕倒的宁尘,很快陷入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仿佛是梦境,又仿佛是真实存在。

在这片白茫茫的世界中,一个身影缓缓出现。

他鹤发童颜,道骨仙风,仿佛天上的老神仙一般。

“爷爷!”

宁尘顿时大喊一声。

虽然在他几岁的时候,爷爷就失踪了,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道骨仙风的老者,就是他的爷爷!

“爷爷!我好想你!”

宁尘急切的道。

这时,苍老的声音响起。

“小尘,拿到这枚玉佩,看来你也已经成年,那你便可以接过宁家的传承了……”

“记得,你是爷爷的孙子,是你爸的儿子,你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我和你爸,都期待着,亲眼看到你的那一天……”

话音落下,身影也缓缓消失。

一股庞大的信息流,如银河落九天一般,疯狂涌入宁尘的脑海,有玄门医术,有道门法术,更有那修仙秘术……

这股信息流太过庞大,让宁尘瞬间陷入其中。

而他的小腹丹田里,也出现了一股青色的气流,如游龙般起伏不定。

铃铃铃……

一阵手机铃声,让宁尘醒了过来。

“小尘,你快到琳琳家来,有个男人要强迫琳琳!”

“快放开我儿媳妇!我跟你拼了!”

“谁是你儿媳妇?老不死的东西,给我滚出去!”

“强迫?老不死的,你他妈有病吧?我们这是你情我愿!你滚蛋吧!”

啪!!!

电话里,传来秦月淑悲愤的声音,还有何琳和王明峰的辱骂声,以及一记狠厉的耳光声!

随后,电话挂断。

嘭!

宁尘轰然捏碎手机,双眼血红,爬起身来,拔腿就冲出门外。

二十年前,爷爷离开时,把只有几岁的宁尘交给了养母秦月淑。

这二十年来,秦月淑把宁尘养大,她对宁尘比亲生儿子还亲,宁尘也把秦月淑当成是亲生母亲一般!

王明峰和何琳,这对奸夫银妇,竟敢打他的母亲!

不能饶恕!!

……

“总之,柔柔,这件事你可得好好感谢一下我,要不然,你说不定哪天,就会被这小子拿着婚书上门求亲呢……好了,一会儿我就拿着婚书过来找你。”

车里,苏千雪跟单柔说了一会儿,挂了电话,就看到宁尘急匆匆的跑下楼来,朝着远处狂奔而去。

她疑惑的皱了皱眉头,“大军,跟上去看看。”

“是,小姐。”

保镖点点头,发动汽车,跟了上去。

……

宁尘很快跑到了何琳家附近。

何琳家住一楼,宁尘远远隔着上百米,看到门口的情形,顿时目眦欲裂!

只见年迈的养母秦月淑,正被王明峰一巴掌抽翻在地,然后用膝盖跪压在她胸口,抬手就不停的抽.打着耳光。

啪啪啪!

一连七八个耳光打在秦月淑脸上,打得她两边脸都红肿起来,嘴角更是溢出鲜血!

而何琳,则是在一旁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一切,娇声道:“亲爱的,别打了,再打脏了你的手,让你养的大黑来吧。”

大黑是王明峰养的一条恶狗,平时都是用带血的生肉喂养。

“大黑?好!”

王明峰狞笑一声,解开一旁拴着大黑的绳子。

这条恶狗立刻冲了过来,直接扑在了秦月淑身上。

恶狗嘴里的口水长长滴落在秦月淑脸上,血盆大口张开,锋利的尖牙露出,就要朝秦月淑脖子咬去!

“哈哈哈!老不死的东西,你擅闯民宅,我今天就是放狗把你咬死了,那也是正当防卫!”

王明峰得意大笑着。

“该死的!给我住手啊!!!”

已经冲到几十米外的宁尘,顿时声嘶力竭的狂吼,愤怒如火山爆发,大步冲过来,抬起脚,狠狠朝那恶狗脑袋踢去!

呼!

体内丹田处,那丝青色的气流突然疯狂运转!

宁尘浑身瞬间充满力量,比他平时的力量要大了好几倍!

嘭!

宁尘猛地一脚,踢得那恶狗如炮弹般倒飞出去,撞在墙壁上,哀鸣一声,当场死掉。

恶狗的整个狗头,被宁尘直接踢爆成肉酱,狗血沾满墙壁。

“嗬……”

王明峰顿时脸色发白,惊恐不已。

宁尘连忙扶起秦月淑,急切道:“妈,你怎么样?”

