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慕卿卿在沙发上睡了一觉,再回去的时候,就看见房间里面的窗户被木头封地死死的。

她的目光落在了旁边仆人身上,仆人马上低下了腰,“是先生吩咐的。”

慕卿卿问,“能拆吗?这样我不舒服。”

“这您要去问先生。”

这窗户被封的原因,慕卿卿当然知道,因为她上次逃跑就是从窗户上跳下去的。

她约好了和季城私奔,但是季城没有出现。

换做以前,慕卿卿肯定以为,季城真的是被别的东西耽误住了。

可是前世她真的和季城在一起后,才知道,原来季城一直有别的女人,他连名分都没有给她。

想到了这里,她的眸子带着寒意。

“卿卿。”外面有一个女孩子走了进来,握住了慕卿卿的手,“我听说你被顾总抓回来了,马上就来看你了。”

但是当苏晚看见了慕卿卿脖子上的痕迹的时候,她呀了一声,“你们昨晚……”

从慕卿卿的眼神中,苏晚得到了答案,“卿卿,你怎么能这样,你不是心里只有季城的吗?你这样做对得起季城吗?”

“是他对不起我在先。”慕卿卿说,“那我对他也不用再留情面,至于顾斯年,我本来就是她的妻子,做这种事也很正常。”

苏晚听见了妻子两个字,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嫉恨。

“要不下次我再帮你约季城吧!这次他真的是有事耽误了。”苏晚又问,“这窗户怎么被封住了?”

“他封的。”

“那下次你怎么逃跑去和季城见面呢?”苏晚出谋划策道,“卿卿,下次要不你直接在浴室割腕吧,去了医院就很好逃跑了。”

苏晚安静的眸子看着她,慕卿卿却觉得背部爬上了股寒意。那是后怕。

她前世确实这么做了,苏晚说来救她,但是最后却没有出现,她能感受到血液从手腕里汩汩地淌出来。

她想活着,却濒临死亡。

还好,顾斯年恰好回来了,不然她会死在那天。

“那要是我死了怎么办?”

“怎么会呢,卿卿,我绝对会救你的。”

慕卿卿拒绝道,“不了,我怕死。”

“这样啊!”苏晚惋惜道,“那要不你再上一楼,从上边的窗户跳下去吧!”

“我怕瘸。”

苏晚不高兴了,“晚晚,那你说怎么办啊!你一点都不想出去,一点都不想和季城见面,我也只是爱莫能助了。”

而苏晚是知道,盛夏的存在的。

“我确实不想见他。”

“为什么?”苏晚见慕卿卿这样说,觉得着急了,“是不是因为上次他没有来见你的事情,他上次真的是有急事,卿卿。”

慕卿卿知道,苏晚和慕北的纠葛,所以,她现在肯定不能和苏晚真正决裂。

“消停这阵子吧!”慕卿卿往床后靠了靠,“我累了。”

“好。”苏晚忙说,“那卿卿,你早点休息。”

苏晚离开后,慕卿卿打了个电话给顾斯年。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

“怎么了?”顾斯年问。

似乎慕卿卿每次打电话给他,都是有事情找他帮忙。

“我想问你,”慕卿卿小声地说,“可不可以,别把窗户锁死了,我看不到花园里面的花了。”

“嗯,我会吩咐下去。”

“谢谢三哥。”慕卿卿说完,挂了电话。

而顾斯年挂了电话,满屋子开会的人才敢有动静。大家都知道,顾斯年有妻子,宠爱有加,金屋藏娇。

顾斯年是晚上回去的,他和慕卿卿自从结婚后,一直是分房睡。

上次发生,也是因为他气极了。

他进房间要经过慕卿卿的房间,要经过时,就见房门打开了,慕卿卿身上穿着粉色的真丝睡衣,又长微卷的头发垂在胸前和背后,她头发多,喊他三哥。

“你回来了。”

“嗯。”顾斯年问她,“怎么还没睡?”

慕卿卿说,“睡不着。总是做噩梦。”

“什么噩梦?”

“我梦见三哥不要我了。”慕卿卿抬起眸子看着他,“我被人欺负了。”

她垂着眸子,一副好欺负的样子,顾斯年的声音微哑,“我怎么会不要你?”

慕卿卿上前,抱住了他的腰,将脑袋埋在他怀里,“那三哥不要扔下我好不好?”

顾斯年低下头在她的头发上落下一个吻,“乖,去睡。”

“我一个人睡不着,有点怕,我想和你睡。”慕卿卿抬眸,认真地看着他。

顾斯年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打开了房门。

顾斯年去洗澡,慕卿卿就坐在他的床上,被子上有他的气息。

她脱了拖鞋,将脚藏进了被子里。

顾斯年出来的时候,身上穿着一袭白色浴袍,微湿的头发还在滴水,头发上的水顺着脖子流向了腹肌,再顺着人鱼线流向了不知名的角落。

他擦拭着头发,视线落在了慕卿卿身上,她钻进了被子里,似乎睡着了。

他拿着吹风机出了房间的门,吹完了头发才进来。

床垫是灰色调,被子是白色的。

顾斯年一进被子,慕卿卿便伸手抱住了他的腰,脑袋也往他这边靠。

他伸出手将她揽进怀里。

一夜好眠。

慕卿卿醒来的时候,顾斯年已经离开了。

傍晚的时候,她出去荡秋千。

就看差觉有人出现在她身后。

“卿卿,你是怪我了吗?”

不用转身,慕卿卿也听得出来,这是季城的声音。

“我上次真的有急事。”季城说。

慕卿卿往身后看了眼季城的脸,是一张极好的脸,他还肯哄她,由不得慕卿卿不步步沦陷。

“你来干什么?”慕卿卿十分冷淡。

季城问,“卿卿,你是生气了吗?”

而另一边,总裁办公室里面。

顾斯年的电脑上正在播放着他们对话。

“卿卿,你是生气了吗?”

顾斯年身后的助理周越站在他背后,也能察觉到顾斯年愈发坚硬的肩胛骨。他为屏幕里面的两个人捏了把冷汗。

“对,我是在生气,生气你为什么在这里,这是三哥的别墅。你凭什么出现在这里?”

“卿卿,你生我气了对不对,所以要说这样的话来气我?要不是他,我们已经结婚了。”

慕卿卿露出了个嘲讽的笑容。没有了顾斯年,她只会沦为全A市的笑柄而已。季城压根不想娶她。

“但是我现在已经和他结婚了,我现在是三哥的妻子,我心里也只有三哥,所以,麻烦你离我远一点。”慕卿卿冷冷道。

“卿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你再不走,我叫人了。”慕卿卿说,“你应该知道,这栋别墅的安全系统有多好,只要我喊一声,你说会不会有大狗来咬你。”

季城确实知道,顾斯年有养狗的癖好,并且那狗的体型和人差不多。

季城听到这里,似乎真的听见了狗叫,马上飞也似的逃了。

而办公室里,周越则是松了一口气。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