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愿你余生不悲欢
  • 重生愿你余生不悲欢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萌四岁作者
  • 更新:2022-07-16 01:2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婊里婊气
继续看书
结婚多年,季樱曾以为自己的真心付出可以换来林沐衍的温柔相待,直到男人为了另外一个女人亲手将她推向死亡深渊的时候,她才彻底清醒。一朝重生归来,她只想虐渣斗白莲,当她带着恨意找上门,将利刃刺进林沐衍心脏的那一刻,她终于明白,爱与恨不过是一念之间……

《重生愿你余生不悲欢》精彩片段

季樱被绑架了。

此刻绑匪用枪抵着她的太阳穴,低头向着八层楼下的林沐衍声嘶力竭的喊:“这两个都是你的女人,林沐衍,谁生谁死,你选一个吧!”

是的,两个女人。

季樱是林沐衍的妻子,而和她一起被绑架的苏茹,是他的嫂子,更是他的情人。

现在,她们的生命,全都握在林沐衍的手里。

苏茹早就吓破了胆,听到绑匪的话,立刻颤抖着嗓子喊叫起来,绑匪立刻甩了她一巴掌,没了耐心的冲着楼下喊:“再不选,我把这两个女人都杀了!”

抵在太阳穴的枪口格外冰凉,季樱不由得向林沐衍看去,将所有的希冀都寄托在他身上。

可就在这时,林沐衍却伸出一根手指,遥遥向上指过来:“放了苏茹!”

一句话,见血封喉。

他将生的机会给了苏茹,也就意味着,直接宣布了季樱死刑。

心似乎被什么东西刺穿,一瞬间鲜血淋漓,痛入骨髓。

看着苏茹得到自由,一路下楼扑进林沐衍的怀里,季樱的眼泪不争气的往外流,紧紧攥着手,忍不住嘶哑着嗓子喊了一声:“阿渊……”

半个月之前,姜家破产,她爱了林沐衍六年,最后却成了他搞垮姜家的利器。

从那个时候起,季樱就知道,这个男人根本就没爱过她,可他怎么能这么残忍,诛她的心,再亲手剥夺她的生命……眼泪像黄连一样,苦得让人绝望。看着曾经深爱的男人,季樱失魂落魄的笑起来,最后,嘶哑着嗓子冲着楼下喊:“林沐衍,谢谢你用我的六年痴恋,亲手赐予我死亡!”

眼泪凝固起来,挂在脸颊上刺的生疼,季樱扭头看了眼耳边黑洞洞的枪口,然后,猛地伸出手按住了绑匪勾在扳机上的食指。

“砰!”

一声枪响,整个世界都跟着安静起来,季樱能清楚的感觉到子弹飞进脑子里,鲜血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她的视线。

绑匪也没料到季樱竟然会主动开枪,慌忙松开勒着她脖子的手,本就站在楼顶边缘,季樱摇摇晃晃的倒下去,如同一片枯叶,猛地从八层楼上栽了下去。

……

“季樱!季樱!”

耳边隐约有人在喊,季樱只觉得头重脚轻,最后,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没死?

不敢置信的摸上自己的太阳穴,子弹留下的血窟窿完全消失,季樱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镜子,视线通过镜子倏然落在墙上的台历上。

2016年5月1日。

2016……年?

她不仅没死,而且回到了两年前!很多事情一幕幕在眼前闪过,最后,画面定格在她从楼顶坠下来的那一幕。

重生!

这个字眼儿像是一记惊雷,就在季樱惊愕的时候,门被人一脚踹开,林沐衍满脸阴翳的大步而来。

“季樱,这婚你还想不想结?”

结婚?

对,2016年5月1日,是她嫁给林沐衍的日子!

她的厄运全都始于这一天,既然上天怜悯,给她重活一世的机会,她再也不能让自己重复那样可悲凄惨的命运!

看着眼前的男人,他骄傲的像是天神莅临,经历过死亡,季樱清楚的知道,藏在他那双森然眸子下的灵魂有多残忍,嘴角不由的抿出一抹冷笑,她不露声色的点头,“婚当然要结。”

不当着所有人的面羞辱他,简直对不起老天的怜悯!

这一次,季樱发誓,她要让曾经伤害过她的人,全都付出代价!

林沐衍拥有自己的商业帝国,这场婚礼,本就是万千瞩目。

她记得,这次出席婚礼的都是瞳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林沐衍向来骄傲,他若是当着这么多人丢了面子……想想还真是期待。

站在大厅正中,聚光灯打在她和林沐衍身上,这个时候,司仪将话筒递了过来。

“林沐衍先生,你愿意娶季樱小姐为妻吗?不管顺境,逆境,健康或是疾病,你都愿意对她不离不弃,照林她爱护她,你愿意吗?”

“我愿意。”

林沐衍回答的很机械,完全没有一丝情感可言。可笑的是,当初季樱还曾被他这句话感动得泪流满面,现在想想,她真是傻透了,所以才会把利用当真心。

“季樱小姐,你愿意嫁给林沐衍先生为妻吗?”

一模一样的台词,季樱却没像上一世那样,哭着对他说愿意,这一次,她只是抽出手,看着他冷冷地笑。

气氛忽然降至冰点,因为她的不回答,很多人开始议论纷纷,就连向来冷傲的林沐衍,这一次也皱起了眉。

季樱笑的更欢,最后,猛地夺过司仪手中的话筒,转身看着婚宴上的所有人,扬着嗓音大声说:“我不愿意!”