“妈没事,小尘啊,你,你跟琳琳这是怎么了啊?”秦月淑顾不得身上疼痛,焦急的问道。

“宁尘,你来得正好,赶紧把你妈这个老不死的神经病带走!我好好的跟王少在家里恩爱呢,这个神经病竟然闯进我家打人!真是条老疯狗!”

何琳厌恶之极的指着秦月淑道。

她身上穿着一件又薄又露的丝质睡衣,性感如魔鬼。

但宁尘现在看着她,只觉得恶心!

这时,王明峰也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指着宁尘的鼻子尖叫道:“你敢踢死老子的狗?赔钱!我告诉你,老子这条狗价值三十万,你今天要是不赔钱,你和你这个老不死的妈,你们两都别想走!”

“对,你们必须赔钱!三十万!”

何琳也立刻大声道。

“什么?三十万?”

秦月淑顿时大惊失色,三十万对大户人家来说可能不算多,但对她和宁尘来说,却是一个天文数字!

秦月淑看向何琳哀求道:“琳琳,不管怎么说,你也曾经跟小尘是男女朋友,阿姨求你,帮忙求求情好不好?”

“求情?呵呵,那就让你儿子跪下来求情好了。”何琳笑着道。

“你儿子要不跪的话,你就帮他跪吧,跪下来,从我身下爬过去,我就不要你们赔这三十万了,要不然,我就找人打断你儿子的手脚,就像他打死我的狗那样打!哈哈哈哈!”

王明峰也是得意笑着,岔开腿,一手指着脚下,一手指着秦月淑,伸手就要去抓秦月淑的头发,想要把她的脑袋往自己身下按

秦月淑畏惧不已,身体颤抖,两脚一软,就要跪下。

啪!

下一秒,宁尘一把抓住王明峰的手腕,小腹丹田内,那丝青色气流再次疯狂运转,怒吼道:

“王明峰,你找死!”

路边,京牌迈巴赫停了下来。

透过车窗,苏千雪看着这一幕,微微摇头,心中失望无比。

在来江城找宁尘之前,她也大概调查过宁尘的情况,此时一看,就全都明白了。

原本,她还对宁尘报了一丝希望。

但如今看来,真是让她失望透顶。

“这个宁尘,识人不明,看人不清,以至于被女友戴了绿帽子,虽然可怜,但可怜人必有可悲之处……”

“养母受辱,他却不敢反抗,虽不是亲生,难道就任由被欺负?”

“真是个窝囊废!”

苏千雪缓缓摇头,对保镖道:“大军,你下去帮帮他吧。”

“是,小姐。”

保镖大军点点头,下车走向何琳家门口。

而苏千雪则是坐到驾驶位上,发动汽车,朝着闺蜜单柔的山顶别墅开去。

在离开前,苏千雪隔着车窗最后看了宁尘一眼。

让大军下车去帮忙,已经是看在过去两家的情分上了。

但情分这东西,是越用越淡的啊。

宁尘总不可能一直靠着过去的情分吧?

……

苏千雪开车离开后,大军走向宁尘,脸上带着轻蔑的神色。

他一路陪同苏千雪,对这个宁尘的印象极为不好。

好运拥有婚书,却德不配位,还软弱窝囊……

唯一的优点,恐怕也就是有自知之明,把婚书还给小姐的时候,还算爽快吧。

小姐也一定是看在这一点上,才让自己帮他一次的。

大军还没走近,就听到一阵嚣张的笑声传来。

“哈哈哈哈!蠢货宁尘,想要我饶你,你就跟你老妈一起,从我裤裆里钻过去吧!”

王明峰哈哈大笑着,就想要把宁尘往地上按。

宁尘双眼射出冷冽的光芒,看向王明峰,就好像看着刚刚被他一脚踢死的恶狗!

愤怒中,宁尘只觉得一股庞大的力量从丹田涌到手上,五指用力,竟是捏的王明峰腕骨咔咔作响。

“啊!痛!松手!快松手!”

王明峰痛得脸色惨白,大叫起来。

啪!

宁尘松开手,然后一巴掌抽在王明峰脸上!

有小腹丹田中的那丝青色气流加持,宁尘的力气比平时大了几倍,这一巴掌下去,立刻抽得王明峰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啊哟!卧槽!老子之前没打死你是吧?还敢跟老子动手?”

王明峰怒吼一声,一脚踹向宁尘,想要像之前一样把他踹翻。

但宁尘现在有青色气流加持,力气增大不少,回敬一脚,就把王明峰踹倒在地,然后大步上前,也用膝盖重重跪压在王明峰的胸口上。

“你刚刚是怎么打我妈的,我现在就怎么还你!”

宁尘愤怒之极,一手卡着王明峰脖子,另一只手狠狠用力,连抽了王明峰十几个耳光。

啪啪啪……

王明峰顿时被抽得脸肿如猪头,连牙都掉落两颗!

“宁尘你去死吧!”

身后,何琳尖叫一声,双手举起一个花瓶,就要像之前那样砸在宁尘脑袋上。

宁尘反手一巴掌打在花瓶上。

嘭!

花瓶顿时在何琳手上爆开,碎瓷片爆射,吓得何琳花容失色,惊恐大叫。

“我不想打女人,但你也别逼我!”

宁尘回头怒视何琳。

一时间,何琳吓得脸色惨白,地上的王明峰更是缩起身体,瑟瑟发抖,不敢再吭一声!

“你们这对奸夫银妇,想要报复就冲着我来,但如果敢再碰我妈一下,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后悔!”

见何琳和王明峰再也不吭声,宁尘也起了身,愤怒丢下一句,然后扶着秦月淑就往医院走。

刚转过身,宁尘就看到大军,认出他就是刚刚跟着苏千雪到自己家里的保镖。

宁尘冲大军点点头,没说话,扶着秦月淑走远。

‘这小子,好像还有股子蛮力……’

大军看着宁尘的背影,摇摇头,也转身离开。

“妈,我们先去医院吧。”

“小尘啊,我不去医院了,我去你住的地方吧,我其实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没走两步,秦月淑就不肯往医院走了。

宁尘看秦月淑脸上红肿得厉害,还有带血伤口,心里一阵难受,秦月淑怎么可能没事?她是心疼钱!

“妈……”

宁尘正要劝说,但突然想起,自己不是已经得到了爷爷的传承吗?

传承中不是有玄门医术吗?

就算不去医院,自己也能治好养母的脸!

“妈,那行,我先送你回去。”

宁尘点点头,把秦月淑送回了租住的房子,然后找了个借口出门,去了药材市场。

……

与此同时,苏千雪已经驱车来到了江城南山,单家的山顶别墅。

“苏小姐,单小姐还没起床。”卧室门口,侍女小声道。

“没事,正好我也想补个觉。”

苏千雪一边说,一边径直走进单柔卧室。

卧室水床上,单柔蜷缩身体,睡姿慵懒如猫。

但被子也掩饰不了她曼妙的身材。

滑嫩的肌肤散发着牛奶般的色泽和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凑上去亲吻。

真不愧是天生媚体!

“太阳都晒屁股了。”

苏千雪毫不掩饰自己的羡慕,走到床边坐下。

“咦?这不是苏家的千雪宝贝吗?来来来,抱着一起睡。”

单柔媚眼半睁,声音慵懒,一双玉臂伸出,环住苏千雪的腰就是一拉。

“呀!”

苏千雪低呼一声,顺势躺到了单柔身旁,钻进了水床的被窝里。

“快,给我看看我那婚书。”

单柔半趴起来,凑到苏千雪面前,嘴里说着,手上已经不老实的朝苏千雪身上摸去。

“摸你自己的去。”

苏千雪连忙伸手挡住,自己这个闺蜜别的都好,就是喜欢跟她玩这种游戏……但她真不行,她的感觉格外敏锐,自己都不能碰。

“看吧,这就是你的婚书。”

苏千雪把单柔那张婚书拿出来,递了过去。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并没有跟单柔说,自己跟宁尘也有张婚书,至于剩下那八张婚书,她更没有说出来。

单柔就这么趴在床上,手肘撑住身体,纤腰凹陷,臀线拱起,洁白小腿抬到空中晃悠着……

她双手拿着婚书,念了起来: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从兹缔结良缘,订成佳偶,白首永偕,花好月圆……”

“宁尘!单柔!”

“此证!”

念完之后,单柔缓缓合上婚书,嘴角浮现出一丝戏谑的笑容。

“婚书……真是新鲜。”

“我到要去会会我这个……‘未婚夫’!”

单柔说完,走下水床,轻薄丝质睡衣从身上滑落到洁白脚跟,露出姣好的身形……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