轰——

婚礼现场彻底炸开了锅!

林沐衍眸子里闪过一丝猩红,伸手便捏住了她的手腕,咬着牙问:“季樱,你他妈发什么疯!”

“发疯?”季樱瞪着人畜无害的眸子,看着他,一字一字说:“只要我想要,男人一抓一大把,林沐衍,你以为你算什么?娶我,你配吗?”

这话一出,林沐衍果然被激怒了,抬手攥住她的衣领,金刚怒目:“季樱,你再给我说一遍!”

死都死过了,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迎面向他靠近几分,季樱的笑里多了几分痛恨:“我说你不配娶我,林沐衍,众目睽睽,有种你就杀了我!”

杀。

手攥的咯咯作响,林沐衍几乎要将季樱的婚纱撕碎,眸子燃着汹汹怒火。

看着他隐忍的额头青筋暴起,季樱依旧冷冷地笑:“怎么,你无话可说了?不如,你来说说,你和自己的嫂子是什么关系吧?”

轰——

现场再次炸开了锅,林沐衍怒不可遏,扬手便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恨得咬牙切齿:“疯子!你再提苏茹一句,我现在就送你下地狱!”

他在乎的果然只有苏茹。

季樱已经谈不上伤心了,她只是心寒,用力将林沐衍推开,扬手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

“林沐衍,你对得起我吗?为了堵住我的嘴,你想杀人灭口?我偏偏要说,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竟然对自己的嫂子念念不忘,违背人伦道德,你寡廉鲜耻,简直不配做人!”

痛快!

这些话她压在心里很久了,从前不舍得也不敢,这次,她总算是痛快了一次!

“清场!”

林沐衍被彻底激怒,下完命令没几分钟,方才还人满为患的大厅,此刻竟然只剩下他和季樱两个人!

如果说季樱从前是一只温驯的小绵羊,那么现在的她,就是一只锯牙钩爪的老虎!

林沐衍压着雷霆怒气,凛凛瞪着她:“季樱,你活腻了是不是?”

他的眼神很恐怖,仿佛只要她说错一个字,就会立刻被打进地狱。可季樱偏是不怕,反而垂眸嗤笑起来。

“当然不是,我可还没活够呢。以前眼瞎爱上你,浪费了不少时光,人生这么短暂,我还要跟值得我爱的男人相亲相爱呢。”

她转身欲走,可林沐衍却猛地捏住了她的下巴:“你要找别的男人?”

可笑。

可林沐衍却没给她回答的机会,上前一步将她压在墙上,鄙夷的哼了一声:“好,很好,季樱,我倒要看看,被我烙下印记,还有谁敢要你!”

说完,低头咬住了她的脖颈,用了几分力气,顿时便有鲜血浸出来,白皙的脖颈上留下一个骇人的齿印。

痛,很痛。

像是身体要被生生撕裂一般,可季樱倔强的很,用力咬住唇,承受着他狂风骤雨般的惩罚,最后,实在疼的难以忍受,她便低下头,用力咬住林沐衍的脖颈!

血腥味冲进口腔里,这似乎让林沐衍更加疯狂!

就在这时,大厅的门被人推开,苏茹冲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林沐衍将季樱抵在墙上,纵然有婚纱的裙摆遮挡着,还是能看出他们在干什么。

“你们……你们……”苏茹僵在门口,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林沐衍转头看到苏茹的那一刻,几乎是本能的抽身而退,推开季樱立刻向苏茹走过去,一脸心疼和歉意:“苏茹,你怎么来了?”

苏茹立刻梨花带雨的哭起来,趴在林沐衍怀里哽咽:“你不是答应我,不会碰季樱的吗?你怎么能和她……”

“不碰我,难道还要碰你这个嫂子?苏茹,你可是有夫之妇,这么不知廉耻的搂着自己的小叔子,你就不怕别人用唾沫星子淹死你?”

“我!沐衍……”

苏茹被季樱呛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可怜兮兮的看向林沐衍,果然,下一秒林沐衍就怒气森森的瞪过来,呵斥道:“季樱,你给我闭嘴!”

闭嘴?她偏不要闭嘴,他能耐她何?

季樱拎着婚纱的裙摆一步步走过去,看着苏茹笑的挑衅:“我真是想不通,你老公难道满足不了你,所以你才要来自己的小叔子身上寻找安慰?很不巧,他的公粮刚刚都交给我了,可能没办法跟你翻云覆雨了呢。”

苏茹气急败坏,可却一个字都反驳不了,就在这时,季樱主动将自己脖颈上的齿痕露出来,又伸手指了指林沐衍脖子上的齿痕。

“你看,情侣牙印,浪不浪漫?”

“你……你……”苏茹几乎咬碎银牙,最后,转过身哭着跑了出去。

与此同时,林沐衍立刻抬步冲了出去,就在他推开门的那一刻,只听一阵汽车轮胎摩擦着地面的刺耳声音,然后,“砰”的一声,苏茹被撞出几米远,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林沐衍一下子慌了,抱起浑身是血的苏茹便上了车,关上车门的那一刻,眼神恨恨向季樱瞪了过来。

“苏茹如果出了什么事,季樱,我一定让你给她陪葬!”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